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瑞斯內心有個東西死去了。有太多人來找瑞斯要錢,他不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海倫和其他人沒兩樣,想為自己撈點好處。他不怪她,但他不想聽她編出來的理由,一一計算他欠她多少、為什麼該給她錢。他寧願立刻拿錢打發她走,從此一了百了。

天曉得為什麼,他竟然懷抱著一絲希望,愚昧地以為她想要的不是錢。這個世界一向如此,以後也不會變。男人追求美麗的女人,女人以美色交換財富。他對海倫伸出骯髒低劣的魔爪,害她尊嚴掃地,所以現在她來要求金錢補償。

他走到桌子另一邊,拉開抽屜,拿出一本私人帳戶的支票簿。他拿起筆,寫下一萬英鎊的數字。在支票簿左側空白處寫下自己參考用的註記之後,他繞過桌子走向海倫,將支票遞給她。

「沒必要讓任何人知道這筆錢的來源,」他以談生意的語氣說。「如果妳沒有銀行帳戶,我會幫妳開一個。」沒有銀行會接受女性自行開戶。「我保證會隱密行事。」

海倫困惑地望著他,然後瞥支票一眼。「為什麼你要—」看到上面的金額,她猛抽一口氣。「為什麼?」她問,驚慌地喘息。

她的反應令人不解,瑞斯蹙眉說:「妳說想和我達成共識,不就是這個意思?」

「不,我是說……我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彼此理解。」她胡亂地將支票撕碎。「我不需要錢。即使有需要,我也絕不會找你要。」小紙片有如雪花飛舞散落。

那筆錢可不是小數目,他愕然看著她三兩下撕掉支票。他驚覺自己誤會她了,心中充滿沮喪與羞愧。她到底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她為什麼來這裡?

海倫做個深呼吸,然後又一次,慢慢恢復冷靜自持。她站起來走向他。「我家的莊園得到一筆……意外之財,現在有能力為我和兩個妹妹提供嫁妝。」

瑞斯望著她,表情冰冷如面具,腦中努力消化她剛才說的話。她靠得太近,身上有著香草與蘭花的淡淡香氣,每次呼吸都偷偷鑽進他的肺裡。高熱在他全身亂竄,他想把她壓在辦公桌上—

他好不容易才趕跑心中充滿情色的想像。在辦公室這個做生意的環境裡,穿著文明的服飾與閃亮的牛津鞋,他卻感覺自己野蠻透頂。他急著想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於是倉皇後退,撞上了桌子邊緣。他被迫再次半坐在桌上,海倫持續逼近,直到裙子輕輕掃到他的膝蓋才停止。

她宛如威爾斯神話故事裡的角色—由湖面薄霧中生出的精靈。她的膚色有如白瓷,眉毛與睫毛濃黑,與白金秀髮形成強烈對比,讓她有一種不屬於人世的細緻。還有那雙眼睛……深色外圈框住了冰涼透明的色彩。

她剛才說什麼意外之財?那是什麼意思?出乎意料的遺產?贈與?說不定是一大筆投資獲利—不太可能,雷凡諾家族出了名的毫無理財觀念。無論是怎樣的意外之財,總之,海倫相信家裡的財務危機已經解除了。倘若真是如此,倫敦所有的男人都可以任她挑選。

她來找他等於是拿未來在豪賭。她賭上了自己的名譽。他大可以在辦公室辣手摧花,絕不會有任何人來救她。她之所以安全無虞,只是因為瑞斯不想毀壞像她這麼可愛嬌弱的小東西。

為了她著想,他必須以最隱密的方式盡快讓她離開溫特朋百貨。他好不容易將視線轉往她頭頂上方,望著遠處木鑲板牆上的一點。

「我會護送妳從私人出入口離開,」他低聲說。「妳可以平安回家,絕不會有人知道。」

「我不希望解除婚約。」海倫柔和地說。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