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光鮮亮麗的人們啜飲香檳,她不理會那些人批判的眼神。電影肯定結束了。

 

來到門外,她將可笑的漆皮高跟鞋往暗處一踢,在滂沱大雨中,她只穿著昂貴絲襪走在西雅圖骯髒的人行道上,往回家的方向前進。只短短十個路口,她一定能走到,何況晚上這個時候絕對叫不到計程車。

 

接近維吉尼亞街時,她發現一個閃亮的粉紅招牌,上面寫著「馬丁尼酒吧」。門外聚集著幾個人,在遮雨棚下抽菸聊天。

 

雖然她發誓絕不進去,卻發覺自己已轉身、推門,走了進去。她進入黑暗擁擠的酒吧,直接往紅木長吧檯走去。

 

「請問要點什麼?」酒保很瘦,有藝術家氣息,頭髮染成鮮橘色,臉上的金屬比大賣場零件區還多。

 

「純龍舌蘭。」她說。

 

她喝完一杯,又點了一杯。喧鬧的音樂帶給她安慰,她喝著烈酒隨節奏搖擺身體。四周的人都在談天歡笑,她感覺自己彷彿也在喧鬧狂歡。

 

一個身穿昂貴義大利西裝的男人來到她身邊。他很高,看得出來身材健美,一頭金髮經過精心修剪造型,八成是銀行高層或公司律師。當然,配她有點太年輕,他頂多三十六、七歲。他在這裡待多久了?是在尋找酒吧裡最漂亮的女人,準備上前搭訕吧?一杯酒或兩杯?

 

終於他轉向她。由他的眼神,她看出他知道她是誰,那一點熟識令她難以自持。「可以請妳喝一杯嗎?」

 

「不知道耶。可以嗎?」她說話是不是很含糊?不妙。她的頭腦也不太清楚。

 

他的視線從她的臉龐溜到胸前,又回到臉上,眼中毫不掩飾慾望。「喝一杯只是開始而已。」

 

「我很少接受陌生人搭訕。」她說謊。最近她的人生只剩陌生人,其他人,她所重視的人,全部忘記她了。她強烈感受到抗焦慮藥物贊安諾在發揮藥效,也可能是龍舌蘭酒開始發威。

 

他摸摸她的下巴,沿著下顎愛撫,她全身顫抖。他的動作有種率直大膽的感覺,現在已經沒有人會那樣摸她了。「我是卓伊。」他說。

 

她抬頭看進他的藍眸,感覺到寂寞的重量。有多久沒有男人想要她了?

 

「我是塔莉‧哈特。」她說。

 

「我知道。」

 

他吻她,他口中有種甜甜的滋味,像是利口酒,此外還有菸味,也可能是大麻。她想在純粹的肉體感官中放縱,像糖果一樣融化。

 

她想忘記生命中所有的不如意,想忘記她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方,獨自和數不清的陌生人在一起。

 

「再吻我一次。」她討厭自己哀求的可悲語調。小時候的她就像這樣,當年她只是一個小女孩,鼻子貼在窗戶上等著媽媽回來。我究竟是哪裡不好?那個小女孩問過每一個願意聽的人,可惜從來沒有得到答案。塔莉伸手將他拉過去,他親吻她並將身體貼近,儘管如此,她還是感覺自己哭了出來,而眼淚一旦潰堤便無法遏止。

 

 

 

***

 

 

 

二○一○年九月三日,凌晨兩點一分

 

塔莉是最後一個離開酒吧的人。門在她身後砰一聲關上,霓虹燈招牌發出茲茲雜音閃爍熄滅。時間已經過了兩點,西雅圖街頭一片空蕩蕩,靜寂無聲。

 

她走在濕滑的人行道上,腳步很不穩。一個男人吻了她,而且還是陌生人,她卻哭了出來。

 

可悲,難怪他會打退堂鼓。

 

雨水打在她身上,幾乎令她無法招架。她考慮是否該停下腳步,仰起頭,張開嘴,讓大雨將她淹死。

 

好像挺不賴。

 

感覺像是花了好幾個鐘頭,她終於到家了。她走進豪宅大樓,默默由門房身邊走過,視線沒有接觸。

 

進了電梯,她從牆上的鏡子看見自己。

 

噢,老天。

 

她的樣子非常嚇人。紅棕頭髮亟需染色,整個亂得像鳥窩一樣,暈化的睫毛膏順著臉頰流下,彷若戰士的迷彩。

 

電梯門打開了,她來到走廊上。她的平衡感失效,所以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到家門口,試了四次才將鑰匙插入鎖孔。終於打開門時,她頭暈目眩,頭疼又發作了。

 

在餐廳與客廳之間,她撞上一張小桌子差點摔倒,所幸在最後一刻抓住沙發救了自己,她嘆息一聲,重重倒在厚軟的羽絨坐墊上。眼前的茶几堆滿郵件,主要是帳單與雜誌。

 

她將頭往後倒,閉上雙眼,想著她的人生變得多悽慘。

 

「去妳的,凱蒂‧雷恩。」她低聲罵著不在場的朋友。這樣的寂寥著實難以承受,她最好的朋友已經走了,死了,那便是她沉淪的開端。失去凱蒂,多麼可悲?好姐妹過世後,塔莉沉溺悲傷,始終無法自拔。「我需要妳。」她大喊:「我需要妳!」

 

一片死寂。

 

她的頭往前垂下。她睡著了嗎?或許……

 

再次睜開雙眼時,她睡眼迷濛地望著茶几上那堆信件。大部分是垃圾郵件,比如型錄、雜誌,她早就懶得看了。她正想轉開視線,一張照片讓她猛然一驚。

 

她蹙眉往前靠,撥開郵件,露出壓在下面的《明星》雜誌封面。右上角有張她的照片,這張照片不但難看,而且相當可恥。下面只寫著三個簡單卻恐怖的字。

 

癮君子。

 

她伸出顫抖的手拿起雜誌打開,翻過一頁又一頁之後她終於找到了:她的照片再次出現。

 

那篇報導很短,甚至不到一頁。

 

 

 

流言背後的真相

 

對於女性公眾人物而言,老化往往是一大考驗,然而塔莉‧哈特更是萬分不堪。她曾經是大明星,主持紅極一時的脫口秀「私房話時間」。哈特女士的乾女兒瑪拉‧雷恩聯絡《明星》雜誌接受獨家專訪。雷恩女士(二十歲),明確表示五十歲的哈特女士一生與心魔搏鬥,最近卻節節敗退。近幾個月,哈特「暴肥到了令人憂心的程度」,並長期濫用藥物與酒精,根據雷恩女士……

 

 

 

「噢,我的天……」

 

瑪拉。

 

遭到出賣的劇痛令她無法呼吸。她看完整篇報導,然後鬆手讓雜誌跌落。

 

幾個月、幾年來她一直成功抵禦的劇痛此時咆哮醒來,將她拖進最荒蕪、最孤寂的所在。有生以來第一次,她不知道該如何爬出這個深淵。

 

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被淚水刺痛雙眼,而後伸手拿起車鑰匙。

 

她不能繼續這樣活下去。

 

 

(未完待續) 

立體書封-300dpi.jpg

《再見,最好的妳》3/27開始預購!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