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天使03.jpg天使故事5

執著三生三世的天使

天使關鍵字:放下

什麼樣的愧疚,會讓一個人願意只為別人而活?
什麼樣的執念,會讓一個人不想卻不得不重覆失去的痛苦?
這是一個愛得太多、太執著的故事,
有時候,「不捨」只會是不斷重覆一次又一次的錯誤,
只有學會「放下」,才是愛彼此最好的方式。


本文摘自《做自己的天使》,張淑瑤◎著,春光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


朦朧中,小綠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大水溝旁,雨下著,身上沾滿了泥,鞋子掉了,辮子鬆了,赤裸的足踝被尖銳的石頭劃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儘管又冷又濕,手臂又酸又痛,但是遠不及因恐懼而緊縮的心,那般令人難以忍受。

咬著牙,腦海裡尖銳的聲音重複著:「不能放手,絕對不能放手!」但是,不管怎麼用力,這雙手怎麼就是拉不上來。水裡載浮載沉的身影讓小綠全身血液瞬間凝固,深沉的絕望將她擠壓得幾乎窒息。

再一次從夢魘中驚醒,滿臉的淚痕以及心的刺痛都是那麼真實。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日子久了,一切都將被沖淡稀釋。」但是,三十幾年了,時間還不夠久嗎?否則那麼久遠前的衝擊,為何還是如此鮮明?

看著漆黑的夜空,想著周遭紛紛亂亂的一切,小綠再一次問自己:「我要一直這樣下去嗎?」「這就是我的人生嗎?」「我到底怎麼了?」「我該怎麼做?」

一連串的問號,又是一夜的輾轉難眠,就這樣,小綠來到了我的面前。

家族的希望誕生

我是小綠,三十幾年前,弟弟出生的那一天,我四歲。

媽媽抱著弟弟,從鎮上婦產科回來。剛生產完沒幾天的媽媽並沒有顯露出任何的疲態,反而神采奕奕、滿面春風。姑姑說媽媽生了弟弟之後,在家裡的地位就會不一樣了,因為弟弟是長孫,以後分財產是可以分兩份的。

我問姑姑:「我是姊姊耶,我才應該是家裡最大的長孫啊!」姑姑看著我,然後摸摸我的頭說:「妳不知道女孩子以後是要嫁出去的嗎?嫁出去就不是我們家的人了,也不姓我們家的姓,所以女生不能算是孫子,以後也不能想要跟弟弟分財產喔。」

小小的腦袋轉啊轉的,我不知道弟弟和自己有什麼不同?也不知道為什麼平時對媽媽兇巴巴的奶奶,現在每天眉開眼笑地忙進忙出,笑臉盈盈地幫媽媽做起月子來。

這個時候的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弟弟將會為我的生命帶來什麼樣的衝擊,掀起多大的波濤。

隨著弟弟會坐、會爬,會邁著白胖雙腿到處跑,我也開始上學了。每天放學回家的時候,村子裡總是可以看到我一手握著跟奶奶要的硬幣,一手牽著弟弟往雜貨店走的身影。爸爸媽媽誇獎我是一個疼愛弟弟的好姊姊,爺爺奶奶也對我非常慈藹。我想,或許人生中所有的美好,都在那幾年享受完了吧?因為這一切的幸福,都在我八歲、弟弟四歲那一年的夏天戛然終止。

那一天,所有景象依然歷歷在目,當連續幾天的滂沱大雨稍歇的時候,爺爺和爸爸趕去果園和店裡巡視,奶奶和媽媽則忙著準備過兩天中元節大拜拜的貢品。客廳裡只有我和弟弟,我們無聊地趴在窗邊,看著漸漸轉小的雨勢,這時弟弟開始吵著要去雜貨店,我也好想去雜貨店晃晃,於是我們跑去問媽媽,一旁的奶奶望望窗外漸小的雨勢,便一如往常地從口袋掏了幾個銅板給我,隨口叮嚀著:「現在水很大,等一下走到水溝邊的時候要離遠一點知道嗎?」然後便轉頭繼續忙著手邊的工作。

我蹬著拖鞋、牽著弟弟,便開開心心地往雜貨店走去。那天,弟弟的運氣特別好,買了糖果,把零錢給弟弟抽紙牌的時候,他抽到了一台看了很久的塑膠小車。於是我們小心翼翼地握著小車把,帶著興奮的心情,一邊舔著糖,一邊沿著水溝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小孩子開心起來,總是很容易把長輩的叮嚀拋到腦後。直到豔黃的小車被積水衝下了溝壁,弟弟追逐小車的小小身影跟著車子滑了出去,我才嚇得立刻丟掉手裡的傘和所有的東西,拚命地想抓回我的弟弟!

溝壁冰冷又濕滑,快速往下滑著的我感覺不到任何痛楚,我只知道緊盯著弟弟那即將落到水裡的身影。當我拉住弟弟的手時,弟弟那雙瞪得大大的雙眼正透露著無比的恐懼,我無法思考,我只知道我要死命的拉著弟弟,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放手!

或許我尖叫了,或許是誰看到了我們姊弟的身影,總之大人們陸續地衝了過來,但仍然來不及將弟弟救上來。我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這些大人們問了我什麼,我只是呆呆坐在溝邊,一直想著: 「弟弟,沒有你我怎麼辦?你一定要被救起來喔!」「姊姊還有很多好玩的遊戲要教你玩,你趕快回來……」

一如弟弟出生時突然湧現的幸福一樣,隨著弟弟的遺體被打撈上來之後,從這個夏天開始,家中所有的光彩與笑聲也如退潮般急速消失無蹤。奶奶在祖先牌位前的時間變多了,幾年後,甚至在頂樓加蓋一間鐵皮屋,一天之中,只要是奶奶醒著的時間,大部分都會在這個佛堂裡度過。

而媽媽遏止不住的悲傷依然持續著,不管我怯怯地在媽媽身旁繞來繞去多少次,媽媽依然會在家事做到一半時,帶著傷痛的眼神望著遠處,然後落下淚來。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收拾這個殘局。家中愁雲慘霧的那些年,我學會小心翼翼、察言觀色,努力成為一個乖巧的女兒,只要爸爸媽媽高興,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後來,我漸漸明白在每一個傳統家庭裡,「長孫」所代表的含意。就像小時候姑姑說「媽媽生了弟弟之後在家族的地位會更穩固」、「長孫可以分兩份財產」之類的話,原來,弟弟所肩負的重責大任就是開枝散葉、傳宗接代。

當我明瞭這個道理的那一天起,我告訴自己,弟弟原本該負的責任,不管怎麼做,我都要代替弟弟完成!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