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此刻,議事廳裡除了狄玄武、勒芮絲、喬歐和提默,醫生那些醫療營的老朋友都到了,柯塔、瑪塔和魯尼一見到他就熱淚盈眶。

「瘦了,小子,你在外面沒吃好嗎?」瑪塔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

「本來沒這麼瘦,回來的路上才餓瘦的,不過我知道妳一定會養胖我。」他白牙一閃,勒芮絲好愛他這樣淘氣的笑。

「那還用說。」瑪塔一掌拍在他背上。

「嗨,醫生。」狄玄武轉頭和溫格爾醫生握手。

「狄,你終於回來了。」醫生溫潤的眼中露出暖意。

三年聽起來十分漫長,沒想到一轉眼也就過去了。貝托營的人私下都對他的存活不抱期望,即使他活了下來,也難保還能再回來一次,因此所有人都將他的離去視為永遠。

只有他們醫療營的人從未失去信心。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砰!砰砰!砰!

「左勾拳,右勾拳,直拳,你是娘兒們嗎?認輸了嗎?再來啊,我打得你跪地求饒!」

「休想!」

「好!這記拳有力,不過肋骨,你忘了肋骨,笨蛋!再來啊!有種打我!」

層層的林影之間傳出砰砰聲響。狄玄武拉著勒芮絲藏身在樹後,並未立刻曝露行蹤。

這片樹林已經在貝托營區的大門口,如果有人光明正大在門口揍人,卻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止,貝托最好有個極佳的解釋。

「來呀來呀,有種打我!喔,這拳不錯。」聽聲音是喬歐。

「哼,你以為你永遠這麼好運?」聽聲音是提默。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勒芮絲從籃子摸出一柄小刀,把麵包切開,做了果醬、花生醬和煙燻培根三種口味的三明治,先把培根那份遞給他。

他不愛吃甜食,尤其肚子餓時更非鹹食不可。即使分離三年,所有跟他有關的記憶不需太用力想便自動流回心田。

餓得前胸貼後背的狄玄武一口氣吃掉兩個培根和一個花生醬三明治,勒芮絲把果醬的吃掉,再從床底下摸出以前藏的罐裝水。

兩人各喝一口水,相視而笑。如此克難的三明治大餐,卻比任何盛宴都令人滿足,因為坐在彼此對面的人是他和她。

她將沒吃完的食物放回籃子裡,兩人心滿意足地倒回床上。

果然,一躺下去,又有人蠢蠢欲動了。這個男人真的不會累耶!

「剛吃飽不適合做激烈運動。」她象徵性地抗議一下。

「就是剛吃飽才需要消耗熱量。」他慵懶地與她唇舌交纏。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兩人筋疲力竭地癱在床上,依然捨不得分開。他仰躺在床上,讓她趴在他的身上。

他抬起腕錶一看,才下午兩點而已,感覺卻像過了漫長的一天。

先是大悲,再是大喜,然後是狂喜──很多次、很多次的狂喜──強壯如他也不禁感到倦懶,全身每一顆細胞都想就這樣睡著。

「醫療營發生了什麼事?」他輕撫她的髮,低沈的嗓音在胸膛震動著。

「去年雨季。」勒芮絲貼在他胸口,輕嘆一聲,滿足地聽著他強壯的心跳。「那年雨下得特別大,後山的土變得越來越鬆軟,在雨季結束的一個星期前終於撐不住,半片山坡連著那棵老神木一起滑下來,把我們的食堂壓垮了。」

和他猜的差不多。

「我很遺憾,寶貝。」他輕撫她的背。

「山坡已經不穩了,叔叔怕其餘的部分會繼續塌下來,所以我們所有人決定搬到貝托那裡。」她咬了咬下唇。「我擔心你回來之後看見醫療營廢棄,會以為我們都死了,所以我定期過來打掃。我想,你若回來,發現醫療營有個墓園,還有人整理過的痕跡,你就會知道我們還在,只是搬到貝托的營區去了。」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屋子裡一塵不染,他將窗戶擋板一一掀開,讓新鮮空氣流進來。屋內的氣味並不陳腐,床上鋪著洗舊但乾淨的床單,他俯低身子一聞,雖然不至於新鮮到像剛洗好的,但依然殘留淡淡的野花香。

這是梅姬做的洗衣皂,勒芮絲最喜歡這種味道的香皂。

相較於屋外的荒廢,屋內乾淨整齊得猶如另一個世界。他掀開床邊的一個木盒子,裡面放的本來是保險套,不過現在放著一包面紙和幾顆糖果。盒子旁有一小包物事,他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塊煙燻肉乾。

他試吃了一小口,「嗯」一聲滿足地閉上眼。這是瑪塔最拿手的香料培根肉乾,他做夢都夢到過。

床邊櫃的抽屜都清空得差不多了,不過衣櫥裡掛著一套他的襯衫和長褲。床腳的水桶也還在,裡面的半桶水甚至非常乾淨。

他不曉得水放多久了,不敢直接喝,但一看到水倒是感到渴了;打開另一個抽屜,赫然看見一瓶未開封的罐裝水。

他馬上扭開瓶蓋,一口氣喝掉半瓶。

終於解了渴之後,他坐在床沿把整個屋子看了一遍。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即使醫療營不見了,貝托營區的人一定還在,他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最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否則他會……

慢著,那是……?他的思緒緊急剎車!

一樣他剛才沒注意到的東西,讓他不由自主地舉步過去。

在醫生診間前面那個空地,竟然有──幾座墳墓?

整片醫療營都覆蓋在亂草殘土之中,唯有這片空地被整理得乾乾淨淨,四周用小石子排成一圈,在圈圈中央,有幾座墳墓。

這裡是一個簡單的墓園。

他沒發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發抖,跪在其中一個木頭十字架前:

馬切羅.J.魯易茲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遺落之子輯三立體書封.jpg

 

 

序幕

 

醫療營廢棄了。

狄玄武的腦中一片空白。

在他的一生中,他經歷過無數次的驚濤駭浪,有許多回,連他都以為自己走不出來。但,無論是哪一回,都沒有眼前的景象讓他如此驚駭失措。

他的手心發冷。

他的心跳加速。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巫醫、動物與我封面正--300dpi.jpg

 

三小時後,傑夫回到辦公室。「事情怎麼樣了?」我問道,口吻比想像中輕鬆。

「天翻地覆!你嚇壞所有人,大家議論紛紛,覺得你真的瘋了。你也知道我們非洲人是怎麼對待瘋子的,我們會躲開他們,不看他們、不跟他們說話、不跟他們扯上關係。他們是碰不得的。」

傑夫接著說:「要是被農夫聽到且當真的話,你休想再踏進農場一步了。大家都在說市場被詛咒了,得關掉才行,話傳到村長和酋長那裡去了,事情還沒結束。」傑夫抓狂了。

「傑夫,放輕鬆,冷靜一下。你仔細想想,首先,沒有人受傷。第二,我們再也不用擔心泰勒‧恩柯馬那夥人來找麻煩,或是想把生病的動物送到市場上賣。第三,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站在我們這邊,他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要我們別擔心。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保持冷靜,耐心等候,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

「但願你是對的。如果這一帶只剩我跟碰不得的azungu白人)瘋子是朋友,傳出去可不好聽。」

一個小時後,我跟酋長一起喝茶。一番寒暄後,他開口道:「我有個大問題,多可塔拉,我需要你的協助。聽說市場被詛咒了。我擔心的是市場的位置,現在沒有別的適合點,市場需要原地經營。我該怎麼做到這點?」

「相信你也知道我今天早上被威脅了。」他點頭。「如果要讓市場繼續營業,就得一勞永逸解決肉販和我之間的緊繃關係。幾個星期前,我請你命令肉販遵守我的要求,不然就將他們從市場趕出去,為了你們族人的健康著想,我懇求你採取行動,但你拒絕了。現在做的話,市場就能一如往常地運作。」

「明天中午我會在市場召開會議。」酋長說。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巫醫、動物與我封面正--300dpi.jpg

 

「你來晚了。」他握著我的手說。

「你又不知道我要來,怎麼說我晚了?」

「我整個早上一直在呼喚你,你沒聽見嗎?過來坐,喝杯茶,我再來解釋。」他領我來到一棵大芒果樹下,桌椅已經擺設好,茶也準備就緒。「明天市場會有麻煩。」說著,他遞給我一杯茶。

「怎樣的麻煩?」我問道。

「嚴重的大麻煩,讓我不得不事先警告你。我擔心兄弟的安危。」

我喝了口茶,腦中閃過一些討厭的畫面。「有什麼建議嗎?」

「事實上,我有個計畫。有一定的風險,但我反覆思量,這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我洗耳恭聽丹‧艾納巴達威醫師的點子,他問:「你覺得如何?」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巫醫、動物與我封面正--300dpi.jpg

~15~只需要寫個「I」,我就能打勝仗

 

三個月前,我開始到市場實施肉品檢測計畫,過程不是很順利。我站在市場中央,被十幾個手拿利刃的肉販團團包圍,每五具屍體就有三具檢查出染上肺結核。來做這份工作的人,如果不是太勇敢,就是太笨。我有好幾次發現自己渾身是汗,暗中祈禱下一隻動物會過關。

每當我檢測出有問題的動物時,肉販會毫不客氣表達他們的情緒,大部分的人會氣得跳腳,扯著嗓子大聲嚷嚷,揮舞刀子激動狂罵。我已經學會面對這種狀況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冷靜,並隨身攜帶一把大刀。我設法壓抑怒火,但總有被逼到崩潰的時候,這時大家才發現,我揮舞刀子抓狂大罵的本事一點也不輸任何人。

肉販知道威脅不了我,轉而尋求魔法。他們湊了一筆錢,用抽稻草的方式決定誰去找艾納巴達威醫師──可憐的法蘭克‧菲爾抽到最短的稻草。我事後得知,艾納巴達威醫師聽到他們希望置我於死地,氣得對法蘭克‧菲爾下了咒。法蘭克和另外三名肉販必須設法活過這個星期,沒人敢再提起魔法。

想靠魔法卻偷雞不著蝕把米,肉販改而賄賂我。真是太侮辱人了!說是賄賂,拿出來的東西也太少了。我不怕威脅,因為好友的關係還可以閃過咒術,但想便宜收買我就大錯特錯了,那只會加強我的好勝心。

戰爭又持續了三星期,肉販不停把染病的動物送進市場,我則不斷檢驗沒收。沒收的動物愈多,大家的怒火愈旺,我也不遑多讓。在每週一次的市場裡,唯一的改變似乎就是觀眾了,愈來愈多人跑來看火冒三丈、揮舞大刀的男人。

在市場肉品檢測的前一天早上,我有種奇怪的預感,內心有道聲音要我去找丹‧艾納巴達威醫師。因此吃過午餐後,我出發前往他家,沒有事先告知,但他已經等在那裡迎接我。

 

文章標籤

starea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