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婆媳問題,不難

(本文摘自《婆婆,是家人不是外人》

有人說世界上最沒得選擇的人際關係是「親戚」與「鄰居」,而親戚的關係中又以非血源關係、但卻又必須共同生活的「婆媳」問題最難處理,因為多數的婚姻因婆媳關係成立而存在,相對地,也有不少成立的婚姻關係因婆媳問題而崩潰。數千年的人類進化發展中,不論是國家、種族、社會、政經、文化之間的差異,以及歷經大自然變化、戰爭及各種災變的劫後餘生,即使人類的智慧演變到今日高度科技發達、而文明更上一層樓的尖端時代裡,婆媳的問題仍舊存在並屹立不搖。

就算某個層面因時代背景而有所改變,但對婆媳角色的本質認知上還是有一段距離。我在廿多年前曾出版過一本《婆媳牽萬情》,針對臺灣的社會現象及自己多年來輔導家庭個案的實例,來剖析婆媳間的人際關係、互動中的角色扮演與溝通的技巧……等,部分內容至今雖仍多受用,但因時代不斷往前推進,而每個時代的兩性與家庭關係也因時空背景的差異、社會結構的變遷以及價值觀的不同等,都在快速蛻變中,人性的本質與傳統的文化並不能完全切割,因此包括婆媳之間的相處之道在許多領域上的看法、觀點及做法,卻必須做些適度的調整才能適性與應用。

每個家庭都是一個獨立的國度,而每個婆媳的案例都是因人而異,每個婆媳的故事即使同中存異、異中求同,但終究只能供參考,不能以偏概全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人與人之間由共同生活所延伸出來的親密關係,往往是建立在依賴與被依賴及性與友誼的愛情上,一旦結了婚,媳婦就成為大家族的一員,而與婆婆的關係無形中在上述的部分關係也變成了存在的事實。

哲學家喀雪特曾經以戀愛和催眠狀態來做比較,指出女人要比男人更容易被催眠(關於這點,其他心理學家提出不同看法,其中有人則認為最易被催眠的應是軍人和公務人員,因他們有服從命令的習慣),理由是女人不會讓很多事來分散她們的注意力,女性要比男性更容易專心,至少對愛情這部分倒是事實。

正在戀愛中的女性會感到自己的身心隨時掛念著心愛的男人,而男人對於女性這種全心全意的愛情有時候會有一種自卑感,男性雖然也有愛情,英雄也會品嚐到家庭的快樂,不過男性不會像女性那樣集中於愛情。

曾有位男士幾經波折之後,終於得到自己所愛的女人並與她結婚,這位女性具備了美麗與才智,是位非常傑出的女性。她想在結婚度蜜月時來魅惑自己的丈夫,於是他們選擇到國外一家座落在山腰、很高級的飯店度假,他們感到非常幸福,但就在那裡時,她的丈夫知道了他最在意的商業競爭對手的業績已經突破了他最自豪的紀錄,於是要勝過對方的慾望取代了一切,他一面聽著新婚妻子的情話,但一方面卻已經發動馬力準備下山與對方火拚了,最後,當妻子了解了丈夫的心意,只能悲哀地說:「以一個妻子的身分,你知道這幾天的蜜月對我的意義與重要性嗎?就跟你做為一個男人和做為一位企業家的冒險是一樣重要。」不過她丈夫還是不能了解—當然他不了解是必然的。

就以夫妻的關係而言,其共同生活的條件也各不相同,因為兩人未結婚前各自的生活條件早已因不同而有所不同。曾以「結婚是否幸福」來做測驗,結果發現有些女性因為丈夫有錢而感到幸福,有些女性則因為婆婆而感到不幸,然而愛情才是核心卻是無可否認的。夫妻生活之間雖然存在著各種不滿,而且這些不滿與其說是失去了愛情的「原因」,毋寧說是它的「結果」或者是它的合理化。

也許讀者會覺得此書內容放進太多學術理論顯得有些嚴肅,甚至不太像我個人淺白易懂的風格,而且似乎好像都是站在要求媳婦學習、修正與改變的立場居多,難道婆婆就不必要理會?

現代女性與傳統舊社會的女性比較起來,在人生的角色扮演上已經有相當的自主性,而且小家庭也蔚成婚姻生活結構的常態,婆媳間的相處也從過去的「主從」關係變成「客卿」相待,加上當上婆婆的幾乎都與媳婦的母親年紀或年代相仿,那女兒連自己的母親都改變不了,又何必自討沒趣想來改造婆婆呢?

相對地,為人婆婆者當然也有必要體認「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時代向前邁進,人活到老要學到老,養育子女成年就是要能放手讓他們獨立自主地去面對與挑戰自己的人生,只要能多體諒媳婦是新手,並由衷地感謝她代替妳去照顧妳的兒子及孫子們;否則,若一味以婆婆的權威來「倚老賣老」,恐怕最後只落得「老狗變不出新把戲」,反而自取其辱罷了。

對婆媳關係最好的方式,就是面對彼此存在的事實,給予對方時間與空間來學習與交流,並在尊重包容下真誠地愛上對方,彼此在不計較的前題下,共同活出快樂的天地。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