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兩人筋疲力竭地癱在床上,依然捨不得分開。他仰躺在床上,讓她趴在他的身上。

他抬起腕錶一看,才下午兩點而已,感覺卻像過了漫長的一天。

先是大悲,再是大喜,然後是狂喜──很多次、很多次的狂喜──強壯如他也不禁感到倦懶,全身每一顆細胞都想就這樣睡著。

「醫療營發生了什麼事?」他輕撫她的髮,低沈的嗓音在胸膛震動著。

「去年雨季。」勒芮絲貼在他胸口,輕嘆一聲,滿足地聽著他強壯的心跳。「那年雨下得特別大,後山的土變得越來越鬆軟,在雨季結束的一個星期前終於撐不住,半片山坡連著那棵老神木一起滑下來,把我們的食堂壓垮了。」

和他猜的差不多。

「我很遺憾,寶貝。」他輕撫她的背。

「山坡已經不穩了,叔叔怕其餘的部分會繼續塌下來,所以我們所有人決定搬到貝托那裡。」她咬了咬下唇。「我擔心你回來之後看見醫療營廢棄,會以為我們都死了,所以我定期過來打掃。我想,你若回來,發現醫療營有個墓園,還有人整理過的痕跡,你就會知道我們還在,只是搬到貝托的營區去了。」

「搬到那裡,梅姬和艾拉還行嗎?」畢竟那個地方曾經是她們母女倆最深的夢魘!

「艾拉終究年紀小,適應力比較強,至於梅姬……」她頓了一頓,發出一聲嘆息。「一開始她比較難適應,不過她明白這是對大家最好的安排,她和艾拉不可能自己生活在叢林裡。幸好貝托接管之後把營區重新整理過,跟以前飆風幫在的樣子不相同了,梅姬住起來比較容易一點。」

「寶貝,辛苦妳了。」他知道現在講起來輕描淡寫的幾句,在當時必然讓她折騰多時。

她抬起頭吻他。其實她需要的只是他的一句「辛苦妳了」,一切就已足夠。

狄玄武想趁機加深這個吻,但勒芮絲從他身上坐起來。

「嘿,你吃過東西了嗎?」

某人不滿地咕噥幾聲。不過,她不提還好,她一提他倒真的餓了。

本來以為一回來就會被瑪塔餵得飽飽的,沒想到一連串的變故把他嚇得心臟差點停掉。

「相信我,現在就算妳牽一頭大象到我面前,我都能把牠吃光。」他向她保證。

「嘿嘿,算你運氣好,我今天帶了補貨的好料來。」

她得意地一笑,跳下床先在門口探一下,確定不會有人突然跑來,然後光溜溜地衝出去,撿起剛才掉在地上的籃子,把散落的東西撥回去,再飛快衝回來。

狄玄武雙臂枕在腦後,愉快地欣賞。

叢林女神。

金色。豐滿。挺翹。赤裸。

這一幕簡直是所有男人青春期的春夢具象化。

勒芮絲跳回床上,向他獻寶自己帶來的東西。

「乾淨的床單。」放到一旁。

「瑪塔牌起司麵包。」這個好。

「瑪塔牌野莓醬。」這個也好。

「瑪塔牌花生醬和煙燻肉乾。」不錯吧?

「妳平時都帶這麼多食物過來?」他笑。

「有時候我會在這裡耗掉半天、一天,乾脆帶點食物過來。」頓了一頓,她輕聲加一句:「我想,如果哪天你回來,這裡正好沒人在,你自己就能找到食物充飢了。」

他心頭一暖,挺身含住她的櫻唇。

眼看某人的情慾又有失速的趨勢,她趕緊推開他,瞪他一眼。

「再鬧就沒得吃!」

他握住她的腰,故意在她腿間摩擦,她輕抽了口氣,報復性地捏他胸肌一下。

「噢,我都忘了妳爪子多尖。」他痛笑。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reast 的頭像
stareast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