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蝶大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0705_aseba/seba.asp?#專訪蝶大
金石堂小編 (以下簡稱 )
超人氣站主蝶大 (以下簡稱
)
金:
請問您為什麼會想寫《禁咒師》這本書,這點子是從何而來的?
蝶:
嘿嘿,這個點子其實是從楔子開始的。
我寫作偶爾喜歡自問自答,而且,很難以解釋的,我對水晶、法鈴、號角和純度很高的檀香會產生嚴重過敏。那天剛好附近在做法事,我卻對那位道士搖鈴沒有感應。
趴在窗戶往下看,我心裡想著,「這個道士是唬人的。我都不會過敏、頭痛,可見只是普通人台灣到底還有沒有真的道士啊?」
就這樣,禁咒師誕生了楔子,也誕生了後面的故事。
至於麒麟,就得感謝我倒楣的室友愛倫,她真是我的繆思女神(遠目)
金:
就小編閱讀《禁咒師》的心得,發覺您對於對話的描寫相當大膽,因為儘管是描寫古時代的道術,卻在對話中加入現代的流行歌詞,或是電玩的情節。想請問您是怎麼突發奇想,將這些古代與現代的對立元素放在一起?
蝶:
其實是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看動漫畫。也因為我體質特殊,我對水晶特別難以忍受,但是不同的人佩戴相同的水晶我的反應也不同。
似乎水晶的本質也受佩戴者的強度有所差異。
(我真的不是妖怪)
其實這種反應還滿有趣的。當時我正在研究「咒」(個人興趣),其實咒語的起源很有意思,當然流派很多,但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發自心苗湧現字句」這樣的解釋。
當時我就想,「有能力的人,就算念卡通對白也是強而有力的咒囉?」剛好跟我的水晶體驗相結合,我就把這寫進小說裡
一切都是惡搞癖「芽」起來而已。
金:
您對書中的主角,有沒有覺得那個比較像是你自己的投射?
蝶:
禁咒師裡頭,「作者」的成份很少。若認真要說有我自己的投射大約是第四部裡頭的「羅紗」。這個就投射我個人的心理層面很深了。如果你要說麒麟的慵懶(或懶惰)和偶發的孤寂是我本人投射,我也不會反對。(笑)
金:
如果有一天您可以選擇當成書中的某一主角,您會選哪一個角色?(不限禁咒師的角色)
蝶:
得慕吧。她是管理者舒祈的管家(舒祈的靈異檔案夾),負責收納孤魂野鬼,擁有很強大的結界能力。守護、愛惜天不收地不管個孤魂野鬼,非常盡責的超級管家。
我一直覺得有個人可以追隨、信賴,進而可以保護也被保護,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金:
在本次的書展中,我們有請您提供您最喜歡的書籍,但在現在還在世的作家中,您最喜歡哪一位呢?
蝶:
真糟糕,漫畫家可以嗎?其實我最喜歡River(奇摩高校、543漫畫作者),他的四格漫畫有種絕對異想天開的驚人創意,當我感到氣餒和為了類型混亂而苦惱時,看看River爆炸的點子,我就會笑出來並且將什麼類型拋到天際去。
金:
您的出書頻率其實算是相當頻繁,但是靈感或許不是說來就來,而沒有靈感的時候,您會如何處理呢?
蝶:
(搔頭)
如果說我從來沒有缺乏靈感的時候,會不會被打?(苦笑)
畢竟我的女主角有個原型在,而且就在我旁邊打電腦。尤其是寫禁咒師裡頭的麒麟,根本不需要花費什麼力氣,因為那個倒楣的原型是我多年的室友愛倫。
我常說她是我的繆思女神,她大大小小點點滴滴出搥出糗、異想天開、機車美少女的特質,讓我賺了多少稿費我是說,讓我寫作毫無罣礙。
這麼說吧,我寫作的時候很像是看電影。我在腦海裡「看」完整部電影,然後寫出來。但影像轉譯成文字有些許困難,我主要的困難是這個。同時我必須控制「電影」不要惹亂,演出不同的旁支,讓我更苦惱這個永不出土的支線該怎麼辦
我的煩惱是,當我深陷「看電影」的迷離時,我寫作很狂很快,但也相當透支我的體力和精神。我可能會嚴重失眠,最糟糕的時候長達一整個禮拜每天睡不到兩個小時,被情節和破碎的影像支配。
越喜歡的作品這種情形越嚴重。我的苦惱不是靈感不夠,而是要怎麼放空靈感讓我獲得一點喘息的機會。這時候打電動是個放空的好選擇。
金:
您的家人或朋友,知道您目前已經是排行榜上的暢銷作家了嗎?她們的反應如何呢?
蝶:
讀者們是很高興啦,奔相走告。我的家人不太關心這個。不過我媽說,「你要謝謝人家喔。」
是說該謝的人太多,我只好謝天了。
金:
對於您已晉身新興的網路暢銷作家,您有什麼感想?
蝶:
完全沒有實感欸。真的嗎?
我比較關注下一本該從哪一本開始寫,因為我挖的坑(沒寫完的斷頭小說)多的跟山一樣,我光想到回填就頭疼了,問題是我好像又要挖新的坑了。
我在忍耐
金:
如果有網友,希望可以像您一樣寫出如此精采的故事,您會給他們什麼建議呢?
蝶:
先去把「第五元素」拿出來仔細看三遍。(認真)
不,我不是開玩笑。而是所有的小說,都有個起源的「觸發點」,這就是第五元素當中的「生還者」:一隻手掌。由這隻手掌你要推測手腕的精確大小、肩膀、乃至全身。
經由你的觸發點,你要去設定主角的背景、個性、經歷(就算小說不寫也得去考慮),然後對應事件的反應。
如果能夠達到這個基本,加上老天爺賞飯吃的一點天分,大概就沒什麼問題了。
金:
可以透露在禁咒師之後,您會想嘗試樣類型的小說呢?
蝶:
類型一直都是很困擾我的問題。
我寫言情不夠愛情,寫奇幻又摻了太多感情,寫詭異不夠恐怖。其實我最想拋開類型之別,痛痛快快的寫小說。
不過的確最近有個故事在我大腦跑來跑去,吵鬧不休。主要是想寫個又高大又獰惡的惡魔應召喚成為某個少女的使魔,而那個少女可能是因為召喚儀式的反餽,不但把過往的記憶忘了個乾乾淨淨,而且個性內向又畏縮,常常被使魔罵哭。
表面上,她成為國家研究機構的研究士,實際上,因為使魔強大的力量,她成了修正陰暗裡世界脫序的「魔導士」。
(只是分不出誰是主人而已
寫是很想寫,但是翻翻我的工作流程(默)
再說,再說(遠目)
蝶大最喜歡的五本書
 
吳承恩《西遊記 / 曹雪芹《紅樓夢 / 李汝珍《鏡花緣 / 夢枕貘《陰陽師 / 俄蘇拉《地海系列
蝶大最近在讀的五本書
 
River 543 / 徐四金《香水 / J.K.羅琳《哈利波特 / 托爾金《魔戒 / 李昂《殺夫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