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重來正s.jpg

 

楔子

 

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天氣炎熱,燦爛日陽正好和她陰鬱的心情相反。柔依面無血色,神情木然地步出黑色轎車,步履蹣跚地走向前方一棟低矮的磚造建築。她的母親珊卓從後方趕上,一把抓住女兒的手肘,護著她前進。

門口右側站了一群人,日正當中,影子都被縮短了。耀眼的光線使得柔依只能勉強看出輪廓,分辨不出身分,可以知道的是有一兩個人正在抽菸,呼出的香煙裊裊飄入溫暖的夏日空氣裡。他們盯著逐步接近的柔依,其中一人強顏歡笑迎接她們,但柔依沒有注意到。

屋內,母女倆拘謹地走向前方座位。柔依的婆婆蘇珊已在現場,妝容細緻但雙眼紅腫,在她們落座之時露出虛弱一笑,柔依下意識伸手握住她擱在兩人之間椅上的手。

可以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和啜泣聲,致哀的賓客竊竊私語著紛紛入座,但她們全神貫注在前方桌上擺放著的艾德棺木。柔依瞪著那個普通的木箱,難以置信她那充滿活力又身強體壯的丈夫就躺在裡面。太不真實了。

也太不公平。

他走掉的那天也同樣炎熱。柔依一如往常在公寓裡東奔西跑,把筆電、日記、蘋果、手機、健怡可樂、書和ipad統統丟進包包裡。

「妳再繼續放東西進去,就得拉一隻馱獸上班了。」艾德含著牙刷說,一道牙膏泡沫沿著他的下巴滴落在地板。

她翻了個白眼。

「老天,艾德!」她火冒三丈,明知道不用對他的玩笑反應過度,但實在按捺不住。她氣呼呼地走進浴室,扯下一節捲筒衛生紙,彎腰擦去地板上的牙膏,指甲卻被地板卡住而斷裂。

「媽的。」她怒火中燒,起身走進浴室,拉開浴櫃翻找指甲剪。她遲到了,艾德又惹惱她,而她現在就得出門。她找到指甲剪,剪去斷裂的指甲,再把指甲剪丟回櫃中,甩上門。

她衝出浴室,艾德在客廳裡東躲西藏,努力不妨礙到她。她不怪他。她最近脾氣暴躁,一股壓抑不住的無名怒火彷彿隨時會引爆。都要怪該死的荷爾蒙。

她打開鞋櫃拿出涼鞋,在她探頭進入衣櫃裡時,模模糊糊聽到艾德的聲音從其他房間傳來。

「什麼?」她伸出頭想聽清楚。他來到門邊,已戴上自行車帽。

「我去工作了,晚點見。」

「嗯。」她的回應簡單俐落。她現在沒有心情聊天,艾德也很清楚。他轉身離開,沒多久,門關上了,她聽見他開鎖、騎車的聲音,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但隨即被她拋在腦後。她轉身回到衣櫃。

這是他在世時,她見到他的最後一面。

她後來才收到消息。當時,她整個早上都在開會,等開完會出來,她的上司奧莉芙一臉蒼白地在桌前等候她。

「奧莉芙,妳沒事吧?」柔依問道。

奧莉芙沉默數秒,柔依開始擔心自己是否做錯事了?很嚴重嗎?

「跟我來。」奧莉芙柔聲說,語氣裡沒有嚴厲,讓她更加一頭霧水。兩人走回她才剛踏出的會議室,奧莉芙隨後關上門。

「坐下吧。」她指指身旁的椅子,自己也跟著坐下。

柔依拉出椅子,不安地坐在椅子邊,手也抖了起來。

「柔依,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妳才好。出了場意外,艾德被公車撞到了。」奧莉芙直截了當地說。

她沒再多說。柔依屏氣凝神,希望奧莉芙一口氣說到底,但又不真的想要聽下去。

輕輕的敲門聲打破現場的死寂,柔依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奧莉芙跑去開門,柔依跟著轉身,而這一轉,她的世界從此四分五裂。

兩名警察站在門口,要求要見她。

她哽咽說不出話,想起身,雙腳卻不聽使喚,又跌坐回椅子上,兩手顫抖。當女警走進來時,柔依抬眼望著奧莉芙,用眼神哀求她告訴她,這一切只是一場可怕的誤會。但奧莉芙沒有迎視她的眼睛。

柔依凝視著警察擦到發光的鞋子,鞋尖閃耀著上方日光燈的光芒。她想像這名女警早上出門工作前,當她站在自家廚房裡擦鞋時,可曾想過不久後,她得去傳達某人丈夫的死訊?

她沉默不語,盯著地面。

「柔依?」一個聲音說道。

她抬頭,三張臉孔看著她,等待她開口。

「我……我……」她說不出話來。「他在哪裡?」她沙啞地說。

男警鬆了一口氣,他終於可以講些話了。他往前跨了一步。「他被送往『皇家自由醫院』。我很抱歉,他已經……醫生無能為力。」他停頓。「如果妳願意,我們可以送妳過去。」

柔依木然地點頭、起身。奧莉芙趕到她身邊,想要協助她。

「親愛的,我們去拿妳的東西。」她扶著柔依的手肘,引導她到門口。

柔依來到自己的座位,拿起地上的包包,抓起椅背上的開襟毛衣,掃視桌面查看是否有遺忘的東西。

接著,她和奧莉芙跟隨警察離開辦公室。奧莉芙協助她坐上警車。街道出奇地安靜。她隱約認為必須讓其他人知道情況,在車子往醫院呼嘯而去的路上,她撥打了一組熟悉的號碼。她最先聯絡的人是她的摯友珍。

「喂。」對方在鈴響第一聲就接聽,輕快明亮的語氣顯得格外諷刺,柔依倒抽一口氣。

「小柔,怎麼了?」

「艾德……」她哽咽著想把話說清楚。「艾德他……出了意外,而且……」她再也說不下去了,也沒有那個必要。

「媽的,小柔,妳在哪?我去找妳。」

「皇家自由醫院。」她的聲音細如蚊蚋。

「我馬上過去。」

電話一掛上,車子已經停在醫院外,沒時間聯絡其他人了。低垂的陽光打在褐色磚造建築背後,在明亮天空襯托下的輪廓有種哥德式的氛圍。她下了車,雙腿顫抖,腳步踉蹌,她記不得名字的那名女警攙扶住她的手肘,兩人一起走向大門。當門在身後關上,柔依感覺自己墜入了地獄。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