《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住手……」

一開始沒有人注意到這把微弱的嗓音。

路卡身上跟洋蔥一樣掛了好幾層,他背上是像野貓一樣撕抓的勒芮絲,身前是嚇到全身癱軟的梅姬,驚怒的瑪塔從梅姬後面衝過來。

他隨便一拳便將壯實的瑪塔揍開,瑪塔的後腦重重撞在門框上,暈了過去。

他對身後的野貓理也不理,直接將梅姬舉高,梅姬已經接近窒息狀態。

「那是什麼聲音?」他終於發現屋子裡還有另一個人的聲音,而且聽起來像個男人。

路卡立刻轉身。

「不干你的事!」勒芮絲馬上從他背上跳下來,衝到他和病床中間擋著。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目前醫療營只有一名醫生,就是溫格爾。他負責訓練她,讓她成為合格的護士,她再訓練其他幾個女人基本的護理技巧,讓她們勉強可以擔負護士的工作。

飆風幫近幾年越來越囂張,問題就是出在資源和糧食分配。

醫療營裡沒有太多有能力狩獵的人,早期還有兩個青壯男子,但是他們一個死在打獵的過程中,另一個死在去鎮上搜尋物資的途中,到最後勒芮絲只好主力開墾荒地,種一些菜蔬穀物。

雖然收成有限,但是他們剩下二十幾個人,菜蔬一時還不至於缺乏,問題是出在蛋白質。

他們不會狩獵就沒有肉,沒有肉就沒有蛋白質,蛋白質是人體不可或缺的養分。

最後他們只能和由羅納統領的飆風幫談條件,由溫格爾醫生提供免費的醫療服務和營地自種的蔬果,來交換飆風幫的人獵到的獸肉。

如果作物收成不好,那麼第一個影響的就是他們交易的籌碼。

羅納非常清楚醫療營的情況越來越艱困,早期看在溫格爾醫生的份上,他們挑釁時還會有一點保留,最近幾乎沒有什麼顧忌,勒芮絲毫不懷疑羅納心裡打著攻佔醫療營的主意。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這一等就等了兩天,那男人一點都沒有要醒的意思。

勒芮絲雙手插腰,站在病床旁瞪著他。

她現在只擔心他醒不過來變成植物人,說真的,他們的資源已經夠缺乏了,她沒有辦法再養一個昏迷的病人,這是很現實的事。

她走上前,手指輕輕撩開他的一團亂髮。

他是亞洲人,之前被他的亂髮和鬍髭誤導,她以為他是個中年大叔,事實上他的皮膚平滑,看起來年紀並不大,應該不超過三十歲。

而且他長得不難看,如果梳洗乾淨,甚至有可能稱得上英俊。

她戳戳他胸口沒有傷口的地方。他看起來好像餓了很久,胸膛和手臂的肌肉卻是硬的。

他很高,她目測他站起來可能有一八五公分。假以時日讓他把肉補回來,他應該會是一個強壯的男人。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二十二年過去了,人們已經漸漸忘了這件事,於是大自然再度以最殘酷的方式提醒他們。

八年前的回聲爆炸其實沒有三十年前的大爆炸那麼嚴重,充其量只有三分之一的能量而已,可是在人類文明已經苟延殘喘的情況下,它造成的殺傷力不亞於大爆炸。

被襲擊的地帶,所有生存區滅絕,所有半變異物種完全變異,世界上少數勉強可通行的荒蕪地帶終於完全被怪物佔據。

再沒有流動掮客。再沒有救兵。溫格爾和勒芮絲離開叢林的路從此斷絕。

他的醫療營本來就設在叢林裡,是在幾個小鎮的中間點。回聲爆炸時,他的醫療營裡有二十幾個病人和家屬,兩名醫師,六名護士,再加上勒芮絲。

濃密的叢林遮擋了大部分的電磁波和高熱,醫療營倖存了下來。

接著,叢林生存圈的倖存者陸陸續續逃進森林裡,他們散落在林間,有一些人來到醫療營,但絕大部分的人依附了另一群「飆風幫」的人。

飆風幫是溫格爾和勒芮絲對他們的統稱,他們其實就是叢林生存圈的一群混混,平時騎著重機在幾個小鎮間橫行。據說他們給自己起了個自以為很酷的名字叫「飆風騎士」,勒芮絲心情好時就叫他們「飆風幫」,心情不好時就叫他們「騎兩輪的」或「那群混蛋」。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第一波嚴重的太陽閃焰將地球上所有的電子產品摧毀殆盡。

天上的衛星掉下來,地球的通訊網路全部瓦解;後續接連數波的太陽閃焰產多的強烈高溫,讓許多城市燃燒成灰燼,核電廠爆炸、電器設備爆裂,人類文明可以說基本上已經瓦解。

這一波天文災難歷時六天,但是已經摧毀了地球人口的十分之九。全球滿目瘡痍,各國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而這只是另一波災難的開始。

人類醜陋的天性在末世之中展露無遺。倖存下來的那十分之一人口為了活下去,搶劫、殺戮、爭權奪利,資源戰爭在全球各地不斷上演,這一波人禍又毀掉僅餘人口的十分之一。

終於,經過一段時間,人類明白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於是區域性的文明開始重建。

人們將災變稱之為「大爆炸」,災後的殘破世界稱之為「後文明時期」。

人類將自己殘存的文明社會築成一個個「生存區」,在每個生存區之間只有寸草不生的荒土,人們將之稱為「荒蕪大地」。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1~

 

溫格爾醫生的聽診器在昏迷的男人胸前移動。

他盡量避開男人身上的傷口,這可不容易,因為他身上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

不過溫格爾明白,就算自己碰到他的傷口,他應該也不會有感覺。如果不是他的胸口還會規律地起伏,任何人都會以為躺在床上的是一具破碎的屍體。

站在床旁的勒芮絲──他的姪女兼護士──緊緊盯著他。

今年五十四歲的溫格爾醫生是典型的歐洲白人。沙金色的頭髮如今已半是白絲,臉頰瘦削而長,身形清癯。在他細框眼

鏡後是一雙散發仁慈光芒的藍眸,艱難的叢林生活雖然讓他的臉上盡現歲月痕跡,卻沒有減損他心中對醫療志業的熱愛。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楔子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最重要的小事》立體書封.jpg

件件小事累積成不遺憾的人生

 

有一陣子,我的口頭禪是:「啊,我也好想......可是......」總是在後悔,總是在羨慕別人比我有勇氣實踐某些事,可是當真要我去做,又有一百個藉口。

憲哥在《人生最重要的小事》裡列出自己希望完成的事情,有些很簡單,有些則不容易。看著他述說自己如何一一實踐,忍不住想,其實在我心中多數想做的事,也不是什麼遠大的夢想,也許是每週運動至少一次,也許是每月至少存一筆錢,又也許是把英文學得更好......

如果我們也向憲哥學習,不找藉口,開始行動,我想,會慢慢發現,我們人生中的遺憾越來越少,快樂越來越多。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大美國是一家加油站附設的便利商店,就在通往奧司川的高速公路旁。天色漸漸明亮,停車場空空如也,魯沛站在櫃台後面,頭稍微往後仰,呆呆望著遠處,彷彿在自我催眠。

  我確切相信我可以直接走進去,他絕對看不到我,在這個鎮上我真的有這種感覺。我們過馬路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那些所謂的「好人」,都會轉頭看反方向。老師就算發現我的手腕上有瘀血也不會直視我的眼睛;學校的男生就算在走廊上撞到我,也只會瞪著我頭部上方的空氣,然後加速離開。黛兒薇和我一起修戲劇課,我敢發誓,即使我們上台表演,即使舞台上只有我們兩個,其他同學依然可以對我們視而不見。

   因此,我以為能像隱形人一樣直接走進大美國。

  我穿越停車場,踏上人行道時,我盡可能不看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身影—慘白發灰的皮膚,毫無造型的棉質布袋洋裝,又毛又鬈長髮編成繁複髮辮盤起。我心中的自我形象與現實相差太遠,有時我看到自己會嚇一大跳。

     我壓低下巴往門口走去,推開了門,迎客鈴叮咚作響(至少我好像聽到了),但魯沛頭也沒抬。我彎腰躲在貨架後面,經過雜誌架,走向小小的保健區,我蹲下,用裙子蓋住膝蓋。我的視線飛快掠過保險套、衛生棉條、熱力軟膏……

  抗病毒藥膏。我一把抓起,這時迎客鈴再次發出叮咚聲響—一次、兩次,接連四次。我先看到那些人的腳,一整排五顏六色的雪靴,我立刻判斷應該是和我同齡的少女。當一個人討厭自己的生活時,最難忍受的,是過著你想要的那種生活的人,儘管如此,我還是忍不住想看。

  我往後仰,謹慎又好奇,終於看到芮娃狐媚的笑容,她正穿著成人版兔裝。整群女生—芮娃、莉莎、達拉、愛蜜莉.希金斯,還有一個我沒看過的黑人女生,她們每個都穿著色彩繽紛的瘋狂兔裝,上面印著逗趣圖案,彷彿為了搞笑而特地買這些衣服。她們的每個人的頭髮都挑染粉紅色,八成是一起染的。她們很可能一起過夜,早上出來買東西。

  「魯沛!」芮娃尖聲喊。芮娃其實並非人氣女王,但人氣女王該做的事她一項也不放過,她似乎以為遲早有一天大家會聳肩接受,然後開始崇拜她。「我們要做煎餅!你有沒有賣做煎餅的材料?」她說的每句話都以驚嘆號結尾。

  魯沛一臉傻笑,跟著她們在店裡走來走去,似乎聽不膩她刺耳的尖細聲音。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我真心認為能和卡士柏配對是我賺到。真幸運,我分到最好看、最善良的弟弟!後來媽媽出意外,我們被迫去真正的學校念書,我這才發現嫁給親兄弟不但違法,而且噁心透頂。

克瑞斯威家的六個孩子相親相愛到永遠,完美至極,只是……我原本有個哥哥,他的名字也叫卡士柏,他比我們三胞胎(我、漢南、黛兒薇)早出生,但他過世了。而新的卡士柏──有一天我會嫁的那位,他其實是之前那個復活重生。

 我冷得發抖。「明天要開學了。」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我早已學到教訓,不可以太期待上學。

「嗯。」莫迪墨舔舔牙齒。

「你的嘴巴怎麼了?」

莫迪墨慌了,急忙搶先穿過樹林。「沒事。」

「你一直碰它,一直用舌頭去頂牙齒中間,好像那裡有什麼。」

「親愛的老姊,我能在那裡藏什麼?行李箱?迷你雨傘?」

我忍不住大笑,加快腳步追上他。「天曉得,我以為你弄破嘴唇了。」他仔細觀察我的臉,想找出蛛絲馬跡。「你知道,你可以告訴我的,我不會說出去。」我最近才學會保密,小時候我很愛告狀,我們六個都一樣。我們之間的競爭很激烈,如果父親少愛其他兄弟姊妹一點,他就能多愛你一點。

莫迪墨噘起嘴,然後痛得一縮。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