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二十二年過去了,人們已經漸漸忘了這件事,於是大自然再度以最殘酷的方式提醒他們。

八年前的回聲爆炸其實沒有三十年前的大爆炸那麼嚴重,充其量只有三分之一的能量而已,可是在人類文明已經苟延殘喘的情況下,它造成的殺傷力不亞於大爆炸。

被襲擊的地帶,所有生存區滅絕,所有半變異物種完全變異,世界上少數勉強可通行的荒蕪地帶終於完全被怪物佔據。

再沒有流動掮客。再沒有救兵。溫格爾和勒芮絲離開叢林的路從此斷絕。

他的醫療營本來就設在叢林裡,是在幾個小鎮的中間點。回聲爆炸時,他的醫療營裡有二十幾個病人和家屬,兩名醫師,六名護士,再加上勒芮絲。

濃密的叢林遮擋了大部分的電磁波和高熱,醫療營倖存了下來。

接著,叢林生存圈的倖存者陸陸續續逃進森林裡,他們散落在林間,有一些人來到醫療營,但絕大部分的人依附了另一群「飆風幫」的人。

飆風幫是溫格爾和勒芮絲對他們的統稱,他們其實就是叢林生存圈的一群混混,平時騎著重機在幾個小鎮間橫行。據說他們給自己起了個自以為很酷的名字叫「飆風騎士」,勒芮絲心情好時就叫他們「飆風幫」,心情不好時就叫他們「騎兩輪的」或「那群混蛋」。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第一波嚴重的太陽閃焰將地球上所有的電子產品摧毀殆盡。

天上的衛星掉下來,地球的通訊網路全部瓦解;後續接連數波的太陽閃焰產多的強烈高溫,讓許多城市燃燒成灰燼,核電廠爆炸、電器設備爆裂,人類文明可以說基本上已經瓦解。

這一波天文災難歷時六天,但是已經摧毀了地球人口的十分之九。全球滿目瘡痍,各國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而這只是另一波災難的開始。

人類醜陋的天性在末世之中展露無遺。倖存下來的那十分之一人口為了活下去,搶劫、殺戮、爭權奪利,資源戰爭在全球各地不斷上演,這一波人禍又毀掉僅餘人口的十分之一。

終於,經過一段時間,人類明白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於是區域性的文明開始重建。

人們將災變稱之為「大爆炸」,災後的殘破世界稱之為「後文明時期」。

人類將自己殘存的文明社會築成一個個「生存區」,在每個生存區之間只有寸草不生的荒土,人們將之稱為「荒蕪大地」。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1~

 

溫格爾醫生的聽診器在昏迷的男人胸前移動。

他盡量避開男人身上的傷口,這可不容易,因為他身上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

不過溫格爾明白,就算自己碰到他的傷口,他應該也不會有感覺。如果不是他的胸口還會規律地起伏,任何人都會以為躺在床上的是一具破碎的屍體。

站在床旁的勒芮絲──他的姪女兼護士──緊緊盯著他。

今年五十四歲的溫格爾醫生是典型的歐洲白人。沙金色的頭髮如今已半是白絲,臉頰瘦削而長,身形清癯。在他細框眼

鏡後是一雙散發仁慈光芒的藍眸,艱難的叢林生活雖然讓他的臉上盡現歲月痕跡,卻沒有減損他心中對醫療志業的熱愛。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楔子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最重要的小事》立體書封.jpg

件件小事累積成不遺憾的人生

 

有一陣子,我的口頭禪是:「啊,我也好想......可是......」總是在後悔,總是在羨慕別人比我有勇氣實踐某些事,可是當真要我去做,又有一百個藉口。

憲哥在《人生最重要的小事》裡列出自己希望完成的事情,有些很簡單,有些則不容易。看著他述說自己如何一一實踐,忍不住想,其實在我心中多數想做的事,也不是什麼遠大的夢想,也許是每週運動至少一次,也許是每月至少存一筆錢,又也許是把英文學得更好......

如果我們也向憲哥學習,不找藉口,開始行動,我想,會慢慢發現,我們人生中的遺憾越來越少,快樂越來越多。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大美國是一家加油站附設的便利商店,就在通往奧司川的高速公路旁。天色漸漸明亮,停車場空空如也,魯沛站在櫃台後面,頭稍微往後仰,呆呆望著遠處,彷彿在自我催眠。

  我確切相信我可以直接走進去,他絕對看不到我,在這個鎮上我真的有這種感覺。我們過馬路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那些所謂的「好人」,都會轉頭看反方向。老師就算發現我的手腕上有瘀血也不會直視我的眼睛;學校的男生就算在走廊上撞到我,也只會瞪著我頭部上方的空氣,然後加速離開。黛兒薇和我一起修戲劇課,我敢發誓,即使我們上台表演,即使舞台上只有我們兩個,其他同學依然可以對我們視而不見。

   因此,我以為能像隱形人一樣直接走進大美國。

  我穿越停車場,踏上人行道時,我盡可能不看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身影—慘白發灰的皮膚,毫無造型的棉質布袋洋裝,又毛又鬈長髮編成繁複髮辮盤起。我心中的自我形象與現實相差太遠,有時我看到自己會嚇一大跳。

     我壓低下巴往門口走去,推開了門,迎客鈴叮咚作響(至少我好像聽到了),但魯沛頭也沒抬。我彎腰躲在貨架後面,經過雜誌架,走向小小的保健區,我蹲下,用裙子蓋住膝蓋。我的視線飛快掠過保險套、衛生棉條、熱力軟膏……

  抗病毒藥膏。我一把抓起,這時迎客鈴再次發出叮咚聲響—一次、兩次,接連四次。我先看到那些人的腳,一整排五顏六色的雪靴,我立刻判斷應該是和我同齡的少女。當一個人討厭自己的生活時,最難忍受的,是過著你想要的那種生活的人,儘管如此,我還是忍不住想看。

  我往後仰,謹慎又好奇,終於看到芮娃狐媚的笑容,她正穿著成人版兔裝。整群女生—芮娃、莉莎、達拉、愛蜜莉.希金斯,還有一個我沒看過的黑人女生,她們每個都穿著色彩繽紛的瘋狂兔裝,上面印著逗趣圖案,彷彿為了搞笑而特地買這些衣服。她們的每個人的頭髮都挑染粉紅色,八成是一起染的。她們很可能一起過夜,早上出來買東西。

  「魯沛!」芮娃尖聲喊。芮娃其實並非人氣女王,但人氣女王該做的事她一項也不放過,她似乎以為遲早有一天大家會聳肩接受,然後開始崇拜她。「我們要做煎餅!你有沒有賣做煎餅的材料?」她說的每句話都以驚嘆號結尾。

  魯沛一臉傻笑,跟著她們在店裡走來走去,似乎聽不膩她刺耳的尖細聲音。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我真心認為能和卡士柏配對是我賺到。真幸運,我分到最好看、最善良的弟弟!後來媽媽出意外,我們被迫去真正的學校念書,我這才發現嫁給親兄弟不但違法,而且噁心透頂。

克瑞斯威家的六個孩子相親相愛到永遠,完美至極,只是……我原本有個哥哥,他的名字也叫卡士柏,他比我們三胞胎(我、漢南、黛兒薇)早出生,但他過世了。而新的卡士柏──有一天我會嫁的那位,他其實是之前那個復活重生。

 我冷得發抖。「明天要開學了。」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我早已學到教訓,不可以太期待上學。

「嗯。」莫迪墨舔舔牙齒。

「你的嘴巴怎麼了?」

莫迪墨慌了,急忙搶先穿過樹林。「沒事。」

「你一直碰它,一直用舌頭去頂牙齒中間,好像那裡有什麼。」

「親愛的老姊,我能在那裡藏什麼?行李箱?迷你雨傘?」

我忍不住大笑,加快腳步追上他。「天曉得,我以為你弄破嘴唇了。」他仔細觀察我的臉,想找出蛛絲馬跡。「你知道,你可以告訴我的,我不會說出去。」我最近才學會保密,小時候我很愛告狀,我們六個都一樣。我們之間的競爭很激烈,如果父親少愛其他兄弟姊妹一點,他就能多愛你一點。

莫迪墨噘起嘴,然後痛得一縮。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歲那年我刻下第一顆星星,到我十六歲時,樹林裡已到處是星星。

有些我甚至不記得曾經刻過,有時候我懷疑是不是別人刻的——漢南、黛兒薇、卡士柏、莫迪墨或耶路撒冷,但也可能是我的另一個哥哥,死掉的那個。

不過,我知道,只有我會這麼做,我知道只有我會刻星星。

 

1

 

星期天凌晨三點,我站在史陀布里吉女士的屋脊上,小心地保持平衡,看著弟弟用木棍挖出一堆落葉。史陀布里吉女士住院了,所以沒有人會聽見我們清理排水管的聲音,但卡士柏盡量不發出聲音。我們得在晚上來清理才不會被看到,卡士柏說他想給老人家一個驚喜,但又不希望被我們的父親發現。

我仰頭瞇眼看星星。「我今天在學校發現一件討厭的事情,你想聽嗎?」我知道他不想聽,卡士柏不太喜歡討厭的事情,但他很願意聽人傾訴,於是他簡短地說:「講給我聽。」同時繼續忙個不停。

「你知道仙后座是我的星座吧?」父親給每個子女一個星座,彷彿星星是他個人的財產。卡士柏沒有點頭也沒有其他反應,因為他不喜歡這個話題的方向。「呃,基本上,在希臘神話中,仙后座源自於衣索比亞王后卡西歐佩雅,她因為虛榮而受到懲罰,被綁在天空的一張椅子上。她就這樣被綁在天上,我的星座竟然這麼慘。」

我的另一個弟弟莫迪墨在下面一陣亂叫,他負責把風,應該認真留意動靜。「衣索比亞王后並沒有真正被綁在天上,妳應該知道吧?」他高聲說:「那只是希臘人瞎編的鬼話,妳瞭吧?」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腦麻小貓立體書_有腰.jpg

我雖然稱得上是主題公園專家,但我的妹妹平日忙於生計、忙著顧小孩,從來沒有去過這種地方,從很久以前她就嚷著要去,要我們去的時候務必帶上她。過了幾年後,終於有機會跟妹妹一家人一起去日本大阪的環球影城旅遊。

我們兩家都有三個小孩,住在首都圈的我們先搭KTX 到釜山跟住在當地的妹妹一家會合,再一同搭船去日本,回程則是安排搭飛機。儘管工作滿檔,好不容易可以為出嫁的妹妹及她的孩子們盡點哥哥、舅舅的責任,排出四天三夜也在所不惜。我很期待和妹妹一家人一起去旅行,但未來卻讓我十分掛心。吃飯喝水要人餵、大小便也無法自己解決的牠,該怎麼辦?

女兒像是看穿我心思似地,出發的前兩天突然哭著說她不要跟我們去了,她放心不下未來,打算要留下來照顧牠。熱愛環球影城的女兒甚至還說自己已經去過美國環球影城了,日本的不去也沒關係……

P1010260.JPG

情況變得越來越棘手,我們也想過要不要將未來放置在動物旅館,但未來的身體狀態比較特別,牠能適應嗎? 而且未來的個性很黏人,要牠獨自待著,光想就讓人心疼。

結果住在大哥家的爸媽爽快地答應來我們家住,幫忙照顧未來。女兒收起哭喪的臉,仔細教導爺爺奶奶「未來照護守則」,反覆確認不下數十次後,最後才決定跟我們一起去日本。

旅行途中,在郵輪上開懷大笑、恣意遊玩時;搭乘環球影城裡侏儸紀公園、蜘蛛人、好萊塢美夢等趣味十足的遊樂設施時;和堂兄弟姊妹分著吃章魚燒,呼嚕呼嚕吸著蕎麥麵時;在奈良東大寺院子裡跟鹿追逐玩樂時,女兒總會不時擔心著未來。我也是如此,一想到未來,心中就像是傷口化膿般隱隱作痛。

「哎唷~貓的味道~」

進到女兒房時媽媽總會下意識地說出這句話,那其實只是生性不夠溫馴的老人家獨特的招呼法,但女兒卻因此相當掛心,擔心老人家能否真心接納未來?會不會覺得照顧牠很麻煩? 有沒有按時餵牠吃飯? 女兒無止盡說著對未來的擔心。跟堂兄弟姊妹嬉鬧玩耍時的她活脫脫就是個孩子,擔心起未來時又散發出超齡的成熟。我和老婆只能不斷安撫女兒,其實自己也坐立難安,不過佯裝出淡然罷了。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腦麻小貓立體書_有腰.jpg

未來雖然無法控制好自己的身體,但皮起來還真不是蓋的。我們沒養過其他貓,不知道其他貓是不是也一樣,但未來的好奇心之旺盛,稱牠為好奇王也不為過。老婆時時刻刻都掛念著未來,早上起床一睜開眼就問未來醒了沒? 會不會口渴? 是不是尿尿了? 等問題,擔心這、擔心那的。

未來的身體無法靈活移動,生活上許多部份需要我們協助。早上七點過一些,我進女兒房間叫她起床時,會順便跟未來說聲早。偶爾牠會在床底的窩裡睡到不省人事,但大多時候房門一開,牠就會從床底探出頭,睜著圓溜溜的眼睛,一副「什麼事?」的表情,模樣可愛無比。

牠經常失去重心,走兩步就傾斜跌倒,一跌就會撞到頭,所以我們在女兒房裡鋪了一張墊子。剛開始老婆持反對意見,她說墊子會被抓破,我回答「這沒多少錢,換一個就好」;她說要是不小心沾到大小便會很臭,我說「我來洗」,達成約定後,順利鋪上了墊子。

未來似乎很喜歡這個蓬鬆蓬鬆、印有湯瑪士小火車的墊子。鋪上了墊子後,面對未來防不勝防的跌撞,我們在某種程度上也比較安心。未來在軟墊上移動的樣子十分有趣,牠發明了一種新的移動方式,當牠失去重心跌躺在一旁試圖移動或轉向時,牠會用貓爪抓緊軟墊作為固定,然後滑動身體,就像是用冰刀攀爬冰壁一樣。

鋪上墊子後另一個有趣的改變,是未來更認真玩玩具了。不論是陶醉在玩玩具的牠,或是看著牠玩玩具的我們,都相當樂在其中。未來的第一個玩具是典型的逗貓棒,不知道女兒從哪裡帶回來,長得像尾端勾著一個鈴鐺的小孩玩具釣竿。只要我們稍微晃動一下逗貓棒,未來的眼神立刻炯炯發亮,牠奮力想抓住逗貓棒的模樣,相當可愛。

P241-6_L1120423L1160500.JPG

我從國中時開始收集玩具,至今已超過三十年,算是頗具知名度的玩具收藏家,我家堆著各式各樣的玩具,不少電視媒體、報章雜誌都曾介紹過。第一次看到逗貓棒時,我心想那是我的收藏品嗎? 我有這個東西嗎? 當我知道那不是人玩的,而是貓咪專屬的玩具時,當下我還真的有點不敢置信。

「貓咪的玩具……

「是貓咪專屬的玩具……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