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都市的夜總是太亮,顯得燈火輝煌處的陰影更深,更闇。
 
陰影處,多少罪惡和邪祟露出爪牙,獰笑著,想要撕碎一切無辜的靈魂。受害者的微弱悲鳴,被這華美卻污穢的市聲掩蓋了,誰也沒聽見。


 
她眨了眨眼,對自己絕佳的聽力有種無奈的感覺。鐸鐸的高跟鞋敲打著小巷的街心,她背光,在充滿臭味和垃圾的小巷中,朦朧的發出一點點微光。
幾個男人正壓住了個少女,瞳孔中的興奮瘋狂像是野獸一般,兇狠的回頭看是誰敢打擾他們找樂子。
 
她仔仔細細的看了一下,又輕嘆了口氣。
 
「唷,是個大美人呢!」這群不良少年笑了起來,呼吸中有種比垃圾更令人難受的惡臭,「剛好這個小子不夠用,大美人,來找點樂子吧。」
 
「我不想傷害你們。」這次她的嘆氣聲更大了些,「放過這個小朋友好嗎?『他』看起來還沒成年……」真的就是個小孩子而已,「而且我想,他大概不同意讓你們……呃……」她努力思索合適的字句,最後放棄了,「而且,這是違反法律的。」
 
一聽到法律,幾個不良少年的臉都變色了。「媽的,妳是警察?」他們迅速地張望一下,發現只有她一個,「哼哼,警察又怎樣……」
 
呼的一聲,除了抓住被害者的兩個人以外,其他的不良少年都跳了起來,抽扁鑽的抽扁鑽,秀刀子的秀刀子。看起來是頭兒的拿著刀子上下拋著玩,「警察小姐,妳太多管閒事了……我們兄弟陪妳玩玩如何?」
 
她認真的思考一下,搖搖頭,「你們玩不起的。」
 
這話激怒了那群不良少年,一起衝了過來,帶頭的那個俐落的將刀子刺向這個多管閒事的女人,想在她身上製造點傷口教訓一下,沒想到她沒後退反而迎了上去,刀刃插入她的手臂,幾乎沒頂,卻一滴血也沒流。
 
月亮上升了一些,黯淡的照進這個暗巷,朦朧的,像是一個惡夢。
插進她手臂的刀子被一股極大的力量吸住,怎樣也拔不出來;向她招呼而來的棍棒、扁鑽,甚至是拳頭,都讓濃密的黑髮給擋住、纏住了。
 
濃密的黑髮像是有生命一般,擋住了所有的攻擊,稍一使勁,便將所有人都扔飛了。在黑髮纏繞下,金屬球棒和扁鑽被擠壓成幾團廢鐵,咚咚咚的掉到地上。
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們,令人難受的沉默重重地壓在這個暗巷裡。
 
帶頭的不良少年覺得臉頰溼溼的,摸了一把,發現滿掌的血。那女人的長髮只是在他臉上掃了一下,居然半個臉頰都是細密的血珠。
 
「妖怪!是……是妖怪!」他慘叫起來,「救命啊……有妖怪……」
 
「噓噓噓~~」女人不安了起來,「小聲點,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往前踏了一步,長髮陡長,將他的嘴摀了起來,那個不良少年的頭幾乎讓黑髮吞沒了,只見他手腳抽搐,一會兒就不動了。
 
其他的人驚跳起來,想要躲避悲慘的命運,但是鋪天蓋地的黑髮卻無處可躲,整個暗巷像是被龐大的黑髮佔據了,一個個被纏上了頭。
 
架住「少女」的那兩個看見頭髮對著自己而來,大叫一聲,當中一個扔出了打火機,希望把這妖怪燒死,卻沒想到自己的夥伴還在髮陣中。
 
打火機燃起了地上的垃圾,乾燥的天候與滿地易燃的紙屑,讓火熊熊的燒了起來,瞬間半個巷子都陷入火海中,卻沒有燒上看似柔軟卻堅韌的頭髮,但是妖怪卻嘆了口氣。「哎哎,你弄壞我的身體……」
 
她收了滿天的長髮,頭顱卻從脖子上飛起,耳朵變成了佈滿白羽的巨大翅膀,吹了一口氣,熊熊的火光消失了,地上留著還沒燒完的軀體。
 
「真是太淘氣了。」一綹長髮將打火機捲起來,瓦斯味輕揚,打火機已經變成粉末,還清醒著的不良少年翻了翻白眼,昏了過去。
 
「所以說,人類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妖怪喃喃著,「這下好了,燒成這樣也不能用了……」她飛低一點,憂愁的看著自己焦黑的身體,「果然技術還差了點,哎,這種假東西本來就沒有感覺。不過……現在是怎麼回家呀?」
 
滿臉淚痕的「少女」縮在牆角,張大眼睛。是夢,這一定是一場恐怖的惡夢……今晚發生的事情太不真實了……所以只是夢,不會是別的。
 
如果是夢,就快醒來吧!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庭
  • 耶?!

    初相遇耶!
    好懷念嗄ˇ
    我也曾買過初版的書哦ˇ
    再看一次……
    還是意猶未盡(燦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