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要求自己盡量以平常心看待問題,但若是知道下屬企圖隱匿情報,說謊的話,絕對無法隱忍,肯定大發雷霆。

讓所有情報透明化,資源共享,便能以論理做出最正確的判斷。雖說如此,但要是情報有誤,就會誤判,不是嗎?因此隱匿情報和說謊,是讓公司蒙受損失,最惡劣的行為,絕對不容許這樣的行為發生,當然會嚴斥行為不正者。

相反地,若是公司所有情報一律公開,誰都能獲取的話,便能避免誤判情事發生,也才能徹底正確地解決問題。

應該早就解決好的問題,過了一些時候又變成另一種問題,這是組織中常見的情形。這是因為雖然想解決,卻刻意回避一些棘手的部分,結果根本沒有針對問題本質對症下藥,徹底解決。

也就是說,因為無法看清問題全貌,就算想解決,也很難根本性地解決。

之所以難以看清問題全貌,說得極端點,就是因為掌握的情報太少。

譬如業務部門發生的問題,通常會以該部門所有的資料來處理。但也可能橫生枝節,牽連到製造部門也說不定。若部門之間的溝通管道十分暢通,情報透明化,便能早點看清問題的本質。但若是各部門藏私,完全不曉得外頭發生了什麼事,便會陷入「自己所看到的就是一切」這般迷思。

像這樣連問題的輪廓都無法清楚掌握,又怎麼可能解決問題呢?相反地,若能讓問題的全貌清楚呈現,便能解決八成才是。


【以上內容摘自春光出版:《零加班業績才能長紅》

零.jpg
創作者介紹

春光出版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