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浪子-正書封.jpg

 

「我會幫你想辦法甩脫。」威斯一陣翻找,從外套內袋拿出銀色扁酒瓶。他打開喝了一大口。

狄方揚起眉。「現在就喝酒會不會有點太早?這樣不到中午你就會醉了。」

「沒錯,所以我得現在開始,不然到時候會不夠醉。」威斯再次舉起酒瓶。

狄方有些擔心,放縱的習慣在弟弟身上逐漸顯現痕跡。威斯二十四歲,高大俊美,敏銳聰明,但他希望能盡量少動腦。過去一年,貪杯的毛病讓威斯的臉頰病態發紅,脖子和腰圍都鬆垮垮。雖然狄方的原則是絕不干涉弟弟的事,但他也在考慮是否應該提醒弟弟他喝太多了。不,這種一廂情願的勸誡只會讓威斯反感。

威斯將酒瓶放回口袋,雙手立搭成金字塔狀,從指尖上方打量狄方。「你需要錢,也需要生個後代,娶個有錢的老婆就能一次解決。」

狄方的臉色發白。「你很清楚我絕不會結婚。」他知道自己的極限:他天生不該為人夫、為人父。想到他荒謬的童年要再次重演,而且這次得由他扮演殘酷冷漠的父親角色,他不由得全身發毛。他接著道:「等我死了,下一個繼承人就是你。」

「你真以為我能活得比你久?」威斯問。「我有那麼多壞毛病呢。」

「我的也不少。」

「對,但我熱中的程度遠超過你。」

狄方不禁乾笑一聲。

雷凡諾家族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一六六年諾曼人征服英格蘭,他們只是遠房旁枝,沒想到源遠流長的家族竟然最後只剩下他們兩兄弟。很不幸,雷凡諾家族的人總是太熱血、太衝動,任何誘惑他們都輕易屈服,任何罪孽他們都恣意放縱。他們鄙視所有德行,結果就是繁衍的速度趕不上死亡的速度。

如今只剩他們倆。

雖然狄方和威斯出身良好,但從來沒有貴族身分,那個世界太寡佔,連地位稍低的仕紳都很難晉身最高的那幾個階級。為了彰顯與普羅大眾的區別,貴族圈有一套複雜的規矩和儀式,而狄方所知有限,不過,他知道一件事:繼承埃弗斯比莊園絕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而是倒楣的陷阱。莊園的收入已不足以維持,這個鬼地方會搾乾他微薄的信託收入,壓垮他,然後換他弟弟被折磨死。

「就讓雷凡諾家族滅絕吧,」狄方說道。「我們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是好東西。就算伯爵領地無人繼承,又有誰會在意?」

「僕役和佃農可能會抗議,畢竟他們不想失去收入和棲身的家。」威斯冷冷地說。

「管他們去死。告訴你我的打算吧,首先,我會讓希奧的寡婦和妹妹打包走人,她們對我毫無用處。」

「狄方──」他弟弟的語氣有些不自在。

「然後我要想辦法取消限定繼承,將整個莊園拆開,一塊塊賣出去。假使辦不到,那麼我會搜刮屋內所有值錢的東西,把房子拆了賣石材──」

狄方。」威斯比比門口,那裡站著一個嬌小窈窕的女人,蒙著黑色面紗。

希奧的遺孀。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