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閱讀,讓想像奔馳─小說 (9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雲畫的月光1-5.jpg

 

從來不曾隨心所欲,從來沒有蓄意犯錯,甚至不曾故意殺死任何小生命,若有任何人質問她曾犯過什麼罪,她會說,那都是為求糊口而努力的掙扎罷了。

為求一條生路的努力,怎麼能稱之為罪過?身為叛國賊的家眷,又何曾是一己之過?以女子之身進宮成為一介宦官,又真的是必須如此趕盡殺絕的滔天大罪嗎?

令人精疲力盡的世界,連一次都不曾允許稍微歇一口氣,但她每一次都不服輸地奮力一搏,用盡力氣只為贏得活下去的權利。為了母親和妹妹,她不能輕言退讓,這次也一樣,她絕對不會屈從於這種人的脅迫之下,絕對不會,她不會讓李旲因為自己而暴露於危險中。

「看來,妳是一心一意要自尋死路。」

聽到朴萬忠從齒縫中迸出的話,羅溫清晰堅定地反擊道:「我要是死了,你也拿不到想要的東西吧?」

 

這些人最想要的,是從宮裡逃過一劫而活下來的羅溫的證詞,要是她能夠照著他們的所要的劇本陳述,他們就能獲得正當的名分,將李旲……將花草邸下逼入困境。

「哼,妳說得沒錯,我是沒有辦法殺妳。」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嘖,沒用的傢伙。」

看著和三個老人糾纏不清的手下,朴萬忠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晚上真可說沒有一件事順心的,沒有一件事順順利利照他的希望完成,先是受到酩酊大醉的允成百般妨礙,再來又遇上會主的攔阻而錯失奇襲機會,此中最令他心中不安的,莫過於刺在允成背上的那一劍。當時好幾名手下已經死在允成的劍下,他滿腦子只想著非得挽回情勢,一心想盡快擺脫這煩人的情況,情急之下藉著一名手下的掩護往允成的背上一刺,偏偏自己出手的力道又沒拿捏好……實在刺得太深了,在他下手的那一瞬,指尖傳來的感覺告訴他,這一刺,刺中的位置恐怕凶多吉少,十之八九是難以挽回了。

刺殺一個人,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到目前為止,死在他手中的人數就算用上兩隻手也得數好幾回才數得過來,最大的問題是,允成並不是外人,而是自己誓言效忠之人的孫子。若想替自己開脫也並非難事,他只要抵死否認,一口咬定是試圖逃亡的逆賊下的手,自己趕到時已來不及挽回,相信府院君大監也不會不相信,但要是失去孫子的金祖淳盛怒之下有心究責,自己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那迄今為止兢兢業業努力累積的一切,就要如沙堆積成的城牆般坍塌,隨風而逝。

事已至此,他除了想盡辦法將功贖罪之外別無他法,就算不能夠完全挽回,但多少能減低自己的過失。

「既然這樣,這次的任務就更重要了。」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是金大哥回來了嗎?」

自離開漢陽,總是在炳淵身旁跟前跟後的丹熙,首先一口氣奔出了門外,但是──

「啊!」

隨著一聲驚呼,一個陌生的男子揪住丹熙的秀髮,一起進了屋裡。

「全都躲在這兒了是吧?倒也沒有花大爺我多少工夫,哈哈。」

映著微弱的燈光,朴萬忠的身影出現在屋裡,大家睜大了眼,方才還在你爭我吵的老人家,這時卻不約而同擋在羅溫和崔氏身前,屏風似地將兩人圍在中心。

「三位也在這兒?託你們的福,替我省下四處找人的時間,哈哈。」

朴萬忠大咧咧地笑著,雙眼細長地瞇起,露出令人心寒的眼神。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羅溫結束了一切準備工作,只待炳淵一回來,就隨時動身上路。她轉頭望向待在屋裡等候的母親和丹熙,還有一直用凶狠的目光怒視自己的三位老者。

打從眾人離開漢陽,三位老人的眼神一路就很不友善,不管羅溫再怎麼努力忽視,三人的凶惡目光就近在咫尺,總讓她渾身不自在。始終在一旁看著、最終忍無可忍的丹熙站了出來,首先擋住了目光最為不善的蔡天壽的視線。

「不要再盯著看了,再這樣看下去,都要把我姊姊的臉給看穿了。」

聽見丹熙維護自己手足的話,蔡天壽的臉一瞬間就氣得漲紅。

「妳知道因為那傢伙,害得我落到什麼田地?我一生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一切全都毀了,現在又落得遭人追殺的命運,連何時會死都不知道。報仇什麼的就別說了,我不過盯著人看都不行嗎?」

「但是……」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咳咳。」

呼吸急促,喉嚨乾渴,然而炳淵仍舊一口氣也不換地朝庵堂的方向疾奔。逃過一劫的朴萬忠和他的手下一行人已經前往庵堂,無論如何都要在他們抵達之前將他們攔下。

不知道這樣奔行了多久,炳淵的前方不遠處傳來了響動,有人在交談的嘈雜聲,以及繁亂移動的腳步聲,看來是朴萬忠一行人沒錯。炳淵加快了追趕的步伐,幾乎是足不點地飛掠過腳下白茫茫的積雪,沒過多久,大口喘息著的炳淵視野裡出現了朴萬忠的身影。他抄過最後一段險峻的小徑,終於艱難地攔在朴萬忠面前。

「什麼人?」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攔在半路的不速之客,朴萬忠的眉頭深鎖,但隨即認出炳淵的他,唇角揚起了一抹醜惡的笑意。

「哈哈,瞧瞧這是什麼人來著?這可不是會主嗎?會主大人找到這裡來,有何貴幹呀?」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不想讓妳見到我這副模樣

 

 

陷入沉睡中的李旲雙眉深鎖,後頸上的汗水涔涔,抓握著的雙手像是在空中尋找什麼似的不停掙扎揮舞著,然而,他想要的東西無處可尋,手上緊握的只有空氣。惡夢像是無法掙脫的沼澤流沙般緊纏著他,遍尋不著思念之人的李旲,嘴裡終於吐出了那麼一句──

「羅溫、羅溫。」

隨著一聲聲急切的呼喚,他的身子也翻騰得更厲害了。

「羅溫,不行,不可以……不行!」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

 

「成內官大人!成內官大人!」

馬從子慌慌張張地跑進內班院的執務室。

「什麼事情這樣大呼小叫的?」

「您聽說了嗎?木大公公離開朝鮮了!」

「木大公公?那位怎麼突然……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本來以為是個像冰塊般理智冷靜的人,到底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從來就沒看過他像今天這般憤怒。

「那個,邸下,您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羅溫瞥了李旲一眼後,鼓起勇氣提問。

「我也不知道。」

「啊?」

羅溫對於李旲直白的回答,有些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心情。就像你說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為什麼生氣,但就是生氣。雖然知道你沒事覺得慶幸,但還是覺得生氣,到底是為什麼呢?」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木大公公看著李旲,內心充滿恐怖和畏懼。他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後悔如潮水一般湧上。

「請、請您原諒我!」木大公公終究抵不過李旲的氣勢,從嘴裡迸出求饒的話語,但李旲仍舊沒有鬆手,呼吸不順的木大公公臉色由紅轉黑,一副瀕死的模樣。

「邸下。」羅溫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李旲的手臂。

李旲聽了羅溫的呼喚,視線轉向她。

「我沒事的,請您放手吧!」看見羅溫努力擠出微笑,輕輕地搖著頭、焦急懇請的樣子,李旲這才鬆開手。

「咳咳!咳!咳!」木大公公一屁股地坐在地上,咳了好一陣子。

在他的咳嗽聲逐漸緩和之際,李旲冰冷的聲音傳來:「現在就馬上給我離開朝鮮,要是再敢出現在我面前,格殺無論。」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1.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李旲宛如一頭憤怒的野獸,周身散發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面對世子突然現身,木大公公不禁一臉驚惶。

「世子邸下怎麼會在如此深夜前來?」他急忙整理表情後對著李旲行禮,李旲則冷酷地瞪視著他。「您這是怎麼了?」對於木大公公的問題,李旲靜默不答,只是將視線轉向羅溫。

「洪羅溫。」

「嗯?是!」

「過來這裡。」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您是說,不太能分辨出女人的臉這件事嗎?」

李旲點了點頭。「我說的就是這個。」

「但是、這個,和叫我到這兒來有什麼關聯嗎?」

「這次來訪的使節團中,有幾位重要的上賓,其中也包含了女賓。身為一個國家的王世子,要是連來訪我國的貴賓也分辨不出來的話,還有什麼臉面?」

經李旲這麼一說,羅溫總算是理解了,但她仍舊不明白讓自己來此的理由。

「如果是這件事的話,倒是有合適的人選。」

「你說的是張內官嗎?那個精明能幹的內官?」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喝吧。」

「是。」

被李旲這麼一說,羅溫像是怕茶撒了一樣,咕嚕地一口喝下。

「好喝。」

初入口的茶味有些許苦澀,但是接續的後味卻像是含著清晨露水般甘甜,濃郁的殘香在嘴裡盤桓不去。李旲看著羅溫喝完,這才給自己斟了第一杯茶。

「怎麼樣?」

「我、我認為是非常出眾的一盞茶。」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李旲將羅溫接住的舉動是……是吧,只是本能的反應。看到搖晃傾斜的物品,就會不自覺地伸長了手去接,那是直覺反應的本能。無論是誰,要是看到有人身子不穩地搖晃,總會有上前幫忙的心。但是,羅溫小小的腦袋暫時倚靠著的胸膛,卻像著了火般發燙著,誰說只是本能?和羅溫清澈的大眼四目相接的瞬間,李旲的背後有一陣奇妙的麻癢感沿著背脊而上。

……是怎麼一回事?

這令人不知所措的狀況,讓李旲鎖緊了雙眉。羅溫看到這個代表不耐的皺眉,趕忙從世子的身上跳起來。一時間,李旲的臉上出現了不知為何的惋惜。

他凝視著像隻做錯事的小兔子般撲騰而起的羅溫。

奇妙的傢伙。偏偏這傢伙,有多奇妙就有多遲鈍。

一丁點也沒有察覺眼前盯著自己看的李旲內心澎湃的心緒,只是自顧自地手足無措。

「小人拜、拜見世、世子邸下……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位於後苑內部的這一區,據說是誰也不能任意踏入的地方。

第一次進到宮裡的那天,張內官就曾詳細說明過宮內各個區域。那時張內官提到,宮裡最需要小心在意,絕對不能隨意進出的地方,就是這後苑最內部的樹林。這裡是王室和王族,以及得到他們允許的人們,所使用的隱密空間。一想到自己腳下正踏進這祕密禁地,羅溫不由自主深深地倒吸了口氣。

林木繁茂的林中滿是秋日的氣味,放眼所及,四下布滿閃現紅色光澤的丹楓。樹林的小山溝裡,清澈透明的溪水潺潺流動著,各處都有美麗的湖泊和亭閣,風景如詩如畫。蒼鬱青翠的松樹和顧盼生姿的丹楓錯落生長,後苑裡像是一片夏陽與秋風共存共生的華美景致。壯麗有餘卻不過於花稍,淡雅有致卻不過於簡樸,讓羅溫幾乎在這片絕景裡失了魂。她在眼花撩亂中貪看換上秋日新裳的樹林,不知不覺已經又向林裡走了好一陣。

兩人不停步地走著,在額上的汗珠快要滴落時,崔內官終於在一個掛有「砭愚榭」匾額的小亭閣前,停下了腳步。

「砭愚榭?」

「針砭昏聵愚昧的意思。」

「這裡是什麼地方?」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套讓編輯召喚久違浪漫情懷的小說。《雲畫的月光》可謂集合愛情小說成功元素:冷傲、高高在上的男主角(王世子),堅強得吸引人的女主角,再加上陰錯陽差的身分誤會、多角戀情、朝廷鬥爭……等,交織成一段高潮迭起的故事,而這一切,都發生在台灣讀者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古朝鮮。

 

這也是一套讓書籍相關人士腎上腺素激增的小說。四月初,我們得知有這套小說,更知道電視劇即將開拍,主要演員有實力也有人氣,嗅到那麼一點暢銷書味道我們,就要在一個禮拜之內決定要不要出手買下版權,經過一番競價,最後花落我們家,緊接著就馬不停蹄地開始思考:若要趕在電視劇前上市,譯者需要幾名?幾時交稿?需動用編輯幾位?要一次出完五本,還是分批上市?行銷什麼時間點做比較好?說起來只有簡單幾句話,但執行細節之繁瑣也讓小編職涯再創高峰。(上次時間緊繃到讓小編胃發痛的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小編已經很久沒有做如此浪漫純情的小說(想當年小編可是做言情小說出道的),事隔多年,加上平日做的小說類型與此較無關係,其實有點惶恐,深怕筆感生疏,無法寫出「勾引」大家的文案,但看完小說,入了戲之後,小編發現:自己寫言情小說文案功力其實還在,只是平常不用,誤以為消失了,沒想到只是蟄伏,小編真的要大笑三聲為自己慶賀。

 

而後,為了給讀者浪漫唯美的封面,小編跟封面設計師討論又討論,一改再改,連大家平常沒有很在意的書腰也不放過:要不要軋形?若要,軋什麼形狀跟封面才搭?顏色呢?白的就好,還是印什麼特殊顏色?經過八百次討論,終於拍板定案……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並沒有,還有限量的、可裝五本書的「書盒」哩,針對書盒我們的八百次討論再度啟動,最後選紙也不輕易放過,外殼不僅選用有優雅紋路的美術紙,連平常很少被注意到的書盒內側我們都龜毛地選紙去貼裱,務求盡善盡美。我們如此堅持、如此挑剔,大家不買本書來瞧瞧說得過去嗎?

DSC_4127.JPG 

美美的新書和書盒。

SelfieCity_20160729155704_save.jpg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李旲端正飽滿的額頭上,比剛剛又多出了幾條皺紋。

「也就是說,在你眼中,我是那種像高貴的花草一樣,被嬌養長大的男人嗎?」

「您不是嗎?」

「不是。」

李旲用飛刀般簡短、明確的聲音回答。但羅溫對他那堅決的回答,反應卻是不冷不熱。

「好吧,大概是吧。」

「絕對不是!」

「好,就算您不是吧!」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

 

不久後,李旲和羅溫以截然不同的表情望著對方。

「我們要在這裡用膳?」

「這裡是非常有名的湯飯館。看到在那邊的老奶奶了沒?就是她負責烹調的。聽說她曾經有一段時間在宮裡擔任御膳房尚宮(女官職稱)。」

羅溫用飛揚的語調對李旲說著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李旲卻只是高傲地敷衍了一聲:「是嗎?」

「御膳房的尚宮耶!」

「所以呢?」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2、那傢伙……很有趣吧?

 

一雙黝黑深邃的眼睛映入羅溫眼中,冷峻的視線如同飛箭,銳利射向羅溫。被如此陰冷的眼神看著,羅溫頓時愣在原地,無法動彈。彷彿永無止境的沉默,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您、您是誰?」羅溫開口問。

「我才想問你是誰?」李旲(音同『英』)用微妙的眼光打量著眼前的年輕男子。總覺得這傢伙看起來像個女人,又也像個成熟男子。

「您是捎信來說想見面的人嗎?」

「沒錯。那麼,你就是收到信的人?」

……」羅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只能不停搖頭。現在是不是收到信的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人,不是女人,而是個男人!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

 

就這樣過了半個時辰,金進士家的後門,出現一位身穿淡粉色長袍和翡翠色罩衫的年輕公子。隨著他走動的步伐,衣服上飄帶尾端綴著指頭般大小的琥珀飾品,也隨之輕輕晃動—這位公子不是別人,正是羅溫! 

 

***

 

「咳咳。」

朝鮮的身分制度中,分為兩班、中人、常民、白丁、賤民。兩班是支配階級,他們不從事農工商,而是通過科舉考試的官員,採半世襲制,男子只能娶兩班女子或中人為正室,只有正室所生子女才可繼承兩班地位。文班地位通常比武班高,他們免徵稅、兵役,犯法也會酌情減刑。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

「幫幫我吧!拜、拜託你,幫幫我吧!」金少爺的口吃更加嚴重了。

「你代替我去吧。你、你代替我去見她一面。」

「不可以。」羅溫一臉堅決地搖搖頭。這和之前代筆寫情書是完全不同的事。擺明了就是詐欺呀!他絕對不會和他們一起欺騙這位身分尊貴的姑娘。

「我、我不想讓她看到我這副德性。」

「少爺……

「如、如果她知道這段時間和她通信的人,居、居然是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我,她、她一定會很失望。」

「她能理解的。如果是那位姑娘,一定能了解少爺您的。」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