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1~

 

秋日的九月,一個陽光滿滿的季節,不冷不熱的溫度讓每個人都感覺十分舒暢,空氣中全是行道樹的香氣。

卡特羅剛領到這一周的薪水,心情非常好。

做他這行危險性大,可是薪水也高,畢竟畢維帝先生向來照顧自己的手下,付錢從不手軟,所以他沒得抱怨。

他走的這條路通往蓋多貧民窟──雅德市最大的貧民區,住在這個貧民區的人超過三萬人。

在舊世界裡,這裡是玻利維亞的塔里哈一帶,但自「大爆炸」之後,舊世界的地圖早就不再適用。

所謂的「大爆炸」是指三十年前一場太陽風暴造成的爆發,那場災難掃掉全世界十分之九的人口,使整個地球滿目瘡痍,倖存下來的人類幾乎是從零開始。人們將大爆炸後的世界稱為「後文明時期」。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瑞斯內心有個東西死去了。有太多人來找瑞斯要錢,他不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海倫和其他人沒兩樣,想為自己撈點好處。他不怪她,但他不想聽她編出來的理由,一一計算他欠她多少、為什麼該給她錢。他寧願立刻拿錢打發她走,從此一了百了。

天曉得為什麼,他竟然懷抱著一絲希望,愚昧地以為她想要的不是錢。這個世界一向如此,以後也不會變。男人追求美麗的女人,女人以美色交換財富。他對海倫伸出骯髒低劣的魔爪,害她尊嚴掃地,所以現在她來要求金錢補償。

他走到桌子另一邊,拉開抽屜,拿出一本私人帳戶的支票簿。他拿起筆,寫下一萬英鎊的數字。在支票簿左側空白處寫下自己參考用的註記之後,他繞過桌子走向海倫,將支票遞給她。

「沒必要讓任何人知道這筆錢的來源,」他以談生意的語氣說。「如果妳沒有銀行帳戶,我會幫妳開一個。」沒有銀行會接受女性自行開戶。「我保證會隱密行事。」

海倫困惑地望著他,然後瞥支票一眼。「為什麼你要—」看到上面的金額,她猛抽一口氣。「為什麼?」她問,驚慌地喘息。

她的反應令人不解,瑞斯蹙眉說:「妳說想和我達成共識,不就是這個意思?」

「不,我是說……我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彼此理解。」她胡亂地將支票撕碎。「我不需要錢。即使有需要,我也絕不會找你要。」小紙片有如雪花飛舞散落。

那筆錢可不是小數目,他愕然看著她三兩下撕掉支票。他驚覺自己誤會她了,心中充滿沮喪與羞愧。她到底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她為什麼來這裡?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楔子

 

在廣闊無際的荒原上,一個男人踽踽獨行。

龜裂的黃土如蛛紋般,從他腳下放射而去,覆住整片荒原;四面八方望去,一無所有。

攝氏四十八度的氣溫烤掉了所有植被生長的可能性。長年曝露在高溫下,有些地方的黃土甚至析出白色的結晶鹽粒。

這樣的土地,即使再過幾百年也是一片荒蕪。

在這無盡的曠野中,只有一道孤單的身影。

男人拖著跛行的右腳,慢慢前進。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海倫默默跟上,裙襬掃過走道兩側發出窸窣聲響。她的服飾過時,而且有些老舊,一看就是落魄貴族的模樣。這就是她來的目的嗎?雷凡諾家真的那麼需要錢?她甚至不惜改變心意,紆尊降貴嫁給他?

太好了,瑞斯不懷好意地想著,他等不及想看她哀求的模樣。當然,他不會重新接納她,但過去一個星期他受盡煎熬,他要她也嘗嘗那種滋味。她可以去問問那些膽敢冒犯他的人,他們一定會說他從不原諒,也從不心軟。

他們進入他的辦公室,這裡很安靜,窗戶很大,每一扇窗都有雙層玻璃,地毯又厚又軟。正中央有張胡桃木的抽屜辦公桌,上面堆滿信件與文件。

關上門之後,瑞斯走向辦公桌,拿起一個沙漏,以非常刻意的動作翻轉過來。沙子會在十五分鐘內漏光,分毫不差。他覺得有必要表明這裡是他的世界,時間很重要,而且由他一手掌控。

他轉向海倫,嘲弄地挑起一道眉毛。「聽說妳上星期—」

他並沒有說完,因為海倫掀起面紗,用溫柔包容的眼神認真地注視著他—打從一開始,這樣的眼神就令他無法抗拒。她的眼睛是銀藍色,有如染上了月光的雲朵。她有著一頭細緻直髮,屬於最淺的金色,現在雖然整齊地盤成髻,但有幾綹由黑玉髮梳脫落,垂在左耳後方。

可惡,她真可惡,竟然這麼美。

「請見諒,」海倫鎖住他的雙眼。「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來找你。」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1

「溫特朋先生,有位女士求見。」

瑞斯.溫特朋(Rhys Winterborne)怒目看著桌上的一疊信件,聽到這句話而抬起頭來。

他的專屬祕書馮斯比太太站在他的個人辦公室門口,圓形鏡片後的雙眼很銳利。她是個嬌小整潔的中年婦女,稍微有些發福。

「妳很清楚這個時間我不見客。」他習慣每天一早花半個小時安靜地讀信,不受任何打擾,這已經成為一種儀式。

「是的,老闆,但訪客是位貴族小姐,她—」

「就算她是天殺的女王我也不管,」他惡狠狠地說。「叫她走。」

馮斯比太太的嘴唇抿成一線。她快步離開,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彷彿噠噠槍響。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最後一次相聚_正書封.jpg

 

不留遺憾

人生最後一次相聚:禮儀師從1000場告別式中看見的25件事

 

前些日子,一位親密的友人因病過世。芳華正盛的時期,就這樣離去,親朋好友都很難接受。雖然難以接受,但告別式還是排除萬難地參加了。

那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場告別式。

典雅、莊嚴、肅穆,空氣中不是傳統燃香的味道,而是精油薰香。也沒有滿滿的輓聯或花海,取而代之的是友人生前美麗的倩影,以及她最愛的素雅花草。典禮上,以她幾個生涯階段作為切割,播放多段影片,也請那些階段與她共度的親友上台致詞。溫馨的氣氛中,大家一起懷念早逝的她,在淚水啜泣中彼此安慰。

後來得知,友人臨終前兩週,仔細地交代了身後事。告訴家人她的想望與期待,過世後,家人按照她的遺囑一一完成。這過程,也有爭執,也有不確定,但共同的理念是,要好好地送她走。

近來,「自己選擇怎麼死亡」的議題不斷被提出來討論。「死亡」不再是禁忌話題,可以說被列入「生涯規劃」當中,在清醒的時候,為自己安排臨終前的醫療照護方式、死後的喪禮要怎麼安排,與家人仔細討論,找到彼此的共識,那麼,在自己真的離開之後,至少,至親在悲傷之餘,有一個可以依循的標準,也許也能藉此轉移悲傷情緒。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冷情浪子-正書封.jpg

 

「隔著這層面紗,妳應該什麼都看不見吧?」他伸手撥弄黑紗邊緣。「妳不可能喜歡戴。」

「事實上,我喜歡。」

「因為妳哭的時候可以遮住臉。」他平直地敘述,不是問句。

「我從來不哭。」

狄方大為訝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意思是說丈夫發生意外之後,妳就沒有哭過了?」

「就連那時候也一樣。」

即使是真的,怎麼會有女人說出這種話?狄方抓住面紗,動手往上拉。「別動。」他將幾大把面紗撥到固定用的頭飾後面。「不,不要躲。我們兩個要面對面,盡可能來段文明的對話。老天爺,這麼多紗,簡直可以當貨船的帆了──」

她的臉終於出現,狄方的話隨即停住。他直直望進一雙琥珀色的眼眸,尾端如貓眼般上揚,瞬間,他無法呼吸、無法思考,所有感官拚命吸收她。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