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紳士封面--150dpi.jpg

 

他的視線倏地回到她的雙眼,胸口再次感到深深劇痛。海倫的眼睛連眨都沒眨,只是靜待他的回應。

「小姐,我們都很清楚妳根本不想嫁給我。打從一開始,我就看出妳對我的鄙視。」

「鄙視?」

她竟然假裝驚訝,這令他倍感受辱,於是惡狠狠地接著說:「妳躲避我的觸碰,在用晚餐時不肯和我說話。大部分的時間,妳甚至無法勉強自己看我。上星期我吻妳的時候,妳不但掙脫,而且還哭了起來。」

他以為謊言被戳穿之後,海倫應該會表現出羞愧的模樣。沒想到她只是真誠地望著他,不知所措地張著嘴。「拜託,」她終於發出聲音。「請原諒我,我太害羞了,我必須更努力克服這個毛病。我那些舉動真的不是出於鄙視。老實說,和你在一起讓我很緊張,因為……」濃濃的紅暈湧現,從她衣裳的高領開口到髮際線全被染紅。「因為你很迷人,」她彆扭地接著說,「而且見多識廣,我不希望你覺得我很愚蠢。至於那天,那……那是我的初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我覺得……相當難以招架。」

瑞斯腦中一片混亂,他深感慶幸自己靠著桌子,否則一定會腿軟地跌坐在地。難道他真的看錯了,將害羞誤認為鄙視?他以為是輕蔑的表現,其實是出於純真?他有一種碎裂的感覺,彷彿心中硬生生裂了一道開口。海倫竟然這麼輕易就解除他的心防。簡單幾句話,就讓他想跪在她面前。

她的初吻,他竟然沒有先徵求同意就奪走了。

他從不需要扮演老練情聖的角色。對他而言,要得到女人並不難,只要他願意在床上稍事表現,她們就已經十分滿意。甚至偶爾也會有貴婦爬上他的床,包括某位大使的夫人,以及某個丈夫前往歐洲的伯爵夫人。她們讚賞他的雄風、精力,以及他碩大的昂揚,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他的體格與天性都非常強悍,有如從蘭貝里斯地區的埃利迪佛山腰挖出的板岩—他就是在那裡出生的。他不懂優雅禮儀,也沒有高貴血統。因為多年來釘製條板箱、將貨物搬上馬車,他的雙手總是長滿老繭。他的體重很可能是海倫的兩倍,發達的肌肉有如公牛,假使他像對其他女人那樣地粗魯蠻幹,可以毫不費力地將她撕裂。

真要命。打從一開始他到底在想什麼?他根本不該放任自己妄想去娶她,想都不該想。但他被自己的野心蒙蔽,也被海倫的溫柔甜美與精緻美貌所迷惑,以致沒有徹底為她考慮後果。

意識到自己的種種限制,他心情十分苦澀,低聲說:「已經覆水難收了。妳很快就會參加初次社交季,認識和妳匹配的對象。老天最清楚,那絕對不會是我。」

他準備站起來,但海倫再次逼近,站在他敞開的雙腿之間。她羞怯地按住他的胸口,引發慾火在他全身燃燒。瑞斯無力地往後一沉,所有力量都用於維持即將崩潰的自制力。狀況十分不妙,他只剩最後一絲理智,隨時可能將她撲倒在地,把她生吞活剝。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再吻我一次?」她問。

他閉上雙眼,喘著粗氣,帶著對她的憤怒。命運之神竟然開這種玩笑,將如此不堪一擊的小東西放在他的人生路上,懲罰他妄想攀上不屬於他的位置,提醒他永遠無法變成那樣的人。

「我不知道怎麼做個紳士,」他嗄聲說。「就算是為了妳,我也做不到。」

「你不必做紳士。只要溫柔就好。」

從來沒有人對他提出這樣的要求。他絕望地察覺自己內心沒有半分溫柔。他雙手抓住桌緣,因為太用力,木頭彷彿隨時會裂開。

「可利愛(Cariad愛人)……我想要妳的方式不帶半點溫柔。」脫口而出的親暱愛語令他大為驚訝,他從來沒有如此稱呼過任何人。

他感覺海倫觸摸他的下巴,冰涼的指尖輕觸之處,引發肌膚為之發燙。

他全身肌肉緊繃,身體變得有如鋼鐵。

「試試看,」他聽見她低語。「為了我。」

她柔嫩的嘴唇貼上他。

 

(未完待續。更多內容請見6月出版的《危險紳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