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閱讀,讓想像奔馳─小說 (9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第一波嚴重的太陽閃焰將地球上所有的電子產品摧毀殆盡。

天上的衛星掉下來,地球的通訊網路全部瓦解;後續接連數波的太陽閃焰產多的強烈高溫,讓許多城市燃燒成灰燼,核電廠爆炸、電器設備爆裂,人類文明可以說基本上已經瓦解。

這一波天文災難歷時六天,但是已經摧毀了地球人口的十分之九。全球滿目瘡痍,各國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而這只是另一波災難的開始。

人類醜陋的天性在末世之中展露無遺。倖存下來的那十分之一人口為了活下去,搶劫、殺戮、爭權奪利,資源戰爭在全球各地不斷上演,這一波人禍又毀掉僅餘人口的十分之一。

終於,經過一段時間,人類明白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於是區域性的文明開始重建。

人們將災變稱之為「大爆炸」,災後的殘破世界稱之為「後文明時期」。

人類將自己殘存的文明社會築成一個個「生存區」,在每個生存區之間只有寸草不生的荒土,人們將之稱為「荒蕪大地」。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1~

 

溫格爾醫生的聽診器在昏迷的男人胸前移動。

他盡量避開男人身上的傷口,這可不容易,因為他身上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

不過溫格爾明白,就算自己碰到他的傷口,他應該也不會有感覺。如果不是他的胸口還會規律地起伏,任何人都會以為躺在床上的是一具破碎的屍體。

站在床旁的勒芮絲──他的姪女兼護士──緊緊盯著他。

今年五十四歲的溫格爾醫生是典型的歐洲白人。沙金色的頭髮如今已半是白絲,臉頰瘦削而長,身形清癯。在他細框眼

鏡後是一雙散發仁慈光芒的藍眸,艱難的叢林生活雖然讓他的臉上盡現歲月痕跡,卻沒有減損他心中對醫療志業的熱愛。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楔子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大美國是一家加油站附設的便利商店,就在通往奧司川的高速公路旁。天色漸漸明亮,停車場空空如也,魯沛站在櫃台後面,頭稍微往後仰,呆呆望著遠處,彷彿在自我催眠。

  我確切相信我可以直接走進去,他絕對看不到我,在這個鎮上我真的有這種感覺。我們過馬路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那些所謂的「好人」,都會轉頭看反方向。老師就算發現我的手腕上有瘀血也不會直視我的眼睛;學校的男生就算在走廊上撞到我,也只會瞪著我頭部上方的空氣,然後加速離開。黛兒薇和我一起修戲劇課,我敢發誓,即使我們上台表演,即使舞台上只有我們兩個,其他同學依然可以對我們視而不見。

   因此,我以為能像隱形人一樣直接走進大美國。

  我穿越停車場,踏上人行道時,我盡可能不看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身影—慘白發灰的皮膚,毫無造型的棉質布袋洋裝,又毛又鬈長髮編成繁複髮辮盤起。我心中的自我形象與現實相差太遠,有時我看到自己會嚇一大跳。

     我壓低下巴往門口走去,推開了門,迎客鈴叮咚作響(至少我好像聽到了),但魯沛頭也沒抬。我彎腰躲在貨架後面,經過雜誌架,走向小小的保健區,我蹲下,用裙子蓋住膝蓋。我的視線飛快掠過保險套、衛生棉條、熱力軟膏……

  抗病毒藥膏。我一把抓起,這時迎客鈴再次發出叮咚聲響—一次、兩次,接連四次。我先看到那些人的腳,一整排五顏六色的雪靴,我立刻判斷應該是和我同齡的少女。當一個人討厭自己的生活時,最難忍受的,是過著你想要的那種生活的人,儘管如此,我還是忍不住想看。

  我往後仰,謹慎又好奇,終於看到芮娃狐媚的笑容,她正穿著成人版兔裝。整群女生—芮娃、莉莎、達拉、愛蜜莉.希金斯,還有一個我沒看過的黑人女生,她們每個都穿著色彩繽紛的瘋狂兔裝,上面印著逗趣圖案,彷彿為了搞笑而特地買這些衣服。她們的每個人的頭髮都挑染粉紅色,八成是一起染的。她們很可能一起過夜,早上出來買東西。

  「魯沛!」芮娃尖聲喊。芮娃其實並非人氣女王,但人氣女王該做的事她一項也不放過,她似乎以為遲早有一天大家會聳肩接受,然後開始崇拜她。「我們要做煎餅!你有沒有賣做煎餅的材料?」她說的每句話都以驚嘆號結尾。

  魯沛一臉傻笑,跟著她們在店裡走來走去,似乎聽不膩她刺耳的尖細聲音。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我真心認為能和卡士柏配對是我賺到。真幸運,我分到最好看、最善良的弟弟!後來媽媽出意外,我們被迫去真正的學校念書,我這才發現嫁給親兄弟不但違法,而且噁心透頂。

克瑞斯威家的六個孩子相親相愛到永遠,完美至極,只是……我原本有個哥哥,他的名字也叫卡士柏,他比我們三胞胎(我、漢南、黛兒薇)早出生,但他過世了。而新的卡士柏──有一天我會嫁的那位,他其實是之前那個復活重生。

 我冷得發抖。「明天要開學了。」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我早已學到教訓,不可以太期待上學。

「嗯。」莫迪墨舔舔牙齒。

「你的嘴巴怎麼了?」

莫迪墨慌了,急忙搶先穿過樹林。「沒事。」

「你一直碰它,一直用舌頭去頂牙齒中間,好像那裡有什麼。」

「親愛的老姊,我能在那裡藏什麼?行李箱?迷你雨傘?」

我忍不住大笑,加快腳步追上他。「天曉得,我以為你弄破嘴唇了。」他仔細觀察我的臉,想找出蛛絲馬跡。「你知道,你可以告訴我的,我不會說出去。」我最近才學會保密,小時候我很愛告狀,我們六個都一樣。我們之間的競爭很激烈,如果父親少愛其他兄弟姊妹一點,他就能多愛你一點。

莫迪墨噘起嘴,然後痛得一縮。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歲那年我刻下第一顆星星,到我十六歲時,樹林裡已到處是星星。

有些我甚至不記得曾經刻過,有時候我懷疑是不是別人刻的——漢南、黛兒薇、卡士柏、莫迪墨或耶路撒冷,但也可能是我的另一個哥哥,死掉的那個。

不過,我知道,只有我會這麼做,我知道只有我會刻星星。

 

1

 

星期天凌晨三點,我站在史陀布里吉女士的屋脊上,小心地保持平衡,看著弟弟用木棍挖出一堆落葉。史陀布里吉女士住院了,所以沒有人會聽見我們清理排水管的聲音,但卡士柏盡量不發出聲音。我們得在晚上來清理才不會被看到,卡士柏說他想給老人家一個驚喜,但又不希望被我們的父親發現。

我仰頭瞇眼看星星。「我今天在學校發現一件討厭的事情,你想聽嗎?」我知道他不想聽,卡士柏不太喜歡討厭的事情,但他很願意聽人傾訴,於是他簡短地說:「講給我聽。」同時繼續忙個不停。

「你知道仙后座是我的星座吧?」父親給每個子女一個星座,彷彿星星是他個人的財產。卡士柏沒有點頭也沒有其他反應,因為他不喜歡這個話題的方向。「呃,基本上,在希臘神話中,仙后座源自於衣索比亞王后卡西歐佩雅,她因為虛榮而受到懲罰,被綁在天空的一張椅子上。她就這樣被綁在天上,我的星座竟然這麼慘。」

我的另一個弟弟莫迪墨在下面一陣亂叫,他負責把風,應該認真留意動靜。「衣索比亞王后並沒有真正被綁在天上,妳應該知道吧?」他高聲說:「那只是希臘人瞎編的鬼話,妳瞭吧?」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從來不曾隨心所欲,從來沒有蓄意犯錯,甚至不曾故意殺死任何小生命,若有任何人質問她曾犯過什麼罪,她會說,那都是為求糊口而努力的掙扎罷了。

為求一條生路的努力,怎麼能稱之為罪過?身為叛國賊的家眷,又何曾是一己之過?以女子之身進宮成為一介宦官,又真的是必須如此趕盡殺絕的滔天大罪嗎?

令人精疲力盡的世界,連一次都不曾允許稍微歇一口氣,但她每一次都不服輸地奮力一搏,用盡力氣只為贏得活下去的權利。為了母親和妹妹,她不能輕言退讓,這次也一樣,她絕對不會屈從於這種人的脅迫之下,絕對不會,她不會讓李旲因為自己而暴露於危險中。

「看來,妳是一心一意要自尋死路。」

聽到朴萬忠從齒縫中迸出的話,羅溫清晰堅定地反擊道:「我要是死了,你也拿不到想要的東西吧?」

 

這些人最想要的,是從宮裡逃過一劫而活下來的羅溫的證詞,要是她能夠照著他們的所要的劇本陳述,他們就能獲得正當的名分,將李旲……將花草邸下逼入困境。

「哼,妳說得沒錯,我是沒有辦法殺妳。」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嘖,沒用的傢伙。」

看著和三個老人糾纏不清的手下,朴萬忠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晚上真可說沒有一件事順心的,沒有一件事順順利利照他的希望完成,先是受到酩酊大醉的允成百般妨礙,再來又遇上會主的攔阻而錯失奇襲機會,此中最令他心中不安的,莫過於刺在允成背上的那一劍。當時好幾名手下已經死在允成的劍下,他滿腦子只想著非得挽回情勢,一心想盡快擺脫這煩人的情況,情急之下藉著一名手下的掩護往允成的背上一刺,偏偏自己出手的力道又沒拿捏好……實在刺得太深了,在他下手的那一瞬,指尖傳來的感覺告訴他,這一刺,刺中的位置恐怕凶多吉少,十之八九是難以挽回了。

刺殺一個人,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到目前為止,死在他手中的人數就算用上兩隻手也得數好幾回才數得過來,最大的問題是,允成並不是外人,而是自己誓言效忠之人的孫子。若想替自己開脫也並非難事,他只要抵死否認,一口咬定是試圖逃亡的逆賊下的手,自己趕到時已來不及挽回,相信府院君大監也不會不相信,但要是失去孫子的金祖淳盛怒之下有心究責,自己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那迄今為止兢兢業業努力累積的一切,就要如沙堆積成的城牆般坍塌,隨風而逝。

事已至此,他除了想盡辦法將功贖罪之外別無他法,就算不能夠完全挽回,但多少能減低自己的過失。

「既然這樣,這次的任務就更重要了。」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是金大哥回來了嗎?」

自離開漢陽,總是在炳淵身旁跟前跟後的丹熙,首先一口氣奔出了門外,但是──

「啊!」

隨著一聲驚呼,一個陌生的男子揪住丹熙的秀髮,一起進了屋裡。

「全都躲在這兒了是吧?倒也沒有花大爺我多少工夫,哈哈。」

映著微弱的燈光,朴萬忠的身影出現在屋裡,大家睜大了眼,方才還在你爭我吵的老人家,這時卻不約而同擋在羅溫和崔氏身前,屏風似地將兩人圍在中心。

「三位也在這兒?託你們的福,替我省下四處找人的時間,哈哈。」

朴萬忠大咧咧地笑著,雙眼細長地瞇起,露出令人心寒的眼神。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羅溫結束了一切準備工作,只待炳淵一回來,就隨時動身上路。她轉頭望向待在屋裡等候的母親和丹熙,還有一直用凶狠的目光怒視自己的三位老者。

打從眾人離開漢陽,三位老人的眼神一路就很不友善,不管羅溫再怎麼努力忽視,三人的凶惡目光就近在咫尺,總讓她渾身不自在。始終在一旁看著、最終忍無可忍的丹熙站了出來,首先擋住了目光最為不善的蔡天壽的視線。

「不要再盯著看了,再這樣看下去,都要把我姊姊的臉給看穿了。」

聽見丹熙維護自己手足的話,蔡天壽的臉一瞬間就氣得漲紅。

「妳知道因為那傢伙,害得我落到什麼田地?我一生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一切全都毀了,現在又落得遭人追殺的命運,連何時會死都不知道。報仇什麼的就別說了,我不過盯著人看都不行嗎?」

「但是……」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

 

「咳咳。」

呼吸急促,喉嚨乾渴,然而炳淵仍舊一口氣也不換地朝庵堂的方向疾奔。逃過一劫的朴萬忠和他的手下一行人已經前往庵堂,無論如何都要在他們抵達之前將他們攔下。

不知道這樣奔行了多久,炳淵的前方不遠處傳來了響動,有人在交談的嘈雜聲,以及繁亂移動的腳步聲,看來是朴萬忠一行人沒錯。炳淵加快了追趕的步伐,幾乎是足不點地飛掠過腳下白茫茫的積雪,沒過多久,大口喘息著的炳淵視野裡出現了朴萬忠的身影。他抄過最後一段險峻的小徑,終於艱難地攔在朴萬忠面前。

「什麼人?」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攔在半路的不速之客,朴萬忠的眉頭深鎖,但隨即認出炳淵的他,唇角揚起了一抹醜惡的笑意。

「哈哈,瞧瞧這是什麼人來著?這可不是會主嗎?會主大人找到這裡來,有何貴幹呀?」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5.jpg

 

不想讓妳見到我這副模樣

 

 

陷入沉睡中的李旲雙眉深鎖,後頸上的汗水涔涔,抓握著的雙手像是在空中尋找什麼似的不停掙扎揮舞著,然而,他想要的東西無處可尋,手上緊握的只有空氣。惡夢像是無法掙脫的沼澤流沙般緊纏著他,遍尋不著思念之人的李旲,嘴裡終於吐出了那麼一句──

「羅溫、羅溫。」

隨著一聲聲急切的呼喚,他的身子也翻騰得更厲害了。

「羅溫,不行,不可以……不行!」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

 

「成內官大人!成內官大人!」

馬從子慌慌張張地跑進內班院的執務室。

「什麼事情這樣大呼小叫的?」

「您聽說了嗎?木大公公離開朝鮮了!」

「木大公公?那位怎麼突然……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本來以為是個像冰塊般理智冷靜的人,到底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從來就沒看過他像今天這般憤怒。

「那個,邸下,您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羅溫瞥了李旲一眼後,鼓起勇氣提問。

「我也不知道。」

「啊?」

羅溫對於李旲直白的回答,有些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心情。就像你說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為什麼生氣,但就是生氣。雖然知道你沒事覺得慶幸,但還是覺得生氣,到底是為什麼呢?」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木大公公看著李旲,內心充滿恐怖和畏懼。他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後悔如潮水一般湧上。

「請、請您原諒我!」木大公公終究抵不過李旲的氣勢,從嘴裡迸出求饒的話語,但李旲仍舊沒有鬆手,呼吸不順的木大公公臉色由紅轉黑,一副瀕死的模樣。

「邸下。」羅溫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李旲的手臂。

李旲聽了羅溫的呼喚,視線轉向她。

「我沒事的,請您放手吧!」看見羅溫努力擠出微笑,輕輕地搖著頭、焦急懇請的樣子,李旲這才鬆開手。

「咳咳!咳!咳!」木大公公一屁股地坐在地上,咳了好一陣子。

在他的咳嗽聲逐漸緩和之際,李旲冰冷的聲音傳來:「現在就馬上給我離開朝鮮,要是再敢出現在我面前,格殺無論。」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雲畫的月光3+4》書腰立體書.jpg

 

1.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李旲宛如一頭憤怒的野獸,周身散發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面對世子突然現身,木大公公不禁一臉驚惶。

「世子邸下怎麼會在如此深夜前來?」他急忙整理表情後對著李旲行禮,李旲則冷酷地瞪視著他。「您這是怎麼了?」對於木大公公的問題,李旲靜默不答,只是將視線轉向羅溫。

「洪羅溫。」

「嗯?是!」

「過來這裡。」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您是說,不太能分辨出女人的臉這件事嗎?」

李旲點了點頭。「我說的就是這個。」

「但是、這個,和叫我到這兒來有什麼關聯嗎?」

「這次來訪的使節團中,有幾位重要的上賓,其中也包含了女賓。身為一個國家的王世子,要是連來訪我國的貴賓也分辨不出來的話,還有什麼臉面?」

經李旲這麼一說,羅溫總算是理解了,但她仍舊不明白讓自己來此的理由。

「如果是這件事的話,倒是有合適的人選。」

「你說的是張內官嗎?那個精明能幹的內官?」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喝吧。」

「是。」

被李旲這麼一說,羅溫像是怕茶撒了一樣,咕嚕地一口喝下。

「好喝。」

初入口的茶味有些許苦澀,但是接續的後味卻像是含著清晨露水般甘甜,濃郁的殘香在嘴裡盤桓不去。李旲看著羅溫喝完,這才給自己斟了第一杯茶。

「怎麼樣?」

「我、我認為是非常出眾的一盞茶。」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李旲將羅溫接住的舉動是……是吧,只是本能的反應。看到搖晃傾斜的物品,就會不自覺地伸長了手去接,那是直覺反應的本能。無論是誰,要是看到有人身子不穩地搖晃,總會有上前幫忙的心。但是,羅溫小小的腦袋暫時倚靠著的胸膛,卻像著了火般發燙著,誰說只是本能?和羅溫清澈的大眼四目相接的瞬間,李旲的背後有一陣奇妙的麻癢感沿著背脊而上。

……是怎麼一回事?

這令人不知所措的狀況,讓李旲鎖緊了雙眉。羅溫看到這個代表不耐的皺眉,趕忙從世子的身上跳起來。一時間,李旲的臉上出現了不知為何的惋惜。

他凝視著像隻做錯事的小兔子般撲騰而起的羅溫。

奇妙的傢伙。偏偏這傢伙,有多奇妙就有多遲鈍。

一丁點也沒有察覺眼前盯著自己看的李旲內心澎湃的心緒,只是自顧自地手足無措。

「小人拜、拜見世、世子邸下……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畫的月光》1+2 立體書封.jpg

 

 

位於後苑內部的這一區,據說是誰也不能任意踏入的地方。

第一次進到宮裡的那天,張內官就曾詳細說明過宮內各個區域。那時張內官提到,宮裡最需要小心在意,絕對不能隨意進出的地方,就是這後苑最內部的樹林。這裡是王室和王族,以及得到他們允許的人們,所使用的隱密空間。一想到自己腳下正踏進這祕密禁地,羅溫不由自主深深地倒吸了口氣。

林木繁茂的林中滿是秋日的氣味,放眼所及,四下布滿閃現紅色光澤的丹楓。樹林的小山溝裡,清澈透明的溪水潺潺流動著,各處都有美麗的湖泊和亭閣,風景如詩如畫。蒼鬱青翠的松樹和顧盼生姿的丹楓錯落生長,後苑裡像是一片夏陽與秋風共存共生的華美景致。壯麗有餘卻不過於花稍,淡雅有致卻不過於簡樸,讓羅溫幾乎在這片絕景裡失了魂。她在眼花撩亂中貪看換上秋日新裳的樹林,不知不覺已經又向林裡走了好一陣。

兩人不停步地走著,在額上的汗珠快要滴落時,崔內官終於在一個掛有「砭愚榭」匾額的小亭閣前,停下了腳步。

「砭愚榭?」

「針砭昏聵愚昧的意思。」

「這裡是什麼地方?」

, ,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