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藤茂太




與人談話或面對病患,我經常深感人老愛杞人憂天,為一些實際上根本不存在的事物而煩惱。

而在眾多的煩惱當中,絕大多數都源自於「恐懼」和「自卑」,亦即認為自己有些什麼「不會」、「不懂」或者「不擅長」、「不拿手」

會或不會、懂或不懂、擅長與不擅長、拿手與不拿手,原本是件稀鬆平常的事,絲毫毋須介意。然而,對於那些正身處於煩惱漩渦之中的人來說,這卻是個天大的問題。

因為不擅長交際→所以做任何事情都不順利。
因為不善於言詞→所以滿腦子充斥「要是口才好一點就不會被拋棄」的想法。
因為與上司不合→所以只要繼續待在這家公司,一定「前途不亮」。
因為不擅寫文章→所以代表自己書都白讀了。


由於諸如此類的負面自我評價、自我厭惡,因而造成個人心理上的壓力,結果就出現了現今與日俱增的憂鬱症以及「足不出戶」等等的臨床個案。

我實在不想說,這些「問題」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不過就是些「不擅長」、「厭惡」、「緊張」的感覺罷了,根本算不了什麼大問題嘛。

歷史上從來沒有那麼多人這樣的恐懼或自卑。

當然,自古以來「不擅長」、「不拿手」的狀況早已存在。但卻從來沒有人特意將這些視為「問題」。因為我們的老祖宗認為,「人人各有不同,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懂得接受每一個人的不同,是一種懂得欣賞彼此不同之處的成熟心態。所以,面對「不擅長」、「不拿手」,他們向來看得很開。反倒是,如果突然冒出一個萬事通、天才時,他們才會敬而遠之。

不過很遺憾的是,現代人卻不懂得接納自己,沉溺在一種「至少要跟一般人一樣」、「不,跟一般人一樣還不夠,應該比所有的人都好才行」的迷思當中。而且,這樣的傾向在年輕人當中尤其顯著。
日本江戶時代的儒學家廣瀨淡窗曾經寫過一首〈假名歌〉──

「銳、鈍兩者皆難捨,彷若錐、槌之分使。」

世界上如果只有敏銳之人,世界就不再是世界;如果僅存遲鈍之人,世界也恐怕很難有所進步。意思就是說,敏銳與遲鈍各有利弊,應當善加利用,各得其所、各司其職。

還有另一種想法。

許多心理類書籍都曾提到名為「魯賓之杯」的圖形。倘若將圖中的黑色視為底色,所看到的是一只白色酒杯,但是,如果將白色的部分視為底色,圖中就會浮現出兩張面對面的側臉。

擅長與不擅長、拿手與不拿手,其實就跟「魯賓之杯」的圖形一樣。做事情拖拖拉拉的人或許不善於「眼明手快」,但是他卻善於「謹言慎行」、「小心翼翼」,比其他人更能精確的達成任務。換言之,任何所謂的「不擅長」、「不拿手」,反過來看都會是另一種「擅長」與「拿手」。

當然,要化解恐懼與自卑還有許多方法。例如將注意力從自己不擅長的事物轉而集中在自己所擅長的事物上。透過這種注意力轉移的方法,不但可以讓恐懼、自卑在瞬間消逝於無形,而且,偶爾「唬弄」一下自己,讓自己高興的活著,不也是一種不錯的人生選擇嗎?

在這本書裡,我介紹了許多不被恐懼與自卑所束縛的生存祕訣。但願讀者也能在享受人生的歷程中,學會輕鬆度日的技巧。




【摘自春光出版:《快樂上班族逆向思考法則》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