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海倫默默跟上,裙襬掃過走道兩側發出窸窣聲響。她的服飾過時,而且有些老舊,一看就是落魄貴族的模樣。這就是她來的目的嗎?雷凡諾家真的那麼需要錢?她甚至不惜改變心意,紆尊降貴嫁給他?

太好了,瑞斯不懷好意地想著,他等不及想看她哀求的模樣。當然,他不會重新接納她,但過去一個星期他受盡煎熬,他要她也嘗嘗那種滋味。她可以去問問那些膽敢冒犯他的人,他們一定會說他從不原諒,也從不心軟。

他們進入他的辦公室,這裡很安靜,窗戶很大,每一扇窗都有雙層玻璃,地毯又厚又軟。正中央有張胡桃木的抽屜辦公桌,上面堆滿信件與文件。

關上門之後,瑞斯走向辦公桌,拿起一個沙漏,以非常刻意的動作翻轉過來。沙子會在十五分鐘內漏光,分毫不差。他覺得有必要表明這裡是他的世界,時間很重要,而且由他一手掌控。

他轉向海倫,嘲弄地挑起一道眉毛。「聽說妳上星期—」

他並沒有說完,因為海倫掀起面紗,用溫柔包容的眼神認真地注視著他—打從一開始,這樣的眼神就令他無法抗拒。她的眼睛是銀藍色,有如染上了月光的雲朵。她有著一頭細緻直髮,屬於最淺的金色,現在雖然整齊地盤成髻,但有幾綹由黑玉髮梳脫落,垂在左耳後方。

可惡,她真可惡,竟然這麼美。

「請見諒,」海倫鎖住他的雙眼。「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來找你。」

「妳不該來這裡。」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她羞怯地看了眼旁邊的椅子。「拜託,如果你不介意……」

「欸,請坐。」但瑞斯完全無意過去幫忙。既然海倫永遠不會將他視為紳士,他也就沒必要表現出紳士的舉止。他半坐半靠在桌上,雙手抱胸。「妳沒多少時間了,」他瞥沙漏一眼。「勸妳善加利用。」

海倫坐下,整理好裙子,輕拉指尖處好脫下手套。

看到她的纖纖玉指由黑手套中出現,瑞斯的嘴突然變得好乾。之前他暫住在她家族的領地埃弗斯比莊園,那時她每天為他彈奏鋼琴。他總是看得入迷,那雙手如此靈巧,如同小白鳥在琴鍵上飛舞盤旋。不知為何,她依然戴著他送的訂婚戒指,完美無瑕的玫瑰車工鑽石讓手套卡住了一下。

海倫將面紗整個往後撩,如同黑色薄霧垂在腦後,她終於敢直視他的雙眼,那一瞬間充滿電流。她的臉頰染上淡淡紅暈。「溫特朋先生,上週我大嫂來訪並非出於我的授意。那時候我身體不舒服,但假使我知道凱絲琳打算—」

「她說妳生病了。」

「我的頭很痛,沒什麼—」

「好像是我害的。」

「凱絲琳太小題大作—」

「根據她的說法,妳永遠不想再見到我。」

她臉上的紅暈變成嫣紅玫瑰色。「真希望她沒有跟你說這句話,」她嘆息,神情煩亂,似乎覺得很丟人。「我不是那個意思。當時我頭痛欲裂,拚了命想搞清楚前一天發生的狀況。那天你來看我,後來……」她的視線離開他,落在自己的雙腿上,由窗戶照進來的光撒落在她的秀髮間。她緊握的雙手微微拱起,彷彿掌心握著嬌弱的東西。「我需要和你談談那件事,」她輕聲說。「我非常想……和你達成共識。」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