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天使03.jpg天使故事5

執著三生三世的天使-2

本文摘自《做自己的天使》,張淑瑤◎著,春光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

代替的人生

我的求學過程一直都很順利,但面臨選填志願時,我只有一個條件:只要是必須遠離家鄉的,就算是明星學校,我也絕不考慮。可是姑姑告訴我:「念好學校,比待在家人身邊更讓家人欣慰」之後,我才勉為其難地接受,負笈北上唸書。

幾年後,我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了,我不考慮繼續深造,也不考慮留在大城市發展,我只想回家,留在爸爸媽媽身邊,並在家鄉找個工作就好。

純樸的鄉間沒有炫爛的生活,也沒有繁重的行政與業績壓力,工作對我來說游刃有餘,我很快便贏得主管的信賴,也很快的,出現了一個欣賞我,而我也覺得不錯的對象。

他是公司的合作廠商,有過一次婚姻,他能夠讓我敞開心房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次他說:「如果妳跟了我,妳生的孩子可以姓妳的姓,反正我已經有兩個兒子了,而且孩子都是我媽媽在帶,妳不用擔心。」

這一點打動了我!即使我終身不嫁,也無法代替弟弟繼承傳家的大任,要做到繼承香火,除了招贅,讓孩子從母姓似乎也是一個好方法。於是在幾次的出遊後,事業穩定、個性溫和的他漸漸地擄獲了我的心,也得到了家人的認同。

交往幾個月後,在簡單的儀式、幾桌親友的見證下,我們成了夫妻。婚後,在先生的要求之下,我離開了前公司,成為先生的得力助手,而先生也在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帶著小姑跨足對岸,在內地設了廠。

我依然如婚前一般地照顧著娘家、打點著父母爺爺的一切,儘管我的婆婆早已熟知娘家所發生的一切而包容支持,但是,隨著爺爺、父親身體的每況愈下,我開始陷入兩難的困境裡,到底我該多照顧公司一些?還是繼續以娘家為重?

就在我焦頭爛額之際,我發現自己懷孕了!還來不及讓喜悅萌芽,爺爺便過世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加倍地孝順父母,只要能力所及,我什麼都願意做。鄰居親友們常說爸媽好福氣,有個好女兒、乖女婿,但我知道他們背後常嘆氣說:「唉,歹命啊,豬不肥,肥到狗有啥路用?」

我常想,我要怎麼做才能彌補讓父母失去兒子的罪過?我該怎麼迎合,才能讓大家滿意?我的心很痛,儘管如此,我仍舊每天帶著笑臉面對雙親,直到我發現,胎兒保不住了!幾個月大的胚胎在無預警的狀況下離開了我的身體,醫生說,這個未能留住的生命,是個男孩。

我不知道自己承受痛苦的極限在哪裡,弟弟、未出世的男寶寶,我覺得這些就像是上天對我的懲罰,我不懂!為什麼我只是想要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而已,為什麼不給我這個機會呢?我到底該付出多少代價才能還得清呢?

看著維護我的先生兩岸來回奔波,看著先生的兩個小孩望著我時那種陌生的眼神,看著公婆體諒卻小心翼翼地態度,我突然發現,我什麼都做不好!我照顧不了自己、照顧不了父母親、照顧不了先生、當不了好媽媽……我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

弄丟小少爺的小丫環

回溯完小綠的童年,我繼續引導著情緒沉重的小綠,回到她和弟弟有交集的時空場景裡。

那是一個腳踩著緞面繡花鞋的小女孩,慌亂地在鋪著青石的石板路上來回奔跑著。小女孩的左手緊緊抓著一個錦袋,心情非常慌亂,急得幾乎要哭出來了。

小女孩看到人就說:「少爺……我在找我家的小少爺,我把他弄丟了,我們走散了……」小女孩忍不住地哭了出來,她知道,如果找不到小少爺,她也不敢再回去了。看著市集上來來往往的人潮,小女孩想到小少爺這麼黏她,一雙無辜的眼睛充滿了對她的信任和依賴,而她打從看到小少爺的第一眼起,就在心底打定主意,一定要用生命來保護小少爺。

但現在呢?小少爺在哪裡?自己又該怎麼辦?

打從小少爺出生不久,小女孩就開始負責照顧小少爺的工作。從小少爺開始學爬、學走、到開始調皮搗蛋,每一天都是小女孩跟前跟後照顧著,甚至陪著小少爺罰跪或代替受罰。幾年下來,小少爺對小女孩的感情和依賴,早已超越了奶娘和親生母親三夫人。

某天,三夫人交代說,城裡正舉辦盛大的法會,要她帶著小少爺去市集逛逛。兩個一大一小的孩子便這麼牽著小手,雀躍地跟著家中幾個挑著供品的長工們一起出發了。

就在進了城,看到街角一個病弱老人跪趴著向路人行乞時,小少爺停下了腳步,問她說:「他為什麼跪在這邊?他做錯事了嗎?」小女孩跩著小手想跟上隊伍,便急急地說:「沒有啦!小少爺不要瞎說。」可是小少爺卻定住了一般不肯走,小女孩只好回答:「因為他沒錢看病也沒錢買飯吃,所以才在這裡乞討。」

小女孩一邊盯著漸行漸遠的家丁隊伍,一邊拽著小少爺的小手,但那小小的身子卻一動也不願意動,還甩開她的手,說:「那我們就給他錢看病,給他飯吃啊。」小女孩拗不過小少爺,只好叮嚀著說:「那我到對面買饅頭給他,你在這兒乖乖的不要亂跑好嗎?」

三步併作兩步,小女孩急急地買了幾個饅頭,還來不及把錢袋收好,一回頭,竟發現原本小少爺站著的地方一片空盪……

小女孩全身的血液像被抽掉一樣,刷一下地毫無血色,隨即開始瘋狂找了起來。「怎麼會這樣?家丁們的隊伍到哪裡去了?怎麼辦?找不到的話我怎麼跟老爺和三夫人交代?怎麼辦怎麼辦?真找不到小少爺的話,我也不要活了…..」小女孩焦慮四處找人,恐懼和絕望的感覺越來越深……

那天,是她那一世看到小少爺的最後一天,也是最後一次看到三夫人的一天。

小女孩從近午到深夜不停地尋找著,儘管追到了家丁的隊伍,也看到了停在廟前那些人奇怪的表情,但那些流言蜚語絲毫影響不了她焦急的心。最後,小女孩抱著絕望的心情,跟著家丁們回到宅邸,準備接受老爺即將加諸於她的懲罰。

但是回到宅裡,等待著他們的,卻是老爺鐵青的臉,以及兩位太太們幸災樂禍的眼神和掩不住的笑意。其他僕人們不停地使眼色讓小女孩快點退下,在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時,這個她自認犯下的滔天大罪,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赦免了。

事後,陸陸續續地,她聽到了三夫人對老爺不忠的始末,也知道了原來隱身廟裡,三夫人經常去請益的師父才是小少爺的親生父親。

宅邸上下,一致認為小少爺是被三夫人和他的親爹帶走了,但是這個結果仍然無法平復她受到驚嚇的心,小女孩不時會想:「萬一不是被三夫人帶走的呢?萬一小少爺是掉到那個山坳或溪裡,等著我去救他呢?萬一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舒適的在屋裡吃飽穿暖,而他卻在挨餓受凍的話該怎麼辦呢?」

就這樣,終其一生,小女孩都沒有出嫁,為的只是留在這宅邸裡,萬一有朝一日小少爺回來的時候,她可以親眼見到他。

往生之前,小女孩回憶起陪著小少爺嬉戲的畫面,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想著:「廟裡的師父們都說,這輩子做好事,下輩子才會生在富貴人家。如果有下輩子,我寧願放棄一切富貴,換來跟小少爺的相聚,讓我繼續照顧他、陪伴他,就好。」

就這樣,小女孩懷抱著這唯一的牽掛與遺憾離開了那一世。那位小少爺是小綠今生的弟弟,三夫人是今生的母親,而那師父,則是住在村裡,媽媽年輕時曾經論及婚嫁的初戀男友。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