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閱讀,讓想像奔馳─小說 (1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此刻,議事廳裡除了狄玄武、勒芮絲、喬歐和提默,醫生那些醫療營的老朋友都到了,柯塔、瑪塔和魯尼一見到他就熱淚盈眶。

「瘦了,小子,你在外面沒吃好嗎?」瑪塔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

「本來沒這麼瘦,回來的路上才餓瘦的,不過我知道妳一定會養胖我。」他白牙一閃,勒芮絲好愛他這樣淘氣的笑。

「那還用說。」瑪塔一掌拍在他背上。

「嗨,醫生。」狄玄武轉頭和溫格爾醫生握手。

「狄,你終於回來了。」醫生溫潤的眼中露出暖意。

三年聽起來十分漫長,沒想到一轉眼也就過去了。貝托營的人私下都對他的存活不抱期望,即使他活了下來,也難保還能再回來一次,因此所有人都將他的離去視為永遠。

只有他們醫療營的人從未失去信心。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砰!砰砰!砰!

「左勾拳,右勾拳,直拳,你是娘兒們嗎?認輸了嗎?再來啊,我打得你跪地求饒!」

「休想!」

「好!這記拳有力,不過肋骨,你忘了肋骨,笨蛋!再來啊!有種打我!」

層層的林影之間傳出砰砰聲響。狄玄武拉著勒芮絲藏身在樹後,並未立刻曝露行蹤。

這片樹林已經在貝托營區的大門口,如果有人光明正大在門口揍人,卻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止,貝托最好有個極佳的解釋。

「來呀來呀,有種打我!喔,這拳不錯。」聽聲音是喬歐。

「哼,你以為你永遠這麼好運?」聽聲音是提默。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勒芮絲從籃子摸出一柄小刀,把麵包切開,做了果醬、花生醬和煙燻培根三種口味的三明治,先把培根那份遞給他。

他不愛吃甜食,尤其肚子餓時更非鹹食不可。即使分離三年,所有跟他有關的記憶不需太用力想便自動流回心田。

餓得前胸貼後背的狄玄武一口氣吃掉兩個培根和一個花生醬三明治,勒芮絲把果醬的吃掉,再從床底下摸出以前藏的罐裝水。

兩人各喝一口水,相視而笑。如此克難的三明治大餐,卻比任何盛宴都令人滿足,因為坐在彼此對面的人是他和她。

她將沒吃完的食物放回籃子裡,兩人心滿意足地倒回床上。

果然,一躺下去,又有人蠢蠢欲動了。這個男人真的不會累耶!

「剛吃飽不適合做激烈運動。」她象徵性地抗議一下。

「就是剛吃飽才需要消耗熱量。」他慵懶地與她唇舌交纏。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兩人筋疲力竭地癱在床上,依然捨不得分開。他仰躺在床上,讓她趴在他的身上。

他抬起腕錶一看,才下午兩點而已,感覺卻像過了漫長的一天。

先是大悲,再是大喜,然後是狂喜──很多次、很多次的狂喜──強壯如他也不禁感到倦懶,全身每一顆細胞都想就這樣睡著。

「醫療營發生了什麼事?」他輕撫她的髮,低沈的嗓音在胸膛震動著。

「去年雨季。」勒芮絲貼在他胸口,輕嘆一聲,滿足地聽著他強壯的心跳。「那年雨下得特別大,後山的土變得越來越鬆軟,在雨季結束的一個星期前終於撐不住,半片山坡連著那棵老神木一起滑下來,把我們的食堂壓垮了。」

和他猜的差不多。

「我很遺憾,寶貝。」他輕撫她的背。

「山坡已經不穩了,叔叔怕其餘的部分會繼續塌下來,所以我們所有人決定搬到貝托那裡。」她咬了咬下唇。「我擔心你回來之後看見醫療營廢棄,會以為我們都死了,所以我定期過來打掃。我想,你若回來,發現醫療營有個墓園,還有人整理過的痕跡,你就會知道我們還在,只是搬到貝托的營區去了。」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屋子裡一塵不染,他將窗戶擋板一一掀開,讓新鮮空氣流進來。屋內的氣味並不陳腐,床上鋪著洗舊但乾淨的床單,他俯低身子一聞,雖然不至於新鮮到像剛洗好的,但依然殘留淡淡的野花香。

這是梅姬做的洗衣皂,勒芮絲最喜歡這種味道的香皂。

相較於屋外的荒廢,屋內乾淨整齊得猶如另一個世界。他掀開床邊的一個木盒子,裡面放的本來是保險套,不過現在放著一包面紙和幾顆糖果。盒子旁有一小包物事,他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塊煙燻肉乾。

他試吃了一小口,「嗯」一聲滿足地閉上眼。這是瑪塔最拿手的香料培根肉乾,他做夢都夢到過。

床邊櫃的抽屜都清空得差不多了,不過衣櫥裡掛著一套他的襯衫和長褲。床腳的水桶也還在,裡面的半桶水甚至非常乾淨。

他不曉得水放多久了,不敢直接喝,但一看到水倒是感到渴了;打開另一個抽屜,赫然看見一瓶未開封的罐裝水。

他馬上扭開瓶蓋,一口氣喝掉半瓶。

終於解了渴之後,他坐在床沿把整個屋子看了一遍。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即使醫療營不見了,貝托營區的人一定還在,他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最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否則他會……

慢著,那是……?他的思緒緊急剎車!

一樣他剛才沒注意到的東西,讓他不由自主地舉步過去。

在醫生診間前面那個空地,竟然有──幾座墳墓?

整片醫療營都覆蓋在亂草殘土之中,唯有這片空地被整理得乾乾淨淨,四周用小石子排成一圈,在圈圈中央,有幾座墳墓。

這裡是一個簡單的墓園。

他沒發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發抖,跪在其中一個木頭十字架前:

馬切羅.J.魯易茲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序幕

 

醫療營廢棄了。

狄玄武的腦中一片空白。

在他的一生中,他經歷過無數次的驚濤駭浪,有許多回,連他都以為自己走不出來。但,無論是哪一回,都沒有眼前的景象讓他如此驚駭失措。

他的手心發冷。

他的心跳加速。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愛重來正s.jpg

 

記得媽說過,我離家上大學時,她整整哭了三天。我從不相信,因為我媽不是愛哭鬼,她總是忙著照料所有人,沒時間自怨自艾,怎麼想都不太可能。

我來到樓下,從廚房門縫偷看了媽一會兒,沒讓她察覺我來了。她看起來好年輕,頭髮不再灰白,而是黑褐色;身材也很瘦,穿著寬鬆的短上衣,而不是最近老愛穿的M&S毛衣。她很漂亮,我都忘了她曾經的模樣。收音機嗡嗡作響,媽一手從洗碗機裡慢慢拿出碗盤,另一手抓著面紙偶爾擦擦眼睛。我的心中漲滿了對她的愛。

貝琪衝下樓,打破了魔咒。

「妳站在這裡幹嘛?」她說。我盯著她看,無言以對。每當我看著貝琪,我總是很驚訝她已經長這麼大了。她比我小四歲,在我眼裡一直只是個小妹妹,我一直很不習慣看到她長大成人。現在站在我眼前的這個才是我心中的貝琪。

這同時也證明了一件事:貝琪看得到我。也就是說,這裡是現實。

貝琪不等我回答,直接衝進廚房。「媽,我的曲棍球衣放哪去了?」

媽挺直背脊。「在那裡,親愛的。」她指著流理台上一疊熨燙整齊的衣服。老天保佑,她的耐心可以媲美聖人。

媽發現我,淡然一笑。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愛重來正s.jpg

 

1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八日

我醒了,但仍緊閉著雙眼。感覺怪怪的,我還在想是哪裡不一樣時,腦中閃過一道瘋狂的念頭:說不定一切只是一場惡夢,艾德根本沒死。而後我全想起來了,我的胃開始緊縮,肌肉變得僵硬,我感覺自己彷彿脆弱得一碰就碎。

那麼,今天這股異樣感到底是什麼?

我不用睜開眼也知道屋內一片明亮。這很奇怪,我明明喜歡昏暗的房間,難道昨晚忘了拉上遮光窗簾?可能吧,但不只如此。

記憶閃動不清,我模模糊糊想起自己原本人在花園,當時正在下雨,而我發了瘋似地拔草,接下來的畫面混合著空白:跌倒、頭痛、珍的臉孔、明亮的日光燈………沒了。

我在醫院裡嗎?很有可能。我失足滑倒撞到頭,現在人平安無事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愛重來正s.jpg

 

她被帶到了醫院深處一間小房間裡,坐在一張排椅上等待著。她茫然地盯著牆上關於喪親諮詢和憂鬱症的海報,但一個字也讀不進腦子裡,光是讓腦袋空白就夠她累了。接著,她聽到熟悉的聲音,一抬頭,是珍來了。她飛奔過小房間撲向她,兩人緊緊相擁,柔依哭泣著,彷彿柔腸寸斷般的嚎啕大哭。

「他……他死了。」她哽咽地說,淚流滿面。

「噢,柔依啊柔依。」珍擁抱著摯友,有力地撫揉著她的背,一直到柔依情緒平復下來,兩人才手牽著手坐了下來。

「我今天早上對他很壞。」柔依的呼吸變得平緩。「他連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他討厭我,珍。」

「柔依,艾德不可能討厭妳。他喜歡妳,也知道妳愛他。拜託,別這麼想。」

「他沒做錯事,我卻對他生氣,甚至連再見都沒說就走了。我永遠也無法告訴他我有多愛他。我該怎麼辦?」

珍還來不及回答,醫生就來了,帶領兩人前往認屍。柔依恍惚地聆聽醫生的說明。他說艾德被一輛公車撞上,搶救不及,到院時就已經死亡,「腦部重創」、「我們無能為力」等字眼從她耳邊飄過,她不敢想像艾德當時有多痛苦,只是不停質問自己,為什麼沒在他出門前說愛他?如果當時給他一個擁抱,讓他晚幾分鐘出門,說不定他現在還會活著,兩個人就能和解,一定可以。如果她開車送他上班,而不是讓他自己騎單車……她討厭他騎車,她一直很害怕他會被撞傷……

一切都太晚了,艾德死了。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愛重來正s.jpg

 

楔子

 

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天氣炎熱,燦爛日陽正好和她陰鬱的心情相反。柔依面無血色,神情木然地步出黑色轎車,步履蹣跚地走向前方一棟低矮的磚造建築。她的母親珊卓從後方趕上,一把抓住女兒的手肘,護著她前進。

門口右側站了一群人,日正當中,影子都被縮短了。耀眼的光線使得柔依只能勉強看出輪廓,分辨不出身分,可以知道的是有一兩個人正在抽菸,呼出的香煙裊裊飄入溫暖的夏日空氣裡。他們盯著逐步接近的柔依,其中一人強顏歡笑迎接她們,但柔依沒有注意到。

屋內,母女倆拘謹地走向前方座位。柔依的婆婆蘇珊已在現場,妝容細緻但雙眼紅腫,在她們落座之時露出虛弱一笑,柔依下意識伸手握住她擱在兩人之間椅上的手。

可以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和啜泣聲,致哀的賓客竊竊私語著紛紛入座,但她們全神貫注在前方桌上擺放著的艾德棺木。柔依瞪著那個普通的木箱,難以置信她那充滿活力又身強體壯的丈夫就躺在裡面。太不真實了。

也太不公平。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嘿!」

狄玄武抬眼,一個長得像職業拳擊手的男人站在台階下呼喚他。

他認得這個人,好像叫「卡特羅」的樣子,自詡為附近的「警長」,正義感過度旺盛,附近的人遇到麻煩第一個總會先去找他。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對卡特羅揮揮手,白牙一閃。

卡特羅心中打了個突。

在他的印象裡,這個奇特的東方人大部分時候穿著一件褪色的帽T,總是將帽子拉起來,彎腰駝背地走在眾人之後,從不引人注意。

當你住在一個龍蛇雜處的地方,太引人注意的結果就是你被拖到無人的角落,身上的東西被搶光,有點姿色的人還可能遇到更不堪的事,所以大部分在蓋多的人都盡量不引人注意,這倒不令人意外。

因此,卡特羅對這男人的印象頂多就是「長得不錯、性格安靜的一道影子」。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狄玄武坐在門口的台階上,拿著一把小刀懶懶地削木頭。

這些木屑不是削來好玩的,他租的房間裡有一個勉強能稱之為「灶」的東西,只能用木頭生火,所以這些木屑是最基本的火引。

他今天沒有零工打,所以很閒。

來到利亞生存區的雅德市已經兩個多月了,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觀察,不確定這裡是不是他要落腳的地方。

這兩個多月也讓他對後文明世界有了更多的認識。

世界上確實還有其他人倖存,不過倖存者的數目可能不如溫格爾醫生估得那麼多。

在他的世界裡,現有人口數是七十五億人,他猜這個世界剩下不到他那裡的十分之一。

利亞生存區是由三個城市組成的,總人口大約三十萬,雅德市的人口最多,有十二萬人,其他兩個城市分別是比亞市的八萬人與布爾市的十萬人。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說真的,這傢伙外表長得不討人厭。

「我問你,那傢伙平時都在做什麼?」卡特羅盯著走過去的陌生人。

「也沒做什麼,就四處打零工賺生活費。哪家需要修東西,哪個工地需要工人,他就跑去做兩天。沒活幹的時候,就到救世軍的救濟站蹭飯吃,沒看他幹什麼正事,不過也沒惹麻煩就是了。」街頭情報王東尼說,「伯根先生倒是說他手很巧,別人做兩天才做得好的活,他一天就做完了,所以伯根先生多付了他十塊錢。」

「嗯。」卡特羅揉揉下巴。

這個陌生男人大概是兩個月前冒出來的。即使在誰都不管誰家閒事的蓋多區,他的出現依然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第一個原因是他那張亞裔的臉孔。在這個長途旅行幾乎不可能的世界,很難想像一個亞洲人能千里迢迢出現在南美。

第二是因為他出現的樣子實在有點淒慘。他體無完膚不說,還瘦巴巴的,身上的衣服都大了兩號──其實從他身上沒一寸乾淨,卻穿著一套太乾淨的衣服,卡特羅合理懷疑那身衣服是偷來的。

當時他臉上覆滿了深褐色的污泥,右腳的傷勢更是驚人,整個小腿幾乎被削了一半。那傷讓人一看就頭皮發麻,真難以想像他如何能用那隻腳走到這裡。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柏油路面開始出現東一塊西一塊的補丁,往兩邊小巷子望去,坑坑洞洞的路比主街更不堪。每個轉角都有幾個鐵汽油桶,在夜裡變冷的時候,遊民會用來生火取暖,天氣熱的時候就是現成的垃圾桶。

通常,垃圾桶滿了也沒人會在乎,直到臭味飄出來,附近的住戶看誰先受不了,誰就負責去清,不然就是等市內的垃圾車心情好的時候過來清一清。

路兩旁的房屋也破爛許多。有些房子甚至是大爆炸之前的遺跡,後來貧民直接搬進去佔屋為家。有能力的人盡量修,沒能力的人就住在半塌的水泥建築裡,勉勉強強日子也就這樣過了。

蓋多是個三不管地帶,在這裡出了事,連警察都不太來。所有最下流、最窮兇極惡的罪犯都住在這裡,最貧窮、最悲慘的弱勢家庭也住在這裡。

在蓋多生存下來的原則是:少管閒事。

也就是說,你若是在街頭被搶劫,可能獨自流血到死都不會有人理你;運氣好的話有人幫你叫警察,但警察不見得會來;運氣再好一點,警察來了,幫你送醫,但你付不起帳單,所以醫院會把你丟出去。

所謂的「後文明時期」,就是大家各安天命的時期,不用期待有太多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卡特羅彎進自己住的那條街,很慶幸這附近情況不是如此。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他的視線倏地回到她的雙眼,胸口再次感到深深劇痛。海倫的眼睛連眨都沒眨,只是靜待他的回應。

「小姐,我們都很清楚妳根本不想嫁給我。打從一開始,我就看出妳對我的鄙視。」

「鄙視?」

她竟然假裝驚訝,這令他倍感受辱,於是惡狠狠地接著說:「妳躲避我的觸碰,在用晚餐時不肯和我說話。大部分的時間,妳甚至無法勉強自己看我。上星期我吻妳的時候,妳不但掙脫,而且還哭了起來。」

他以為謊言被戳穿之後,海倫應該會表現出羞愧的模樣。沒想到她只是真誠地望著他,不知所措地張著嘴。「拜託,」她終於發出聲音。「請原諒我,我太害羞了,我必須更努力克服這個毛病。我那些舉動真的不是出於鄙視。老實說,和你在一起讓我很緊張,因為……」濃濃的紅暈湧現,從她衣裳的高領開口到髮際線全被染紅。「因為你很迷人,」她彆扭地接著說,「而且見多識廣,我不希望你覺得我很愚蠢。至於那天,那……那是我的初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我覺得……相當難以招架。」

瑞斯腦中一片混亂,他深感慶幸自己靠著桌子,否則一定會腿軟地跌坐在地。難道他真的看錯了,將害羞誤認為鄙視?他以為是輕蔑的表現,其實是出於純真?他有一種碎裂的感覺,彷彿心中硬生生裂了一道開口。海倫竟然這麼輕易就解除他的心防。簡單幾句話,就讓他想跪在她面前。

她的初吻,他竟然沒有先徵求同意就奪走了。

他從不需要扮演老練情聖的角色。對他而言,要得到女人並不難,只要他願意在床上稍事表現,她們就已經十分滿意。甚至偶爾也會有貴婦爬上他的床,包括某位大使的夫人,以及某個丈夫前往歐洲的伯爵夫人。她們讚賞他的雄風、精力,以及他碩大的昂揚,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1~

 

秋日的九月,一個陽光滿滿的季節,不冷不熱的溫度讓每個人都感覺十分舒暢,空氣中全是行道樹的香氣。

卡特羅剛領到這一周的薪水,心情非常好。

做他這行危險性大,可是薪水也高,畢竟畢維帝先生向來照顧自己的手下,付錢從不手軟,所以他沒得抱怨。

他走的這條路通往蓋多貧民窟──雅德市最大的貧民區,住在這個貧民區的人超過三萬人。

在舊世界裡,這裡是玻利維亞的塔里哈一帶,但自「大爆炸」之後,舊世界的地圖早就不再適用。

所謂的「大爆炸」是指三十年前一場太陽風暴造成的爆發,那場災難掃掉全世界十分之九的人口,使整個地球滿目瘡痍,倖存下來的人類幾乎是從零開始。人們將大爆炸後的世界稱為「後文明時期」。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瑞斯內心有個東西死去了。有太多人來找瑞斯要錢,他不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海倫和其他人沒兩樣,想為自己撈點好處。他不怪她,但他不想聽她編出來的理由,一一計算他欠她多少、為什麼該給她錢。他寧願立刻拿錢打發她走,從此一了百了。

天曉得為什麼,他竟然懷抱著一絲希望,愚昧地以為她想要的不是錢。這個世界一向如此,以後也不會變。男人追求美麗的女人,女人以美色交換財富。他對海倫伸出骯髒低劣的魔爪,害她尊嚴掃地,所以現在她來要求金錢補償。

他走到桌子另一邊,拉開抽屜,拿出一本私人帳戶的支票簿。他拿起筆,寫下一萬英鎊的數字。在支票簿左側空白處寫下自己參考用的註記之後,他繞過桌子走向海倫,將支票遞給她。

「沒必要讓任何人知道這筆錢的來源,」他以談生意的語氣說。「如果妳沒有銀行帳戶,我會幫妳開一個。」沒有銀行會接受女性自行開戶。「我保證會隱密行事。」

海倫困惑地望著他,然後瞥支票一眼。「為什麼你要—」看到上面的金額,她猛抽一口氣。「為什麼?」她問,驚慌地喘息。

她的反應令人不解,瑞斯蹙眉說:「妳說想和我達成共識,不就是這個意思?」

「不,我是說……我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彼此理解。」她胡亂地將支票撕碎。「我不需要錢。即使有需要,我也絕不會找你要。」小紙片有如雪花飛舞散落。

那筆錢可不是小數目,他愕然看著她三兩下撕掉支票。他驚覺自己誤會她了,心中充滿沮喪與羞愧。她到底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她為什麼來這裡?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楔子

 

在廣闊無際的荒原上,一個男人踽踽獨行。

龜裂的黃土如蛛紋般,從他腳下放射而去,覆住整片荒原;四面八方望去,一無所有。

攝氏四十八度的氣溫烤掉了所有植被生長的可能性。長年曝露在高溫下,有些地方的黃土甚至析出白色的結晶鹽粒。

這樣的土地,即使再過幾百年也是一片荒蕪。

在這無盡的曠野中,只有一道孤單的身影。

男人拖著跛行的右腳,慢慢前進。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海倫默默跟上,裙襬掃過走道兩側發出窸窣聲響。她的服飾過時,而且有些老舊,一看就是落魄貴族的模樣。這就是她來的目的嗎?雷凡諾家真的那麼需要錢?她甚至不惜改變心意,紆尊降貴嫁給他?

太好了,瑞斯不懷好意地想著,他等不及想看她哀求的模樣。當然,他不會重新接納她,但過去一個星期他受盡煎熬,他要她也嘗嘗那種滋味。她可以去問問那些膽敢冒犯他的人,他們一定會說他從不原諒,也從不心軟。

他們進入他的辦公室,這裡很安靜,窗戶很大,每一扇窗都有雙層玻璃,地毯又厚又軟。正中央有張胡桃木的抽屜辦公桌,上面堆滿信件與文件。

關上門之後,瑞斯走向辦公桌,拿起一個沙漏,以非常刻意的動作翻轉過來。沙子會在十五分鐘內漏光,分毫不差。他覺得有必要表明這裡是他的世界,時間很重要,而且由他一手掌控。

他轉向海倫,嘲弄地挑起一道眉毛。「聽說妳上星期—」

他並沒有說完,因為海倫掀起面紗,用溫柔包容的眼神認真地注視著他—打從一開始,這樣的眼神就令他無法抗拒。她的眼睛是銀藍色,有如染上了月光的雲朵。她有著一頭細緻直髮,屬於最淺的金色,現在雖然整齊地盤成髻,但有幾綹由黑玉髮梳脫落,垂在左耳後方。

可惡,她真可惡,竟然這麼美。

「請見諒,」海倫鎖住他的雙眼。「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來找你。」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