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天使03.jpg天使故事5

執著三生三世的天使-3(完)

本文摘自《做自己的天使》,張淑瑤◎著,春光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

以子為天的母親

我問小綠:「這一世,讓妳遺憾和牽掛的原因是什麼?小少爺不是被他媽媽帶走了嗎?」這時仍閉著眼睛的小綠,仍有些激動地說:「我沒有親眼看到,就無法相信他是安全的。萬一不是呢?萬一是因為我的疏忽而讓他受苦的呢?」

於是,我繼續引導小綠回到小少爺走失的那一天。

就像看電影一樣,小綠看到那天的市集非常熱鬧,當小女孩急急地掏錢要買饅頭的時候,一對穿著灰色布衣的男女帶走了小少爺。原來三夫人已經換了裝,和那個師父正帶著小少爺要遠離這個地方,而當小女孩正瘋狂地四處尋找小少爺的時候,他們一家三口正匆匆忙忙地往外地走去。

可是,就算知道了這些,那個愛擔心的小丫環還是不安著:「三夫人很少照顧小少爺,她知道小少爺喜歡吃什麼嗎?」

牽掛、執著、不捨,是世界上最強的願力,為了打開這個心結,我們繼續往前回溯,回到小綠和小少爺還有因緣的時空場景而去。

這是一個殺聲震天的戰場,一個個穿著盔甲、騎著戰馬的戰士正奮勇向前,又有許多戰士紛紛落馬倒下。這時,小綠感覺心好痛:「難道我死了嗎?我哪裡受傷了?」原來痛的不是小綠,那是小綠那一世的先生往生前,闔上眼最後一幕的感覺。

在家鄉的小綠得知噩耗時,正懷胎十月即將臨盆。有那麼一剎那,無依的恐懼讓她興起了跟著一起走的念頭。她拿著白綾站在樑下,這時肚子裡的胎兒卻動得比平時要厲害,小綠自言自語問著:「你想留下來嗎?」撫著自己隆起的肚子,想著兩老以及空蕩蕩的房子,她不禁想到:「這個家,香火就這樣斷了嗎?」那時的小綠做了決定,為了這個家的香火和孩子,她要繼續活下去。

就這樣,肚子裡的遺腹子成了小綠唯一的希望,就在兒子生下來之後,公婆彷彿了了心願似的相繼離世。想著往後母子兩人的生活,數著手邊不多的積蓄,小綠遣走了家中的兩三名奴僕,開始了拮据的生活。

隨著孩子一天天的長大,小綠心中的滿足與日遽增,但是,過去投身軍旅的夫君所遺留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卻也隨著這個孩子的長大而逐漸膨脹。

「他現在是我所有的希望和依靠了,萬一有了什麼意外,我怎麼辦?」

小綠那一世的兒子,從小到大最常見到的,就是母親對著他失聲驚呼的表情,最經常聽到的是:「你是我兒子,你就是我全部的希望,我全都靠你了。」

當兒子日漸長大,看著私塾中同學們開始為赴京趕考而做準備時,他茫然了,他不知該如何對母親開口。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母親反倒先說了:「我想好了,赴京考試時我跟你一起去吧,路上也好照顧你。盤纏我已經準備好了,若是不足,沿路我還可以做些女紅掙錢。」

只是,兒子擔心沿路不知有多少凶險,帶著女眷安全嗎?可是一心只願寸步不離兒子的母親並沒有想這麼多,她只知道不管兒子到哪裡,她就要到哪裡,就是不能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她無法再一次承受在家等到噩耗的恐懼,況且世道不彰、上京之路又遠,有了萬一該怎麼辦?

然而,註定會發生的,怎麼避免還是會發生。就在母子出發後沒幾天,路經人跡罕至的山路時,他們便遇到了山賊搶匪,母親想著:「怎麼可以給你們?那是我所有的家當啊!兒子的生活還得靠它啊!」她死命護著自己的細軟,兒子看到母親因為拉扯而益見凌亂的衣衫,以及盜匪們不懷好意的眼神時,他奮不顧身地撲了過去,完全無視迎面而來的致命威脅。

看到血跡斑斑的兒子,像塊破布一樣地攤在地上時,她的世界瞬間崩塌了!悲不可抑的她感受不到周遭的盜匪,也顧不了身上錢財還在不在,她只知道世界垮了,這一生再也沒有希望了。

她喃喃地說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沒了先生也沒了兒子,我還活著幹嘛……」不知道那些盜匪是何時離去的,也不知道天是什麼時候黑的,她只顧對著兒子說:「我要跟著你去,不管你到哪,我都要跟著你,我們母子的緣分不應該只有這樣……」說完,解下身上的腰帶,就著旁邊的樹,小綠結束了這一生。

就這樣,他們來到了三夫人與小少爺的這一世,然後又因為小丫環對小少爺的執念,又有了今生弟弟和她的一段牽掛。弟弟走了之後,小綠的不捨與代替弟弟而活的願,讓那個孝順的兒子再一次來當小綠的小孩,也就是那個沒保住的男寶寶。

回溯到這裡,我問小綠:「夠了嗎?」

疲憊的小綠,終於明白這一切的因由,她說:「我夠了,我不想再牽扯下去了,太辛苦、太累了。」

因為看到了這一切的因果關連,經歷那樣血淋淋的切身之痛,小綠那顆痛過的心,卻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輕鬆過。她說:「這幾生幾世一次又一次,至愛都在我眼前活生生的離去,我之所以一遍又一遍地經歷同樣的苦,都是為了成就我不捨分離的願。」小綠微微笑了,說:「過去的一切因緣就到此為止吧!不要再輪迴下去了,從現在開始,我要為自己和我的先生,好好地過這一世。」

天使關鍵字:放下

沒有執著,沒有痛苦

你能說「天不從人願」嗎?還是天從的,往往是你內在真正的願?一次生離死別的大慟就已經讓人禁不住了,我們還要讓自己經歷過幾次?看到這不斷重複的痛苦,你還會「不捨」嗎?

小綠最後終於放下了「不捨」,她現在在對岸的時間比在台灣的時間多,兩年後,她生了一個女兒,由台灣的婆婆幫忙帶,而女兒,是跟著先生姓。

就像小綠說的:「過去的一切因緣就到今生為止吧!我要和先生好好開始今生的新生活,那才是我該用心經營和學習的。」

沒錯!今生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捨的結果是再一次的得到,然後再一次的失去,那麼為何不放下呢?沒有執著就不會有重複的痛苦,希望之門的鑰匙一直都在你自己的手上,而解救你脫離輪迴之苦的,就是你自己這個天使。

你找到自己的天使了嗎?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