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黑道大哥都臣服的飯店女經理社交客服術--300dpi大檔      

她,一介女流之姿,毫無靠山,也無任何背景,

卻被派駐至龍蛇混雜、全日本客訴最多之處──東京歌舞伎町管理飯店,

首要面對的,不是業績,不是訓練員工,竟是黑道流氓!

在內憂外患下,她所帶領的飯店,卻躍升集團業績TOP1,

許多黑道兄弟更臣服在她裙下,喊她一聲「大姐」!

她究竟是如何讓這些黑道服氣?

如何解決不時冒出來的麻煩人事物?

又是如何讓警察佩服得尊稱她為「歌舞伎町的聖女貞德」?

以下,就是日本傳奇飯店女經理三輪康子的真實故事……

 

飯店裡,有人舉起武士刀要砍我

這件事發生在我剛到任飯店經理不久。

當時我正在頂樓忙別的事,手機突然響起,電話的那頭是一樓大廳的櫃檯服務員。

而我們飯店包括我在內,上上下下的員工幾乎都是女性。

「經理,妳快來,不好了,出事了啦。」語氣相當急迫。

我請她大致說明了狀況,隨即搭電梯準備下樓去。

十二樓、十一樓,十、九、八、七……

趁著電梯滑降的時間,我急忙整理儀容,拉直了裙襬的皺褶、重繫了領帶,感覺這小段電梯路程比往常久得多。

終於聽到電梯「叮」地一聲,待電門無聲開啟,眼前立刻出現一位約莫一九〇公分高、身材魁梧、手持一只紙袋的大漢,他似乎正等著我。

這大漢很眼熟……

他是混黑道的,不久之前想來住宿,被我給婉拒了。

走出電梯,我和他對眼相看,我的雙腿忍不住開始顫抖。

我的身高還不足一六〇,就算踩上高跟鞋,也只到他的胸口。

驀地,大漢對我一陣咆哮──

「喂,妳就是這裡的經理吧?開什麼玩笑,竟敢不准老子住宿,老子今天非宰了妳不可!給我納命來!」

他那震耳欲聾的吼聲,撼動了大廳每一吋空氣。

「你不可以這樣。我們飯店明文規定,不接受像你這樣的客人來住宿的。」

「像我這樣?妳是說混黑道的嗎?妳這不是擺明在歧視兄弟?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

「真的很抱歉,我實在無法通融。」

此時我發現,這位佇立在電梯穿堂的大漢,射出兇光的眼珠逐漸佈滿了血絲。我感覺事情真的不妙了。

突然,大漢從紙袋裡抽出了一把白晃晃的武士刀。

我全身的血液彷彿瞬間凝固了一般,一股寒氣直直竄入我的背脊。

 

 

‧「你不是真心想傷害我的!」

眼見大漢拔出了武士刀,我非但不退卻,反倒向前邁了一步。

或許這就是我的個性,情況越是危急,我越是不願掉頭逃跑。

「我的員工正在等我。」當心裡一想到員工,我更不認為自己有什麼資格落荒而逃。

這種景況的危機處理,不是人與人的對決,卻更像是動物與動物的對峙。

我連眼也不眨地盯著大漢,同時繼續邁步走向他。

我好比要將他抱入懷裡一般,而大漢卻開始心慌了。

「喂,快逃啊!妳……妳怎麼不怕我……」

「我不怕你。」

其實我怕得要命呢,兩條腿都抖得快走不動了。

「為什麼……為什麼妳不怕兄弟?」大漢問我。

當事情來得太過突然時,人往往會在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結果,我不自覺地說出了一句話。

「你不是真心想傷害我的!」

說話的同時,好像另外存在著一個態度極其鎮靜的我。

而對方,則對我這一句意外的發言震驚不已。

「妳說我不敢殺妳?好,那就試試看!」

這會兒,我用更穩定的語氣又說了一次:

「不,你不是真心想傷害人的。」

這句話,完全出於自然的真情流露,也證明了,我對人的信任。

當時,倘若我說錯了什麼,肯定當下身首異處。

那天飯店正巧客滿,明明住著將近四〇〇位客人,整座飯店卻寂靜得像個死城。

過了一會兒,大漢敵不過我發自內心的喊話,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武士刀。

看得出來,他也鬆了口氣,慢慢垂下了肩膀。

「……喂,我說經理大姐,妳哪來這樣的勇氣,居然連我都不怕?」

「沒什麼,我只是相信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壞人。」

後來,我反覆咀嚼自己的這句話,是呀,我想就是因為我信任所有的人,所以才會來到這間飯店擔任主任經理的。

即便人家拿著刀槍對我、向我金剛怒吼,我仍舊相信沒有真正的壞人。和過去的害怕不同,我之所以雙腿顫抖,其實是為著這份感動。

大漢的表情也放鬆下來了。

「經理大姐,我服妳了。」

他為什麼會這麼說?我完全不瞭解。

後來,他跟我聊起了自己的身世。

他說他才剛被逐出幫派,心情糟糕透了。

我想他之所以會想揮刀傷人,只因為一時無法面對自己的前途茫茫,以及離開幫派後心頭的那份孤單寂寞。

我聽他說話大約聽了兩三個鐘頭。

待他情緒穩定下來,最後,他走回了歌舞伎町的街頭,我們在人馬雜沓的人群中揮手告別。

回想起來,這真是一段奇妙的緣分。

我聆聽的對象,居然是一個幾個小時前才說要殺了我的莽漢,而他傾訴心事的對象,卻是幾個小時前還恨之入骨,差點死在他刀下的弱女子。

「你一定要加油喔。」

「會啦。經理大姐,妳也多保重。」

黑道流氓確實無法投宿我的飯店。

然而,不談住宿,我們可以是非常單純的朋友。

被逐出了幫派,心情糟糕透頂的他,不過是一時的衝動。

所幸,碰到的是不至於過度膽怯的我,在我那樣的「單純」的態度下,他終於逐漸回過了神來,恢復了「人性」。

至於我個人,會出現如此自然的真情流露,則完全出自對人的信任。

 

 

為什麼人家叫我「歌舞伎町的聖女貞德」?

對不起,忘了自我介紹。我是一家位在東京新宿歌舞伎町的飯店主任經理,我叫三輪康子。

我也是個深愛著歌舞伎町這個街區的平凡老百姓。

拜新宿區的繁華之賜,也多虧飯店同仁組成的這個固若金湯、合作無間的完美團隊,以及新宿警察署警員和歌舞伎町每一位在地居民的愛顧,我負責的這家飯店的績效,曾經多次在我們的集團內榮登全國冠軍的寶座。

此外,由於我從不妥協,乃至鍥而不捨地與流氓兄弟交涉,警方也將我納入了「地區重要保護對象」的名單之列。

能夠名列其中,在日本可是不多見的,我真是與有榮焉。

然後,新宿警察署的警察朋友們還給我起了一個外號,他們叫我:歌舞伎町的聖女貞德。

理由聽說是因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竟然膽敢到此龍蛇混雜之地大搞革命。

我對這個外號其實有些不一樣的意見。我這個人一點也不好勇鬥狠,反而非常愛人如己,我認為大家應該叫我「天使三輪」才對,可惜,「天使三輪」這個外號始終得不到眾人的肯定。

我跟他們說:「唉喲,我是天使三輪啦。」結果大夥兒只是「好好好!」地虛應一番。看來,這個我自認最貼近事實的外號,並不符合多數人的重口味。

近日,越來越多人說:「只要跟三輪經理隨便說幾句話,就會精神百倍,元氣十足。」而來到我飯店的訪客更是三教九流都有,某位知名大飯店的人士曾經匿名潛入我們這裡「考察」,還有許多政治人物和媒體諸公也都曾專程前來探望我。

大家聽我說起經營飯店的理念時,無不驚訝萬分,但我當真把「正義可以戰勝一切」當作飯店的座右銘,儘管它怎麼看一點也不像是飯店的標語。

我也勉勵我的員工要向前邁步,絕不可以向「惡勢力」低頭。

聽了我的座右銘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笑了,但是,也不知為何,大家都因為我的想法而感覺精神百倍了起來。

 

本文摘自《連黑道大哥都臣服的飯店女經理社交客服術》

欲知更多精采故事,請至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84821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