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醫、動物與我封面正--300dpi.jpg

 

「你來晚了。」他握著我的手說。

「你又不知道我要來,怎麼說我晚了?」

「我整個早上一直在呼喚你,你沒聽見嗎?過來坐,喝杯茶,我再來解釋。」他領我來到一棵大芒果樹下,桌椅已經擺設好,茶也準備就緒。「明天市場會有麻煩。」說著,他遞給我一杯茶。

「怎樣的麻煩?」我問道。

「嚴重的大麻煩,讓我不得不事先警告你。我擔心兄弟的安危。」

我喝了口茶,腦中閃過一些討厭的畫面。「有什麼建議嗎?」

「事實上,我有個計畫。有一定的風險,但我反覆思量,這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我洗耳恭聽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的點子,他問:「你覺得如何?」

「好是好,但如果出了岔錯,有補救措施嗎?」

「一個聰明的跛子會撐在牆上跳舞。多練習拿刀幹架吧。」他提議。

三次市集下來,我和肉販之間的衝突白熱化,隔天早上,市場擠滿了一群等著看好戲的群眾。肉販接連把小牛送來檢查,我逐一檢查活牛,接續肉品檢測,結果出乎意料,每隻都健康良好,通過了檢測。雙方互動有禮,專業以對,圍觀群眾大失所望。我的苦口婆心沒有白費,這段日子的辛苦總算有了回報。

正當我懷疑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的預言不會成真,最後三名肉販把一隻瘦弱的牛帶到我眼前,我的心為之一沉。

「男士們,你們的牛看起來不太好,通過檢測的機率很低,建議你們不要送進市場賣。」

三個男人鐵青著臉,打死不退,執意要我檢查,現場氣氛一片僵滯。屠宰過的牛準備就緒,我逐一查看,如我預料,在檢查完最後一具牛的軀體後,我宣告全都得丟進坑裡。

「不是今天,多可塔拉,這是你最後一次沒收我們的牛,今天得丟進坑裡的是你。」泰勒‧恩柯馬口沫橫飛地大吼,一旁的兩名肉販雙手把玩著大刀,刀在他們手上彷彿是活的。

丹‧艾納巴達威醫師預言的一刻來了。群眾退避三舍,三名肉販和我宛如競技場上的戰士針鋒相對,大家一動也不動,空氣彷彿為之凝結。

丹‧艾納巴達威醫師擬定計畫,經過反覆練習,我已做好準備,雖然是有備而來,但我仍有選擇。我站在原地,兩手緩緩把玩著自己的刀。情況很明顯了,我的左上唇開始顫抖。

我心中冒出人類最原始的直覺:打或跑。類似的情況,我生平遭遇過三次,每次都只能訴諸暴力,看來今天也免不了了。

「笨蛋!」我大叫,把刀瞄準每一個男人。「你們以為可以傷得了我嗎?」我趾高氣昂地走向裝滿廢棄動物血液的木桶。該是使出絕招的時候了。我轉身背對肉販,脫掉上衣,傾身從木桶舀起凝結的血液淋到手臂上,血液飛濺到我的肩膀和胸膛,感覺得到血從背後滑落。我轉身站起,挺起胸膛當眾展示,現場驚呼連連,我往前一步,大夥兒直直往後退。我的胸膛中央有一個以血紅色圓圈圍住的I,這是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的記號。

「來啊,把我丟進坑裡啊!」我嘲弄道。「把我扔進坑裡之後,我以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的記號為誓,我會成為你的夢魘,等你醒來,在坑裡的人會是你,陷在你帶進市場賣的腐爛肉堆裡,嘴裡塞滿蛆,讓你想叫也叫不出來。來啊,笨蛋,來打啊!」我狂笑,走向前迎戰,腎上腺素飆升,心跳血壓上升,隨時準備砍人。我驚人的演出帶來好醫師預期的效果,肉販夾著尾巴跑了,圍觀的人爭先恐後逃離市場,現場陷入混亂,但混亂得好。丹‧艾納巴達威醫師拯救了這一天。

我衝進科帕卡巴納賣酒店,傑夫已經帶著肥皂、水和換洗衣物等著我。幾分鐘後,我回復原本模樣,隨即走為上策,留下傑夫收集情報。

 

(未完待續)

------------《巫醫、動物與我》------------
城邦讀書花園:https://goo.gl/u2ALq3
博客來:https://goo.gl/QtJCfh
金石網:https://goo.gl/Z96m2c
誠品網:https://goo.gl/6b84kg
讀冊生活:https://goo.gl/n7hM5V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