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妳......真的很好。」英俊粗獷的金髮男子站定,望著身邊嬌小而美麗的少女,「我只能說,妳非常完美。」

她美麗的眼睛沒有淚光,只是遙遙望向天際,眼神依舊堅定,雖然掠過一絲絲的痛苦,卻很快地收藏起來。「再完美也不能阻止你的決心。」

「就是因為太完美了......讓我自慚形穢。」金髮帥哥滿眼落寞,「麗,妳太完整,太聰慧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無懈可擊,我在妳面前......覺得自己很渺小。妳是個過分完整的女人,和妳在一起......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XX的定位啦!最好是這樣啦!

梅麗深深吸一口氣,「我待你不好?抑或我沒有顧及你的自尊?或者是沒有配合你的腳步?」

「不,妳待我再好也沒有了,我相信這世界上不會有比妳更愛我的女人了。」

她沉默了半秒,「我不夠美?沒有女人味?比不上她嗎?」

「絕對不是。妳是我見過最嫵媚的女人,她跟妳是沒得比的......」金髮帥哥流下了英雄淚,「她又任性又自私,沒有一點安全感,但是......她需要我才能過日子。麗,妳不需要任何人。」

梅麗點了點頭,神情依舊是瀟灑的,頑皮的晚風撩起她如絲秀髮,順滑得宛如綢緞。「我明白了,祝你們幸福。」

她轉身離去,即使是這樣的時刻,她依舊從容不迫,依舊是路人眼中令人驚豔的神祕東方美女......

***


去他的OOXX從容不迫啦!

梅麗一走入自己昂貴的小套房,就開始驚天動地地嚎啕起來,一面狂灌礦泉水,一面大把大把地抓面紙。

你阿嬤勒~~什麼鳥理由爛理由?連我這樣美豔動人嬌豔欲滴出得廳房入得廚房帶出去養眼帶回家養身的絕世大美女,你還嫌不好?

交往都五年了,五年啦!最寶貴的青春都浪費到你這無腦豬頭身上,現在說句不玩了就跑掉......老娘非去你家放炸彈不可!

這位哭得淒慘無比的美女,姓梅名麗,她是某家國際旅遊公司的冒險行程規劃導遊......名義上。

這家股票上市的國際旅遊公司的真正身分,是拯救人命的「生命救援會」。拯救的人五花八門,只要花得起錢和奇特的「代價」,都可以委託生命救援會。他們的救援率是百分之九十,不管你在五角大廈還是金三角的毒販窩,他們都會派遣適當的人選去救援。

而梅麗,就是生命救援會最近的新星,號稱救援率達百分之九十九。

當然你知道,號稱和實際是有段距離的......她出道擔任「生命獵人」以來,失手的次數是:零。

這位身手矯健、黑白兩道赫赫有名的生命獵人,卻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祕密。

外表看起來,她冷靜沉著、智慧卓越,跟任何敵手對峙都能化險為夷,而且她的手法優雅,總是讓客戶如沐春風,又是那種頭髮烏黑亮麗、有著媚人丹鳳眼的嬌小東方美女。

集合美貌、勇氣、智慧、優雅和知性於一身,又有遠大的抱負……外表看起來。

實際上,她之所以來生命救援會,只是想趁年輕賺一大筆嫁妝,而且可以認識許多社會名流,說不定哪天就擦出浪漫的火花......

美貌和智慧是為了釣金龜婿,優雅和知性是因為──她是超級愛面族。

為了釣這個華爾街帥哥,她鴨子滑水般地費盡苦心,努力扮演一個懂事而知性、甜美而獨特的女人。帥哥很忙,好不容易挪出約會時間,就算肚子中彈,她也咬牙纏緊繃帶,談笑風生地和他出席宴會,穿著高跟鞋言不及義地和無聊的名流周旋,回去才碰地一聲躺下,奄奄一息地叫救護車。

為了和他有談話的題材,她不但每天頭痛不已地看各大報的金融版,甚至抱起她最厭惡的經濟學狂K,就為了可以跟他談話,甚至不敢讓他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只說她是規劃導遊......為了他,這五年她接案都不大願意離開美國。

做了多少犧牲,用盡多少苦心,結果......結果......

結果那豬頭居然去愛一個又自私又任性,把手機當成電子狗練狂call不已,成天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越南淘金女!

而且......而且......他們就要結婚了!

這些年的努力是為了什麼啊......「我要結婚啦!我討厭那些骯髒的罪犯和懦弱的客戶......我要結婚啦我要結婚啦!」她又哭又叫地灌了第二罐礦泉水......

***


失戀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她行屍走肉似地在套房躲了一整個禮拜,哭得差點脫水了。

「阿麗啊......」梅媽媽從台灣打電話過來,憂心忡忡地,直到現在,梅媽媽還以為她在美國念書。

「妳到底要念到哪一年啊?別念了,都二十七歲,念越高越沒人要了啦!我跟妳說喔,隔壁王媽媽的同事的哥哥的同學的表弟想要找對象,竹科工程師溜!回台灣啦,女人還是有家庭比較重要......」梅媽媽每次打來說的內容都差不多,實在也只是關心,沒指望梅麗聽得進去。

「好。」梅麗無精打采地回答,「我不念了,這就回國。」

「梅麗啊,妳是聽見了沒有啊?不要現在就拒絕......欸,妳剛剛說啥?」梅媽媽愣住了。

「我說,我這就回家去。」梅麗擦擦眼淚,「我回國嫁人去!」

XX的,老娘不幹啦!

忿忿地收拾行李回國,毅然決然要跟美國的一切一刀兩斷,說起來......她算是成功了。

她不但把美國的一切都丟到太平洋,而且火速準備嫁給相親的對象,直到拿到喜帖,她才真正曉得丈夫的名字。

倪微南......什麼怪名字?微南?我還偏北哩!

隨便啦,反正只要他是人類、男性,而且是活著的就行了。她連相親的過程都很模糊,只記得這個倪微南看起來不討厭,長得還滿高的......男人一高遮三醜,其他的都可以不計較了。

算了。她無力地笑,反正也已經厭倦硝煙四起、心驚膽顫的日子,反正戀愛那麼久,男人要跑就是要跑......嫁給誰不都一樣?

她要安定,她要結婚有自己的家庭!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