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之子 輯二--300dpi.jpg

 

「嘿!」

狄玄武抬眼,一個長得像職業拳擊手的男人站在台階下呼喚他。

他認得這個人,好像叫「卡特羅」的樣子,自詡為附近的「警長」,正義感過度旺盛,附近的人遇到麻煩第一個總會先去找他。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對卡特羅揮揮手,白牙一閃。

卡特羅心中打了個突。

在他的印象裡,這個奇特的東方人大部分時候穿著一件褪色的帽T,總是將帽子拉起來,彎腰駝背地走在眾人之後,從不引人注意。

當你住在一個龍蛇雜處的地方,太引人注意的結果就是你被拖到無人的角落,身上的東西被搶光,有點姿色的人還可能遇到更不堪的事,所以大部分在蓋多的人都盡量不引人注意,這倒不令人意外。

因此,卡特羅對這男人的印象頂多就是「長得不錯、性格安靜的一道影子」。

今天他真正和本人面對面,赫然發現:

一,這人的年紀比他想像得更大。卡特羅本來以為他是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但他看起來更接近三十那一端,已經是個成熟男人。

二,這人比卡特羅以為的更高。他手長腳長,肩膀寬闊,估計站直之後不會比卡特羅矮多少。

三,這人比他以為的更強壯。今天他的襯衫袖子捲到肘邊,露出兩截古銅色的手臂,上面都是肌肉。

這不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大男孩啊,而是一個有戰鬥力的男人!

卡特羅心頭的警鈴大響。無論這人出現在蓋多想做什麼,過去兩個多月他已經把失去的體力都補回來,不能再算是一個無威脅性的男人了。

狄玄武將他防衛性的姿態看在眼裡,嘴角只是一勾。

第四點,這男人長得果然很帥──卡特羅加了一條。

「你是哪裡人?」卡特羅粗聲粗氣地問。

「外地人。」他悠然答。

「你來雅德市多久了?」卡特羅瞪了瞪眼。

「不久。」

「我聽說你是叢林來的?」卡特羅擰起眉心。

「街上總是充滿各種流言。」

所有答案他都回得曖曖昧昧的,有答跟沒答一樣。卡特羅一個不爽,三兩步跨上台階,把他手中的木頭拍掉。

喀嘍幾聲,木頭滾下去幾階。

那男人盯著木頭半晌,終於慢慢地站起來。

想打架嗎?卡特羅立刻擺出拳擊架勢。

靠,這傢伙真的不矮!試試他拳腳如何。

但,他卻是轉頭走到門邊,拉開大門,裡面正要出來的房東太太楞了一下。

「啊,是你,狄,Hola(你好)。」安珀老太太立刻露出少女般靦腆的笑容。

Hola。」他禮貌地點頭。

安珀老太太昂起下巴,猶如受到禮遇的貴婦,從從容容自他們身旁走出去。

替女人開門是哪招?卡特羅傻眼。這年頭還有人記得替女士開門嗎?

送走安珀太太,狄玄武撿回掉在台階上的木頭,坐下來繼續削。

「你叫狄?」看他對老婦人態度良好的份上,卡特羅的口氣稍微和緩一些。

「嗯哼。」

「狄是名字還是姓?」卡特羅眉心打結。

「姓。」

「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名字。」他和悅地說。

卡特羅楞了一下才會意,他的意思是說他們不是朋友。

「聽著,我對你的事不感興趣,不過這一區是我管的,你要是敢打什麼壞主意,別怪我不客氣!只要你不惹麻煩回來,你在外面做什麼都不關我的事,明白嗎?」卡特羅瞪他。

「明白了。」狄玄武頷首,削木屑的動作沒停過。

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終究人家到目前為止都還算安分,卡特羅也不能拿他怎樣,只好轉頭走回家。

走了幾步,卡特羅又停下來,回過頭。

他上的是夜班,可是他早上下班回家時,見過狄好幾次,這傢伙好像只會在那裡晃來晃去的,成天無所事事。

「我說,你有沒有家人?」卡特羅好管閒事的個性發作了。

「你為什麼想知道?」狄玄武劍眉一軒。

「我常看你四處閒晃,沒有一份正經工作。你的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不想替未來做點打算嗎?」

他好一會兒沒有接口,八成是被自己說得太慚愧了。卡特羅想。

「你不也沒出去工作?」他終於說。

「誰說的?我是畢維帝的保鏢,我可和你不一樣!只有最強壯、最值得信賴的人才能當畢維帝先生的保鏢。」卡特羅胸膛神氣地一挺。

「噢。」

「你看起來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找份正職呢?」

「……我還沒有迫切的需要。」

「什麼叫沒有迫切的需要?你有老婆嗎?有小孩嗎?有家人嗎?」卡特羅開始諄諄教誨。

「……有女朋友。」

「那不就是了?一個好男人就應該好好找個工作,把人家娶回來,不能養家活口的男人算什麼男人呢?」卡特羅看他的眼神真正是恨鐵不成鋼。「你難道沒想過組一個自己的家庭嗎?你不要以為你時間很多,轉眼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就來了,等你回過神,一生最黃金的時光都浪費在游手好閒上,那時就來不及了!」

狄玄武思索了一下他的話。這兩個多月觀察下來,他只有一個感想──

雅德市是個比狼窟更像狼窟的地方。

在這裡,黑幫橫行,宵小充斥,社會的各個角落藏污納垢;而所謂權貴階級,即是整個雅德市最腐敗髒污之處,一般市井小民充其量只是滋養這些刀俎之徒的魚肉。

在這個殺人犯橫行的世界裡,觸目所及只會見到人渣、毒梟、流氓、犯罪頭子、強暴犯。

雅德市的居民每天打開門,打交道的若不是拉貝諾、豹幫,就是畢維帝。

在這裡沒有好人,只有壞人;沒有白道,只有黑道。每個人靠拳頭說話,你若不想成為加害人,就只能成為被害人。

在這裡,隨便一擠流出來的都是膿,任何一個神經正常的人都不會在這種地方落腳。

太完美了!

簡直是為他而生!

他相信他在這裡一定能如魚得水。

他把手中的木頭放下來,對卡特羅微微一笑──

「你說得對,我確實該想想安頓下來的事了。」

 

(未完待續。更多內容請見6月出版的《 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