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生最後一次相聚_正書封.jpg

 

不留遺憾

人生最後一次相聚:禮儀師從1000場告別式中看見的25件事

 

前些日子,一位親密的友人因病過世。芳華正盛的時期,就這樣離去,親朋好友都很難接受。雖然難以接受,但告別式還是排除萬難地參加了。

那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場告別式。

典雅、莊嚴、肅穆,空氣中不是傳統燃香的味道,而是精油薰香。也沒有滿滿的輓聯或花海,取而代之的是友人生前美麗的倩影,以及她最愛的素雅花草。典禮上,以她幾個生涯階段作為切割,播放多段影片,也請那些階段與她共度的親友上台致詞。溫馨的氣氛中,大家一起懷念早逝的她,在淚水啜泣中彼此安慰。

後來得知,友人臨終前兩週,仔細地交代了身後事。告訴家人她的想望與期待,過世後,家人按照她的遺囑一一完成。這過程,也有爭執,也有不確定,但共同的理念是,要好好地送她走。

近來,「自己選擇怎麼死亡」的議題不斷被提出來討論。「死亡」不再是禁忌話題,可以說被列入「生涯規劃」當中,在清醒的時候,為自己安排臨終前的醫療照護方式、死後的喪禮要怎麼安排,與家人仔細討論,找到彼此的共識,那麼,在自己真的離開之後,至少,至親在悲傷之餘,有一個可以依循的標準,也許也能藉此轉移悲傷情緒。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冷情浪子-正書封.jpg

 

「隔著這層面紗,妳應該什麼都看不見吧?」他伸手撥弄黑紗邊緣。「妳不可能喜歡戴。」

「事實上,我喜歡。」

「因為妳哭的時候可以遮住臉。」他平直地敘述,不是問句。

「我從來不哭。」

狄方大為訝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意思是說丈夫發生意外之後,妳就沒有哭過了?」

「就連那時候也一樣。」

即使是真的,怎麼會有女人說出這種話?狄方抓住面紗,動手往上拉。「別動。」他將幾大把面紗撥到固定用的頭飾後面。「不,不要躲。我們兩個要面對面,盡可能來段文明的對話。老天爺,這麼多紗,簡直可以當貨船的帆了──」

她的臉終於出現,狄方的話隨即停住。他直直望進一雙琥珀色的眼眸,尾端如貓眼般上揚,瞬間,他無法呼吸、無法思考,所有感官拚命吸收她。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