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畫的月光卷一立體書封.jpg

 

***

 

不久後,李旲和羅溫以截然不同的表情望著對方。

「我們要在這裡用膳?」

「這裡是非常有名的湯飯館。看到在那邊的老奶奶了沒?就是她負責烹調的。聽說她曾經有一段時間在宮裡擔任御膳房尚宮(女官職稱)。」

羅溫用飛揚的語調對李旲說著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李旲卻只是高傲地敷衍了一聲:「是嗎?」

「御膳房的尚宮耶!」

「所以呢?」

看著李旲如此冷淡的反應,羅溫不由得捶胸頓足。眼前的這個男人,大概不知道御膳房尚宮是多麼厲害的人物吧?

此時,一名端著小飯桌的老婆婆,走到兩人身旁的座位罵著:「這些該死的、不知好歹的、沒有同情心的傢伙,別再來了!你們怎麼能不看日子,每天都上門來?都不曾想起在家裡等著的妻兒嗎?就像這個國家一樣該死的傢伙,在這裡等著吃湯飯的時間,還不如回家去剝栗子吃還比較快。」

老婆婆如連珠炮般的叫罵,不斷朝著接過湯飯的兩名男子發射。只是想來吃碗湯飯,卻突然被人不分青紅皂白罵了一陣,正常來說任誰都會生氣。但是,那兩名男子不但沒發怒,反而開心地笑了出來。

「那些人的興趣該不會是被人罵吧?」

李旲不知道這個地方,正是雲從街有名的「罵人精奶奶」的湯飯館,所以看到這光景,忍不住皺了皺眉。

「這世上誰喜歡被罵呀?」羅溫趕緊搖了搖頭。

「但是,他們為什麼像吃錯藥一樣,被罵了還笑得這麼開心?」

「該怎麼說呢?大概和小時候的遙遠記憶之類有關吧?」

「被罵是遙遠的記憶?被罵一頓的話,應該不會是模糊的記憶,而是全身像針扎刺痛,留下痛苦的回憶吧?」

這個人,說話有必要這樣嗎?

羅溫瞟了不斷潑冷水的李旲一眼說:「不是這個意思。每個人在小時候,多多少少都有過被奶奶唸的經驗,不是嗎?」

聽著羅溫的辯解,李旲還是雙手抱胸,一臉嚴肅回答:「我祖母絕對不會罵人。」

「那爺爺呢?」

「我祖父在我出生前就過世了。」

「鄰居奶奶呢?」

「我們家隔壁沒有鄰居。」

隔壁沒有鄰居?這人是從哪個深山僻壤來的呀?

「那麼,你小時候不小心尿床時,被娘用掃帚打過的那種經驗也沒有嗎?」

「我小時候不曾做過這等蠢事。即使曾經有過,別說是打我了,沒有人敢動我一根寒毛。」

「是、是這樣啊?」什麼呀?兩班家都這樣嗎?奶奶對孫子絕對不動口責罵?兒子尿床了,做娘的也不責罰嗎?唉,真是沒意思。

「這樣看來,少爺您是『花草書生』啊。」

「花草書生?」這樣的形容李旲還是第一次聽說,雖然聽起來很有詩意,但是用來形容一個大男人,好像有點不合適。此外,自己第一次被這麼形容,這生疏的用語引起他的好奇心。

「您不知道?」

「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在門第階級高的家族中,像嬌貴的花草一樣養在籬笆內的少爺,被稱為『花草書生』。」從來沒被罵過,也沒被打過的公子,羅溫眼前的這位少爺,絕對是至今看過的花草書生中最嬌貴的一位。羅溫用無比肯定的目光凝視著李旲。

 

(未完待續)

 

《雲畫的月光》系列預計上市時間

《雲畫的月光﹝卷一﹞:初月》2016731 (07/27開始預購)

《雲畫的月光﹝卷二﹞:月暈》2016814 (08/05開始預購)

《雲畫的月光﹝卷三﹞:月戀》20169月初

《雲畫的月光﹝卷四﹞:月夢》20169月初

《雲畫的月光﹝卷五﹞:烘雲托月》201610月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