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年,老大大學剛畢業,我收到了一份最特別也最難忘的父親節禮物-一封信。
信上寫道:
「『我的父親是砂石車司機,但現在沒在開了,現在是工會理事。』這是上大學以來,只有要有朋友或同學問到『你爸爸是做什麼的?』我都會以上面那句話輕鬆地帶過。不知是為何,我的爸爸是校長這件事,我始終沒有辦法很輕鬆的面對。我總覺得,如果我爸爸是真的開砂石車的話,我似乎會活得比較輕鬆一點,比較沒有壓力一點。
學習過程中的功課始終不好,總認為自己的父親是校長,是一件很矛盾的事,久而久之便產生了這種相當奇怪的潛意識。甚至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絕不透露有一個校長爸爸,附帶的連當老師的媽媽也改行賣臭豆腐了。
這個問題其實一直到現在都存在著,只是一直沒有去面對而已,但我想了很久,或許,那是我自己的問題,看到別的校長或老師的小孩念的是建中或台大,自己似乎好像就矮了一截,為啥別的老師的小孩一個個都是資優生、或是高材生,自己卻是重考了還是考不到最好的學校。今天,我覺得有一個校長爸爸實在不是我能選擇的,所以我應該努力的去做我自己,企圖追求我想要的,而不是去做一個理想中校長的兒子,今天是父親節,老套的父親節快樂實在沒什麼意義,說真心話我想會更有感覺,每個人只要把自己想扮演的角色做好就夠了,而在我的眼中,你扮演的是一個好校長、好父親。」

我知道孩子有一個校長爸爸,一定多多少少會遭受到外在環境給予的壓力;這是第一次我們直接面對這個問題。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在他同學朋友面前,我不如是個「砂石車司機」來得好。我第一次深刻體會到,孩子所承受的壓力,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那份壓力,不是我們給予的,而是他自己一層一層自己加上去的。
我心疼他獨自承受這個壓力這麼久,也樂見他終於成長,終於掙脫自己心裡的桎梏,開始勇敢做自己,而不再是去強迫自己符合別人眼中的刻板印象,然後為自己做不到而沮喪。那一封信,我始終好好的收著,也經常把這一段經歷跟每一屆的小六畢業生分享,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在自在與快樂的情境中,順利長成獨立自主的個體。

本文摘錄自春光出版《看見59分的機會》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