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曼這幾天都睡得很差。
 
她是修煉千年的大妖,所謂的睡眠其實也是修煉的一部分,但是總有個小小的、懇求的聲音在呼喚她,嚴重打擾她的修行。
 
飛到梳妝鏡前看著自己濃重的黑眼圈,她真的有幾分想哭。
 
明明知道那小孩子就只是憑藉著一口借來的妖氣,所以跟她有聯繫,若是真的嫌煩,收回來就是了。
 
但是她又有點不忍。
 
作為一個稀有種族的妖,她更稀有的是對人類莫名的好感,雖然摻雜了許多雜質,但總不太想去傷害人類。
 
或許他們這族跟人類實在太相像了,所以在失去所有族民蹤跡之後,她也有部分移情作用吧!
 
若是把這口妖氣收回來,這孩子的身體很快就會被黑氣吞沒,她實在也有些不安。這個普通的人類孩子身上卻下了某些禁制,雖然她短暫地打破了,但是這禁制非常複雜,像是從未出生就纏綿著,如果去了這口妖氣,肯定這個人類孩子會永遠纏綿病榻。
 
她煩躁地在屋子裡飛來飛去,那細小的懇求透過睡夢,不斷地傳到她心裡。
 
修煉千年,她卡在一個不大不小的關卡,大概不出百年就可以成妖仙。說真話,能不管閒事就不想管閒事了,這也是她隱居到大都市的緣故之一。這個都市有能人看管,很多事情可以涼涼地坐著等別人處理。
 
這小鬼就不能住嘴嗎?殷曼幾乎暴跳了,自己也真是有病,當初為什麼要讓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一聲聲的「殷曼」,讓她坐立難安,她想到遙遠的歲月,那個幾乎忘卻的、她之所以要修仙的緣故……
 
她終於忍不住展翅而去,火冒三丈地飛過大半個城市,衝進了君心的臥室,怒吼著把他叫醒:「吵三小?辣塊媽媽的叫魂哪?!要我吃了你嗎?死小鬼!老娘不吃人肉,吵死啦!」
 
君心猛然驚醒,看到雪白翅膀在他頭上盤旋,顧不得殷曼的怒火沖天,他跳起來一把抱住,「姊姊!姊姊!殷曼姊姊!」
 
「誰是你姊姊?」殷曼罵著,許久波瀾不動的心卻酸軟起來。在遙遠的歲月那頭,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呼喚……
 
她掙脫開來,發現自己衝動而來,居然沒有假身。輕嘆一口氣,她幻化成人形,不大高興的把他推遠點,「我是妖怪,你該害怕得要死,沒事半夜叫什麼魂……欸?」
 
殷曼搭了一綹髮絲過去,有些驚疑不定。她沒仔細察看過這孩子──大妖跟修道真人接近,於世事早已淡然,當初一時憐憫給了他一口妖氣,也是臨時起意的。但是剛剛一推……才發現這孩子有些古怪。
 
體內禁制一停止,原本的遮蔽就消失了。內觀才發現這個人類孩子氣海洶湧,滔滔不絕,只是拘於禁制,只能在丹田盤旋,不入經脈。但是自己的那口妖氣卻像個細小的錐子,一點一滴的破壞禁制。
 
萬一禁制被破壞,這個完全沒有修煉的小孩子就像是滿水位的水庫,只要鑿出一個小洞……
 
殷曼心頭一涼。
 
再想深一層,殷曼就不只是一涼了,根本就是如墜冰窖。
 
一個沒有修煉的人類孩子,居然有這樣的真氣,要不就是他吃了什麼內丹金丹之類的……但這是二十一世紀,修道人口少到不能再少,人類早已遺忘修道之路,就算他們妖類,認真修行的也是百不及一,還常常被認作是笨蛋,這點可能性可以排除。
另一個可能就是──他是遭貶的仙佛之一。這樣就比較說得通,也讓殷曼頭皮發麻不已。若是遭貶歷劫的仙佛,她插手干預天命,後果不是一個小小的妖怪可以承受的。
 
但是想到那個差勁的禁制……與其說是禁制,還不如說是個惡咒。若是遭刑天而貶的仙佛,不會用這樣不入流的惡咒吧?這個可能性也很低。
 
再來就是流放或被迫解體的魔……但是探查來探查去,又感受不到與生俱來的半絲惡氣。
 
她就這樣逕自發愣,君心也望著她不說話,心滿意足的眼中,帶著純真的仰慕。
去了恐懼,仔細端詳著殷曼。修煉千年的她,隱隱的從雪白肌膚下透出一層淡淡的珠光。眉目如描如畫,細緻而安詳。挺直的鼻梁下是嬌嫩的唇,就算是在罵人,也是好看得不得了。
 
雪白的翅膀大大的伸展在耳上,幻化成人形的軀體朦朧得像是幻影般,站在漆黑的房間裡,也隱隱有光。
 
像天使,殷曼真的好像天使。
 
許久,殷曼才嘆口氣,收回髮絲,喃喃抱怨著:「我就知道天劫沒那麼好過。劈雷閃電算什麼?現在這個人禍才厲害呢……」
 
她示意君心坐下,心事重重的瞧了他幾眼,終於下定決心。
 
「孩子,你找我幹嘛?」殷曼實在還抱著微小的希望,若是他要修道以外的任何願望,她都打算盡力滿足他,終究是有緣。
 
「……我叫君心。」他仍然臉孔微紅地望著殷曼。他生長在缺乏愛的家庭,奶奶成天念佛,連多說一句話都吝嗇;而母親不是跟父親吵架,就是對他不理不睬。眼前這個妖怪姊姊,反而讓他覺得可親。
 
「君心。」殷曼有點頭疼的按按額頭,「你想要什麼?」
 
「……我想留住妖氣,但是我不會鍛鍊。」
 
殷曼半晌不開口,臉孔陰沉了下來。若是為了他的小命著想,這口妖氣得收回來。收回來他終生就是病人了,不收回來,沒有引導的真氣一定會爆了他的經脈。
她幽幽的嘆了口很長的氣。「君心,你知道,我是妖怪。」
 
他點點頭。「我不怕的。」
 
「我怕死了。」殷曼喃喃著,「好吧,救人救到底……所以說,喜歡多管閒事的得來看看我的下場……」
 
她仰頭看著天上的明月。過了千年,月色和家鄉別無二致。
 
「我收你為徒。」她淡淡地說,「我教你人類修道的方法。你若想留住那口妖氣,就只能修道,我可不保證是舒適的康莊大道。」
 
「師、師父。」君心口吃著,想要照著電視劇演的跪下來。
 
「得了。」殷曼飛出髮絲將他一托,「你不能認我這師父。」沒有大成就就算了,萬一修出點成績,一個妖怪師父叫這孩子怎麼抬得起頭?「歲月對我是沒意義的,你就叫我小曼吧!」
 
「……小曼。」君心不知道為什麼紅了臉,小小聲的叫了。
 
他不知道殷曼心思細密,若是以小名相稱,修道者頂多就認為殷曼不過是君心收服的大妖而已,不會疑到師徒關係。她既然因為心慈救了這孩子,就不想讓他將來難堪。
 
「你要築基……我幫不了你。我是妖,沒有經脈可以行功。」殷曼決心隱瞞他的狀況。這麼小的孩子,跟他說這些幹嘛?他也不用築什麼基了,他現在的問題是資本太雄厚,放出來會山崩地裂。
 
「我教你引氣導流,但是也只能教。至於如何運行,你要靠自己。人妖殊途,我能幫上的忙不多。」
 
殷曼輕嘆,跟他講解了「調息」的入門。
 
因為君心什麼都不懂,要不然他一定會懷疑為什麼殷曼對人類修道如此了解。他也並不知道,這位博學多聞的千年大妖除了曾經隱身道門,鑽研多年道籍,所知所學恐怕世間眾生無人可及。
 
就這樣,李君心踏入了修道之途而不自知。這個時候,殷曼也還不知道自己的一時心慈,正式啟動了兩個人的命運。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