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之子》立體書(一般).jpg

 

楔子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他拔腿狂奔。

神智昏昧,迷亂。

他在哪裡?

痛,四肢百骸的痛……該死的痛……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呼──呼──呼──呼──

過了一會兒他才發現,那陣鼓聲是他的心跳,而那陣風聲是他的喘息。

他好累……

他在哪裡?

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深楬色物體,可是他看出去彷彿有人用油抹過他的眼睛 ,全世界只剩下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

他看不清楚……

樹幹!

近到可以看清楚的那一刻,一根直徑超過兩公尺的神木橫倒在路中間,他已經快撞上去了。

細胞記憶跳出來取代狂亂的神智,他的腿肌繃緊,屈膝,彎腰,從丹田深處湧出一股熱力,他提氣一躍,輕輕鬆鬆躍過兩公尺高的斷木,摔落在另一側的泥土地。

他在地上打了兩個滾,勉強爬起來。

湧現的內力在他四肢百骸衝擊,衝得他氣息窒悶,張口欲嘔。

不行,不能在這裡停留,後面的東西會追上來……

是什麼東西在追他?

他記不得了。

隱約只記得強烈的獸類腥臭、咆哮聲,他避開牠們了嗎?

「吼──」

那陣夾著腥臭的咆哮果然緊追在後,不是他的幻覺。

他直覺地舉起右手,右肩卻一陣劇痛,他改揮出左掌,在胸前亂竄的那股內力湧上膻中,順著左手的經脈強勢湧出。一掌揮去,那隻撲來的野獸腦門迸裂,跌地而死。

死去的獸有山獅一樣的體型,卻有兩根像野豬的獠牙,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是什麼地方?

他是誰?

他發生了什麼事?

他為什麼在這裡?

他盲亂地轉了一圈,密不透風的叢林像一片綠色巨幕往他壓過來。

他怎麼會在叢林裡?不對!他應該在……在……

紐約!

紐約,這個名詞在他支離破碎的神智裡開了一道小門。

布魯克林大橋。

紐約市的天際線。

他在一間華麗明亮的辦公室裡。

坐在辦公桌後的是一個英俊到近乎罪惡的中年男人,他的太陽穴微有銀絲,郤絲毫不減他的俊美……

D,你幫我跑一趟南美,那兒有些事我只放心你去。

這個俊美的男人是他的老闆,南先生。他為什麼叫自己「D/狄」?

他的名字叫做D/狄嗎?他想不起來,他什麼都想不起來……

腦海裡的場景切換,這次是在一個比較家居的場合,他面前是另一個男人。

這男人強壯,高大,古銅色的皮膚,帶些歲月痕跡的東方臉孔極具吸引力,笑容彷彿會傳染一般。他沒有前一個俊美,但是狄心中就是感覺對他更親近一點。

那男人嘴角咬著根棒棒糖,狄不知怎地就是知道,這是那人戒菸之後留下來的習慣。

小子,這趟辛苦你了。粗糙的大掌往他肩頭一拍。晚上過來吃飯,若妮今晚燉了沙鍋,艾兒和法蘭克都很想念你。

師父。

他心中生起一陣暖意。

那男人是他的師父,這世界上只有師父會叫他「小子」。

他師父叫什麼名字?

叫……開陽。對,辛開陽。北斗七星的其中一顆。

他腦子裡突然湧起從小到大師父教他武功的畫面。

拳法、內力、輕功……他會武功!二十一世紀幾乎失傳的絕學,卻在師父和幾個師叔伯的身上傳了下來,而他的師父毫不藏私地傳給了他。

「嘎──」

一道從天而降的黑影往他的頭頂抓下來,他在地上打個滾避開了。

一隻黑色巨鳥羽翅亂拍,每根羽尾的尖端竟然都收成針尖般,被拍中了一定是滿臉血痕。

他掌力揮出,被那隻巨鳥的翅膀掃中一記,他已經傷痕累累的身上立時又添加三道血痕。

那隻鳥直衝上天,又回頭往下朝他撲過來。

牠竟然有三隻眼睛!他媽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他應該在紐約才對,在自己寬敞舒適的公寓裡。

他不應該在叢林!他不應該全身都是傷!這個世界上除了師父和幾位叔伯,沒有人有能力將他傷成這樣!

他滾地避開那隻三眼怪鳥的襲擊,卻壓在自己受傷的右肩上。

「啊──」他抱著右臂沙啞地低吼出聲。

他的右肩脫臼了,為什麼?他為什麼不記得?

「嘎──嘎──」那隻不死心的怪鳥在天空打了個旋,第三度俯衝而下。

他拾起腳邊的一段枯木,怒吼一聲,身形突然暴起,躍到半空中和怪鳥迎面相逢。那怪鳥沒有料到人竟然會「飛」,大吃一驚,要轉向已經來不及了,他手中的枯木電光石火插入牠正中的那隻眼睛,人和鳥同時落地。

「啊!」他再度痛苦地嘶喊,緊緊抱住脫臼的右肩。

他對準旁邊的神木,喬正位子,狠狠撞過去,喀答一響,他的右肩滑回原位。

他躺在地上喘息。

不行……他必須跑……這個森林不安全,他必須繼續跑……

他不知道自己跌跌撞撞地跑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鐘也可能是十小時。無論他怎麼跑,這座綠色的惡魔總是困住他。

他出不去……他逃不出這座詭異的叢林……

這是哪裡?

突然,他從一個縫隙衝了出去,天光乍亮!他一手掩著眼睛,幾乎被刺瞎,跌跌撞撞地倒在地上。

劇烈的頭痛讓他知道他快失去意識了。

不行,他不能失去意識,這裡不安全……

勒芮絲,快來!這裡有人!

他的腦子裡有人在說話。他努力想擠出一張臉來搭配「勒芮絲」這個名字,卻怎樣也想不起來……

怎麼可能有人?叢林裡已經六年沒有生人出現了。

不對,不是他腦子裡的聲音,真的有人在說話。

「勒芮絲,在這裡,妳看!」

他躺在地上,手半遮著眼,刺耳的天光讓他頭疼得像要爆炸一樣。

在他即將失去意識前,一張模糊的臉孔突然逼近他眼前。

「嘿?嘿!你還好吧?你是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在這裡?」

他昏了過去。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