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嘿!」

狄玄武抬眼,一個長得像職業拳擊手的男人站在台階下呼喚他。

他認得這個人,好像叫「卡特羅」的樣子,自詡為附近的「警長」,正義感過度旺盛,附近的人遇到麻煩第一個總會先去找他。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對卡特羅揮揮手,白牙一閃。

卡特羅心中打了個突。

在他的印象裡,這個奇特的東方人大部分時候穿著一件褪色的帽T,總是將帽子拉起來,彎腰駝背地走在眾人之後,從不引人注意。

當你住在一個龍蛇雜處的地方,太引人注意的結果就是你被拖到無人的角落,身上的東西被搶光,有點姿色的人還可能遇到更不堪的事,所以大部分在蓋多的人都盡量不引人注意,這倒不令人意外。

因此,卡特羅對這男人的印象頂多就是「長得不錯、性格安靜的一道影子」。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狄玄武坐在門口的台階上,拿著一把小刀懶懶地削木頭。

這些木屑不是削來好玩的,他租的房間裡有一個勉強能稱之為「灶」的東西,只能用木頭生火,所以這些木屑是最基本的火引。

他今天沒有零工打,所以很閒。

來到利亞生存區的雅德市已經兩個多月了,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觀察,不確定這裡是不是他要落腳的地方。

這兩個多月也讓他對後文明世界有了更多的認識。

世界上確實還有其他人倖存,不過倖存者的數目可能不如溫格爾醫生估得那麼多。

在他的世界裡,現有人口數是七十五億人,他猜這個世界剩下不到他那裡的十分之一。

利亞生存區是由三個城市組成的,總人口大約三十萬,雅德市的人口最多,有十二萬人,其他兩個城市分別是比亞市的八萬人與布爾市的十萬人。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說真的,這傢伙外表長得不討人厭。

「我問你,那傢伙平時都在做什麼?」卡特羅盯著走過去的陌生人。

「也沒做什麼,就四處打零工賺生活費。哪家需要修東西,哪個工地需要工人,他就跑去做兩天。沒活幹的時候,就到救世軍的救濟站蹭飯吃,沒看他幹什麼正事,不過也沒惹麻煩就是了。」街頭情報王東尼說,「伯根先生倒是說他手很巧,別人做兩天才做得好的活,他一天就做完了,所以伯根先生多付了他十塊錢。」

「嗯。」卡特羅揉揉下巴。

這個陌生男人大概是兩個月前冒出來的。即使在誰都不管誰家閒事的蓋多區,他的出現依然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第一個原因是他那張亞裔的臉孔。在這個長途旅行幾乎不可能的世界,很難想像一個亞洲人能千里迢迢出現在南美。

第二是因為他出現的樣子實在有點淒慘。他體無完膚不說,還瘦巴巴的,身上的衣服都大了兩號──其實從他身上沒一寸乾淨,卻穿著一套太乾淨的衣服,卡特羅合理懷疑那身衣服是偷來的。

當時他臉上覆滿了深褐色的污泥,右腳的傷勢更是驚人,整個小腿幾乎被削了一半。那傷讓人一看就頭皮發麻,真難以想像他如何能用那隻腳走到這裡。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柏油路面開始出現東一塊西一塊的補丁,往兩邊小巷子望去,坑坑洞洞的路比主街更不堪。每個轉角都有幾個鐵汽油桶,在夜裡變冷的時候,遊民會用來生火取暖,天氣熱的時候就是現成的垃圾桶。

通常,垃圾桶滿了也沒人會在乎,直到臭味飄出來,附近的住戶看誰先受不了,誰就負責去清,不然就是等市內的垃圾車心情好的時候過來清一清。

路兩旁的房屋也破爛許多。有些房子甚至是大爆炸之前的遺跡,後來貧民直接搬進去佔屋為家。有能力的人盡量修,沒能力的人就住在半塌的水泥建築裡,勉勉強強日子也就這樣過了。

蓋多是個三不管地帶,在這裡出了事,連警察都不太來。所有最下流、最窮兇極惡的罪犯都住在這裡,最貧窮、最悲慘的弱勢家庭也住在這裡。

在蓋多生存下來的原則是:少管閒事。

也就是說,你若是在街頭被搶劫,可能獨自流血到死都不會有人理你;運氣好的話有人幫你叫警察,但警察不見得會來;運氣再好一點,警察來了,幫你送醫,但你付不起帳單,所以醫院會把你丟出去。

所謂的「後文明時期」,就是大家各安天命的時期,不用期待有太多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卡特羅彎進自己住的那條街,很慶幸這附近情況不是如此。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他的視線倏地回到她的雙眼,胸口再次感到深深劇痛。海倫的眼睛連眨都沒眨,只是靜待他的回應。

「小姐,我們都很清楚妳根本不想嫁給我。打從一開始,我就看出妳對我的鄙視。」

「鄙視?」

她竟然假裝驚訝,這令他倍感受辱,於是惡狠狠地接著說:「妳躲避我的觸碰,在用晚餐時不肯和我說話。大部分的時間,妳甚至無法勉強自己看我。上星期我吻妳的時候,妳不但掙脫,而且還哭了起來。」

他以為謊言被戳穿之後,海倫應該會表現出羞愧的模樣。沒想到她只是真誠地望著他,不知所措地張著嘴。「拜託,」她終於發出聲音。「請原諒我,我太害羞了,我必須更努力克服這個毛病。我那些舉動真的不是出於鄙視。老實說,和你在一起讓我很緊張,因為……」濃濃的紅暈湧現,從她衣裳的高領開口到髮際線全被染紅。「因為你很迷人,」她彆扭地接著說,「而且見多識廣,我不希望你覺得我很愚蠢。至於那天,那……那是我的初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我覺得……相當難以招架。」

瑞斯腦中一片混亂,他深感慶幸自己靠著桌子,否則一定會腿軟地跌坐在地。難道他真的看錯了,將害羞誤認為鄙視?他以為是輕蔑的表現,其實是出於純真?他有一種碎裂的感覺,彷彿心中硬生生裂了一道開口。海倫竟然這麼輕易就解除他的心防。簡單幾句話,就讓他想跪在她面前。

她的初吻,他竟然沒有先徵求同意就奪走了。

他從不需要扮演老練情聖的角色。對他而言,要得到女人並不難,只要他願意在床上稍事表現,她們就已經十分滿意。甚至偶爾也會有貴婦爬上他的床,包括某位大使的夫人,以及某個丈夫前往歐洲的伯爵夫人。她們讚賞他的雄風、精力,以及他碩大的昂揚,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