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勢多嚴重?」

「我不清楚,先生,你得聯絡聖心醫院查詢。」

強尼掛斷電話,上Google找出聖心醫院的號碼打過去。他被轉來轉去至少十分鐘,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能夠回答問題的人。

「雷恩先生?」那位女士說。「據我瞭解,你是哈特女士的親屬?」

這個問題讓他心裡一抽。他多久沒有和塔莉說話了?

別騙自己,他很清楚多久了。

「是,」他回答。「發生什麼事了?」

「詳情我也不太清楚,先生。我只知道她正在前來的路上。」

他看看錶。如果動作快,應該能趕上五點二十分的渡輪,一個小時左右就能趕到醫院。「我會盡快過去。」

嘟嘟聲響起,他才察覺自己沒有說再見。他掛斷,將話機扔在床上。

他抓起皮夾,重新拿起話機,撥號的同時從衣櫥取出一件毛衣。電話響了又響,提醒他現在時間多早。

「喂——喂?」

「可琳,抱歉這麼早打來,發生了一點緊急狀況。可以請妳幫忙來接雙胞胎,然後送他們去學校嗎?」

「出了什麼事?」

「我得趕去聖心醫院。一個朋友出了意外,我不想讓孩子單獨在家,可是又來不及送他們去妳那裡。」

「別擔心,」她說。「我會在十五分鐘內過去。」

「謝謝,」他說。「我欠妳一次。」他匆忙走到兒子的房間打開門。「起床穿衣服,快。」

他們慢吞吞地坐起來。「啊?」威廉說。

「我得出門。可琳會在十五分鐘內過來接你們。」

「可是——」

「沒有可是。你們要去湯米家,下午足球練習結束之後,應該也是可琳去接你們。我不確定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發生什麼事了?」路卡問,被枕頭壓出痕跡的臉龐流露擔憂。這兩個孩子太瞭解緊急狀況的意義,生活常規讓他們安心。尤其是路卡,他很像媽媽,很愛照顧人,經常操心。

「沒什麼,」強尼的語氣有些緊繃。「我得去市區一趟。」

「他以為我們還是小寶寶,」威廉掀開被子。「走吧,天行者。」

強尼著急地看錶。五點零八分,他得立刻出門才能趕上五點二十分的渡輪。

路卡下床來到他身邊,抬起頭,隔著棕色亂髮看著強尼。「瑪拉出事了嗎?」

他們當然會擔心。多少次他們匆忙趕去醫院看媽媽?而且天曉得瑪拉最近惹了什麼麻煩,他們都很擔心她。

即使已經過了將近四年,他們有時依然感到戒慎恐懼,他怎麼忘記了?悲劇在他們所有人心中留下傷痕,他盡一切所能照顧雙胞胎,但就算他用盡全力也無法彌補他們失去母親的缺憾。「瑪拉沒事,是塔莉。」

「塔莉怎麼了?」路卡一臉驚恐。

他們非常愛塔莉。去年他們多少次吵著要找她?強尼編了多少藉口?想到這裡,他不禁感到內疚。

「詳細的狀況我還不清楚,不過我會盡快讓你們知道出了什麼事。」強尼承諾。「先收拾好上學要用的東西,等可琳來接你們,好嗎?」

「爸,我們不是小嬰兒。」威廉說。

「踢完足球你會打電話給我們嗎?」路卡問。

「會。」

他和兩個孩子吻別,由門口的桌上拿起車鑰匙。他最後一次回頭看他們,長相一模一樣的兩個孩子頭髮該剪了,他們穿著四角褲和寬鬆T恤站在那兒,因為擔憂而皺起眉頭。他出門走向車子。他們已經十一歲了,獨自在家十分鐘不會怎樣。

他上車發動引擎,往碼頭駛去。上船之後,他沒有下車,焦急地敲著真皮方向盤,等候三十五分鐘的航程結束。

六點十分,他駛進醫院停車場,在街燈的人造光線下將車停妥。距離日出還有半個小時,城市依然一片黑暗。

他進入熟悉的醫院,大步走向櫃檯。

「塔露拉‧哈特,」他嚴肅地說。「我是家屬。」

「先生,我——」

「我要瞭解塔莉的病況,現在就要。」他的語氣非常強硬,櫃檯小姐在位子上彈躍了一下,彷彿被小小電了一下。

「噢,」她說。「我馬上回來。」

他離開櫃檯開始踱步。老天,他討厭這個地方,這裡的氣味太熟悉。

他沉沉地坐在硬塑膠椅上,腳尖緊張地點著合成地板。幾分鐘過去了,每分鐘他的自制力都削減一些。

失去妻子、失去一生摯愛之後,四年來他學會讓日子繼續過下去,但這並不容易。他不能回顧過去,記憶令人太痛苦。

但是在這裡,他怎麼有辦法不回顧?他們來這家醫院動手術、做化療與放射治療;他和凱蒂在這裡一起度過無數個小時,互相保證他們的愛絕對能戰勝癌症。

騙人。

最後不得不面對現實時,也是在這裡的病房,在二○○六年。他躺在她身邊,抱著她,盡可能假裝沒發現抗癌這一年來,受盡折磨的她變得多瘦。凱蒂的iPod在床邊播放凱莉‧克萊森的歌曲:有人等候了一生……只為這樣的一刻。

他記得凱蒂當時的表情。痛楚猶如體內的液體火焰,她全身無處不痛,骨頭、肌肉、皮膚都是。她不敢用太多嗎啡,她希望保持意識清醒,以免孩子害怕。我想回家,她說。

看著她,他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她快死了。現實重重打擊他,淚水湧上眼眶。

「我的小寶寶,」她輕聲說完之後笑了。「他們兩個早就不是小寶寶了,都已經在換牙了呢。對了,現在牙仙子的行情價是一塊錢,記得每次都要拍照。還有瑪拉,告訴她我能理解,我十六歲的時候也對媽媽很惡劣。」

「我還沒準備好聽妳說這些。」他討厭自己的軟弱,他在她的眼中看見失望。

「我需要塔莉。」她接著說,他吃了一驚。他的妻子與塔莉‧哈特幾乎是一輩子的好姐妹,但是一場爭吵讓她們絕交,過去兩年她們沒有說過話,而在這兩年中,凱蒂面對癌症的考驗。強尼無法原諒塔莉,並非因為那次爭吵(當然,全都是塔莉不好),也不是因為當凱蒂最需要時她竟然缺席。

「不行。妳忘記她對妳做了什麼?」他憤懣地說。

凱蒂稍微朝他轉過身,他看得出來這個動作讓她非常痛。「我需要塔莉,」她重複,這次語氣更輕柔。「從國二開始,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可是——」

「強尼,你一定要原諒她。既然我能做到,你也可以。」

「沒那麼容易,她傷害了妳。」

「我也傷害了她。好姐妹難免會爭吵,因為沒看出什麼最重要。」她嘆息。「相信我,現在我明白什麼最重要,我需要她。」

「都已經這麼久了,妳憑什麼相信一通電話她就會來?」

凱蒂忍痛微笑。「她一定會來。」她摸摸他的臉,要他看著她。「以後……她就交給你照顧了。」

「別說那種話。」他低語。

「她老愛逞強,但其實沒那麼堅強,你知道的。答應我。」

強尼閉上眼睛。過去幾年他不斷努力想度過哀傷,為家人創造新生活。他不願回憶那悽慘的一年,但是他怎麼能夠不想?尤其是現在。

塔莉與凱蒂。她們是結交將近三十年的好姐妹,若非因為塔莉,強尼也不會遇見一生摯愛。

打從塔莉走進那間破爛的辦公室,強尼便對她深深著迷。當時她才二十歲,充滿熱忱與活力,當時他負責管理一家小電視臺,她成功說服他,讓她在那裡上班。他原本以為愛上了她,但那並不是愛,而是另一種東西。他受她的魅力所惑,他第一次見到那麼活力四射、明亮耀眼的人,站在她身邊的感覺好比藏身陰影中幾個月之後重見陽光。他立刻看出她將會大紅大紫。

當她介紹好友凱蒂‧穆勒齊進公司時,他幾乎完全沒有留意她,她顯得平淡、文靜,只是乘著塔莉的浪頭前進。幾年之後,凱蒂鼓起勇氣吻了他,他終於在一個女人的眸中看見未來。他清楚記得他們第一次歡愛,當時他們都很年輕,他三十歲,她二十五,但只有她一個人單純天真。她輕聲問:每次都像這樣嗎?

愛情就那樣來臨,他完全沒有準備。他無法對她說謊,於是說:不,不是每次都像這樣。

後來他和凱蒂結婚了,他們由遠處看著塔莉快速在新聞界竄紅,有如劃破天際的小行星,不過,無論凱蒂的人生與塔莉差距多大,她們倆始終親如姐妹。她們幾乎每天通電話,每逢佳節塔莉一定會來他們家報到。當她放棄聯播網的工作及紐約,決定回歸西雅圖開始自己的日間脫口秀,塔莉懇求強尼擔任製作人。那些年非常順利、非常成功,直到癌症與凱蒂過世讓一切分崩離析。

此刻他忍不住開始回想。他閉上雙眼往後靠,他清楚記得崩壞開始的那一刻……

 


(未完待續)

《再見,最好的妳》3/27開始預購!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9390

城邦讀書花園:http://www.cite.com.tw/book?id=55434

誠品網: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39302401931

金石網: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740853600&lid=search&actid=wise

 

 

立體書封-300dpi.jpg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