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拙火甦醒

一九八五年七月,那個親近又遙遠的過去,現在,我終於可以一吐為快了!二十二年光陰荏苒,這之間幾度滄桑,幾經曲折。我不斷地回頭、退轉、徬徨,令上師操心失望,頑劣的習性障礙了我的修持。現在想起來,後悔不已。

自從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之後,我的靈性修持就懈怠了許多,尤其是當上導演後,整日忙碌於名利場所,使我春風得意,妄念紛飛,對姥姥所給予過的各種教育,有時會覺得離現實太遙遠、太古舊。我的時髦職業,不啻滿足了我的虛榮心理,那時,我衣著講究、風度翩翩,自信而且驕傲。

一九八五年對我而言,是非凡的一年! 

那一年我各方面狀況均極為良好,尤其在工作方面,成績卓著,幾乎是呼風喚雨,要什麼就有什麼。那時我已經結婚,因為丈夫和我都忙於工作,只好將三歲的女兒託由母親代為照料,使我時常因與女兒在一起的時間太少而感到愧疚,於是,在夏季來臨時,便帶著女兒去秦皇島北戴河海邊度假。

度假期間,我們游泳、散步,心情非常泰然平靜,就這樣大約過了一個星期。一天,女兒醒來對我說:「媽媽,我夢見太姥姥了……」而在同一天晚上,我也在夢中見到了姥姥,對姥姥強烈的思念之情油然生起。我們本來準備在海濱玩兩個星期的,無奈坐立不安,恨不得一下趕到姥姥身邊,就這樣,像被誰催促著一般,我們離開了海濱,來到姥姥身邊。那一天是農曆的七月十五。 

姥姥那時與三姨住在一起,我母親也在那裡。 當天晚上,夜深了,我們才剛上床,母親和三姨小聲說著話,姥姥一個人在另外的房間裡。雖然旅行相當累人,我卻沒有絲毫倦意,心裡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忽然,有一道光在我眼前劃過,我睜大眼睛,看到一個桔黃色的光球出現在玻璃窗外。我扭頭看另外一扇窗戶,月亮銀白且圓,正高掛天空。我再看一眼光球,發現它依然存在。 

「三姨,窗戶外邊為什麼掛著個燈籠?」我問。 

「哪裡有燈籠?妳看見的是月亮。」三姨和母親同時說。 

「不,在大窗戶外邊。」 

母親和三姨從床上起來,細細尋找,卻看不見。 

我凝視著那個光球,耳朵裡傳來聲音:「請姥姥解釋……」 

於是,在三姨和母親慌慌亂亂的催促中,姥姥穿好衣服,從臥室走出來…… 

此時,大光球又分成若干個小光球,分布在我視野所及的各個地方──屋頂、樹梢、窗外……等。

只見姥姥燃香、禮拜、念誦梵咒,然後示現境界:在光中,我的姥姥──益西措姆,與上師們「入我我入」(編按:如來的三密入於我,我的三業入於如來,亦即如來的三密與眾生的三業,彼此相應互入,因而具足一切諸佛的功德於吾身,這種情形叫作三平等,也叫作三平等觀。),對我進行了加持,灌頂和開示。 

那是一個莊嚴殊勝的時刻,我淚流滿面,感動異常。在境界中,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彌勒佛以及接我小舅去天國的那位白衣天神,都來為我洗心和開示。

我的三姨是肉眼凡胎,她戰戰兢兢地站在一邊,只求保佑她的兩個兒子,一個盡快娶到好媳婦,另一個盡快找份好工作。 

第二天,農曆七月十六日,原本是個晴朗的日子,傍晚時忽然雷聲大作,姥姥家的屋頂上有兩條金龍伴著雷聲飛下來,鄰居們看到了都當作奇觀。幾乎同時,在一百七十多公里外的我母親的家裡也發生了異象:沉悶的天氣中,在一聲悶雷響起的同時,天空降下一個大光球,進到屋裡以後,分成若干個小光球飛散到鄰居家,擊壞了一部電視機和一個冰箱。鄰居大爺嚇得爬到床下,我父親也被嚇呆了。

第三天,農曆七月十七日,幾個玩耍的小孩子看見姥姥住的房子上空有穿彩衣的「飛人」,而我,則處於一種前所未有過的特殊狀態中── 

首先,我覺得世界變了,看什麼不是什麼,一切皆虛幻。此外,心中也充滿慈悲,對蜜蜂、小鳥、蝴蝶都產生了莫大的同情心。與此同時,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一陣接一陣發熱,總想到大自然中奔跑跳躍旋轉,有時坐到餐桌邊想吃飯,忽然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拉開,讓我旋轉不已。這種狀態持續了將近三個月,以至於我不得不請假來度過這段時光。 

再後來,只要一入靜,身體就會很自然地做出各種動作,大部分動作都是在地面上做,完全不同於一般的中國氣功。

我的狀況讓父親很擔心,他覺得我精神上出了問題,而母親卻很能理解這些「異象」,因為她目睹了一切。 

我的動作愈來愈豐富,後來由母親和弟弟陪著到公園去,並隨身帶著一條毯子,以備我的「地面動作」之需。經他們觀察並記數:我在修行狀態中的動作變化有幾十種之多,而且完全不同於中國常見的氣功招式。 

現在,這些自性顯現出來的體位和身印,經上師的加持篩選,成為深具能量的「快樂瑜珈」九部功法。 

一九八五年七月,那個親近又遙遠的過去,現在,我終於可以一吐為快了!二十二年光陰荏苒,這之間幾度滄桑,幾經曲折。我不斷地回頭、退轉、徬徨,令上師操心失望,頑劣的習性障礙了我的修持。現在想起來,後悔不已。 

想看更多故事,請見......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