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1

「溫特朋先生,有位女士求見。」

瑞斯.溫特朋(Rhys Winterborne)怒目看著桌上的一疊信件,聽到這句話而抬起頭來。

他的專屬祕書馮斯比太太站在他的個人辦公室門口,圓形鏡片後的雙眼很銳利。她是個嬌小整潔的中年婦女,稍微有些發福。

「妳很清楚這個時間我不見客。」他習慣每天一早花半個小時安靜地讀信,不受任何打擾,這已經成為一種儀式。

「是的,老闆,但訪客是位貴族小姐,她—」

「就算她是天殺的女王我也不管,」他惡狠狠地說。「叫她走。」

馮斯比太太的嘴唇抿成一線。她快步離開,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彷彿噠噠槍響。

瑞斯的注意力回到眼前的信件上。發脾氣是一種奢侈,他很少允許自己失控,但過去一週鬱悶的心情侵擾他的每個念頭、每次心跳,讓他想對身邊所有人發飆。

全都是因為那個女人,他明明很清楚自己不該渴望她的。

海倫.雷凡諾(Helen Ravenel)小姐……優雅、清純、羞怯,而且還是貴族。這些全是他沒有的。

他們的婚約只維持了短短兩週,然後就毀在瑞斯手裡。最後一次和海倫見面時,他太猴急、太魯莽,因為他等了那麼久,終於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吻她。她在他懷中全身僵硬,而且拒絕了他。她是如此明顯地表現出內心的鄙視。最後他們不歡而散,她哭哭啼啼,他則滿腔憤怒。

第二天,崔尼爾夫人來了,凱絲琳是海倫大哥的遺孀,她來通知他,海倫因為偏頭痛而臥床不起。

「她再也不想見到你。」凱絲琳毫不留情地告訴他。

婚約破局並不奇怪,他不認為海倫有錯。他們顯然並不相配。她出身於英格蘭貴族世家,而他竟然癡心妄想要娶她,這根本違反了上帝的安排。儘管瑞斯富可敵國,但他缺乏紳士應有的風度與教養。他也沒有紳士的外表,他的膚色黝黑、髮色漆黑,還有著勞動者的壯碩肌肉。

他繼承父親位在鬧區的小雜貨店,在三十歲那年打造出世界最大的百貨公司。他擁有工廠、倉庫、農地、馬廄、洗衣廠、公寓大樓,擔任幾家船運與鐵路公司的董事。但無論他有多少成就,始終擺脫不了身為威爾斯雜貨店老闆之子的事實,無法克服隨之而來的限制。

他的思緒又被敲門聲打斷。他難以置信地看著馮斯比太太再次走進辦公室。

「什麼事?」他沒好氣地問。

祕書扶一下眼鏡,毅然決然地說:「那位女士堅持要見你,她說除非用蠻力把她架走,否則會等到你願意和她談話。」

瑞斯的惱怒減輕,變成了困惑不解。他認識的女人絕對不敢以這種放肆的態度對待他,無論是不是有身分的淑女都一樣。「她叫什麼名字?」

「她不肯說。」

他不敢相信地搖頭。這個女人怎麼有辦法過得了辦公室那一關?他花大錢雇用那麼多人,就是為了不受到這種打擾。一個荒唐的念頭浮現,雖然他立刻揮開,但脈搏還是不由自主地加速。

「她長什麼樣子?」他好不容易開口問。

「她穿著喪服,還蒙著面紗。身材纖細,聲音輕柔。」馮斯比太太遲疑一下,然後以有些調侃的語氣說:「她的口音是純粹的『沙龍風』。」

瑞斯恍然大悟,感覺胸口緊縮,包裹住刺痛的深深渴望。「Yr Dduw(老天)……」他輕聲說。海倫不可能來找他。但不知為何,他知道一定是她,打從骨子裡就是知道。他不發一語,站起來大步走過馮斯比太太身邊。

「溫特朋先生,」祕書嚷嚷著追上。「你只穿著襯衫。你的外套—」

瑞斯當作耳邊風,走出位在最裡面的套房式辦公室,進入放著真皮扶手椅的門廳。

一看到訪客,他猛然止步,呼吸瞬間梗住。

即使帶喪面紗遮住了海倫的臉,他還是一眼認出她完美的儀態,以及柳條般纖細的體型。

他強迫自己走過去。他說不出話來,只能站在她面前,滿滿的憎恨幾乎令他窒息,但他難以壓抑地貪婪嗅聞她的甜美香氣。一看到她,他立刻情慾賁張,全身發熱,心跳急促猛烈。

與門廳相連的幾間辦公室傳來打字聲,滴滴答答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最後完全寂靜。

海倫竟然獨自來這裡,簡直瘋了!她的名譽會毀於一旦。她必須立刻離開這裡回家去,千萬不能讓人發現她的身分。

但首先瑞斯想知道她來這裡做什麼。雖然她是單純的溫室小花,但她並不蠢。她不會毫無理由地冒這麼大的風險。

他瞥了馮斯比太太一眼。「客人很快就會離開。這段時間不要讓人來打擾。」

「是,老闆。」

他的視線回到海倫身上。

「來。」他粗聲說,率先往辦公室走去。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